《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9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级要求我们用十二个小时完成穿插,实际上花了整整三十个小时才抵达既定的地点。为什么,我们有一些参谋干部,不了解情况,没搞清楚当地的地形地貌,地图上画一条线,就在这么把方案定了下来。”
  “说起来他们也没有错,按照地图上的穿插路线,十二个小时是完全能够完成穿插的。但当地的地形地貌非常的复杂,热带雨林,到处都是茂密的灌木丛,那些树一棵连着一棵不知道长了多少年。”
  “就是那次穿插任务,我们连牺牲了八十人!我们到高地的时候,越南人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偷袭变成了强攻,阻击变成了包围。不但让敌人的主力部队溜了,我们连也被打残了。”
  回想起当年那惨烈一战刘老班长眼中泪花满盈,一口喝掉了杯中酒。
  李牧心中感慨万千。
  当年部队的实际情况之差出乎很多人的想象,刚刚经历了大运动,武器装备人员训练处于几乎停滞不前的状态。就是在这种的情况之下,依然咬牙开打,实际上完全可以反应出当时我国所处的国际环境有多么的恶劣。
  多年以后,很多人说,那是投名状,给美国佬的投名状。
  但李牧并不这样认为。
  在前面经历了这么多劫难之后,尤其是在那不可描述的十年当中,许多国家已经对中国做出了最不乐观的估计——四分五裂就在不久的将来。

  而这一仗,就是在阐明一个事实——那样的状态,永远不会再出现。
  那一仗,从李牧的角度来看,至少,为军队打出了一批具有实战经验的将领和大批的基层军官。
  “小子啊,心里不要有怨气,你做了该做的事情,对得起身上的军装,问心无愧。”刘老班长指着李牧说,“在我老头子看来,这对你不是坏事。”
  “你看看,你才二十七岁,二十七岁的团长。你走得太快了。压一压步子,为的是积蓄更多的力量,在适当的时候,更好的发起冲击。”
  李牧凝重点头,道,“老班长,说心里话。到农场之前,我心里的确是有怨气的。我想过会被开除军籍,甚至送上军事法庭。这些我都能接受。但我接受不了这样的处理。要么让我继续干下去,要么让我走人,这算什么。”
  “直到见到了朋头,看到了老钱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守在这里。我很惭愧。我以为我做的是了不得的事情,但现在看来,难得的不是一时的荣耀,而是长期的坚守。”
  李杭朋感叹着说,“当年从西藏回来,我和你有一样的想法。腿废了,我还能干什么。老老实实滚回家去,不要给部队增添负担。一个废人,还有脸待在部队。老班长说,滚回去容易,待下来难。一开始我不理解,领导怎么劝说,我都坚决的要回去。”
  长叹了一口气,李杭朋望着已经陷入黑暗的周遭,说道,“是老班长让我明白,难得的是坚守。腿废了,精神不能废!部队需要我在这里发挥作用,我就要拼了命的把工作干好!喂猪怎么了,搞后勤怎么了,革命工作无贵贱之分,我李杭朋经得起热闹,也能忍受得住寂寞。”
  刘老班长摆摆手,说道,“毛主席说过,革命军人就是一枚钉子,党和人民需要你钉在什么地方,你就钉在什么地方。你一个人不可能经历所有的热闹,要学会安静,静下心来回头看看自己,看看走过的路。往前走的路长了,容易迷失。现在我们有些党员干部,不就是迷失在了路上。”
  “小子啊,你就安安心心的在这里待着。我老头子跟你说一句话。”刘老班长说,“你啊,在这里待不长,上面早晚是要用你。”
  李牧端着杯子笑着说,“不想了不想了,我现在啊,是喜欢上了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小日子了,小酒一喝,给个军长也不换啊!”
  “哈哈哈!”

  第二天是李牧帮厨,上午十点多的时候,他到菜园去摘菜。小黑在边上百无聊赖地扑腾地蝴蝶。
  钱国坤到放羊场那边去值班了,一周一个轮换,刘老班长就回来大院落这里休息。小酒一喝,小黑也不怕李牧了,李牧一撩拨,它就抛弃了刘老班长屁颠屁颠地跟着李牧混了。
  对强者产生畏惧,然后是屈服,在狗的世界里,套路简单得很。要不怎么说曰-本-人是狗呢。
  从外场的方向过来一辆电单车,是个女人,却是推着车的,车上帮着箱子,艰难地推着,在菜园边上停下来。
  “哎同志。”女人喊菜园里的李牧。
  李牧直起腰来,第一眼就被那女人那大胸脯给吸引住了,雄伟非常。再一看,收身的牛仔裤,那臀部也是大得很。普通的面容不施粉黛,有些许岁月的痕迹。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还没等说话,大院落那边,老水牛哼唧哼唧的就过来了。

  李杭朋停稳车就下来,快步的朝女人走过去,“小菊,我不是跟门岗说了吗,让你等着,你怎么还推着过来了。”
  小菊笑道,“你们那么忙。”
  李牧有些看愣了,瞧李杭朋这个样子,和这个女人的关系不一般啊。
  “李牧,来搭把手。”
  李杭朋招呼着。
  “来了。”
  李牧回过神来,放下手里的菜过去。
  “来,没电了,给弄车上去。”李杭朋从小菊手里接过电单车,先是把上面的箱子卸下来。
  李牧一看,箱子里面装的都是日用品。
  “朋头,让我来吧。”

  抢过电单车,李牧找到了着力点,轻轻松松的就给扛了起来,给放到了老水牛那庞大的后备箱里去。
  小菊吃惊地看着李牧,对李杭朋说,“杭朋,这个同志力气可真大。新来的?”
  “嗯,新来的饲养员。”
  “饲养员?我看他的领章,好像是两条杠三颗星,那是……”小菊努力地回忆着。
  李杭朋笑道,“上校正团。走吧走吧,上车。”

  给小菊开了车门,李杭朋对李牧说,“走,我带你回去。”
  李牧想都没想,笑着拒绝道,“朋头,你们先回,我这还没忙完。”
  “那行,我们先回了。对了,中午记得过来领日用品,小菊今天都给带过来了。”李杭朋呵呵笑着,上了车掉个头就走。
  李牧目送老水牛往大院落那里回去,心里琢磨着,忽然的自己就无奈的摇头笑了起来。

  他知道李杭朋快四十岁的人了还没结婚,现在看来,可能快了。
  冯玉叶又换警卫参谋了,是个女少校,从国盾局调过来的资深女保镖,叫梁丽芳。换警卫参谋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冯司令员到了总部任职,同时也因为梁丽芳很适合给冯玉叶当警卫参谋,因为她也是孩子的母亲。
  上校饲养员的夫人孩子要过来,胜利农场上上下下都很重视。李杭朋亲自带着几个士官把一处独立的院子给收拾了出来。那里是用来招待军区领导的小四合院,环境很好。
  两台民用牌照的车就过来了,一台保姆车一台陆地巡洋舰,又是搬家的节奏。
  一番简单的欢迎仪式,说了几句话,李杭朋就带着人走了,把时间留给难得团聚的一家人。
  日期:2017-04-1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