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54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就离婚好了。”杨秀峰说。“之前,陈静就想过要离婚的,可这样一来不就将对她的疑惑验证了吗?这样的事心里也不甘心,再说,我们在位子上的女人,要是将这些传言流传出去要受到多大的影响?男人在外面有什么事,大家都觉得很好理解似的,而女人只要有这些方面的事,今后就会受到所有人的唾弃。”
  “男权社会里,对女人真的很不公平。”杨秀峰也不好说什么,徐燕萍对自己身体和对自己工作,两相比较,会先选择工作的,陈静在她身边这么多年,自然也接受她这样的意志。
  “你也知道啊,今后可不准欺负我。”徐燕萍说着,手稍用力地捏了捏他那使坏的东西,那里已经在她的抚弄之下有了起色,这一捏就带着一些威胁之意,杨秀峰自然能够体会得到,说,“我爱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欺负你。”两人说着就激荡起来,拥吻着,徐燕萍躺下靠在他身上,手却没有放开手中之物,体会着那东西的奇妙。
  “你说陈静可不可怜?”“是啊,这样的事情还真不好说什么。”“你帮她不就得了?”“我怎么帮她?”杨秀峰一时见没有想到徐燕萍会提出这样荒谬的事来。
  “真的假的啊。”徐燕萍说着手就在暗示,这样的话真要说出来也很难出口的,她手里捏住往外拉了拉,杨秀峰也就明白她的想法。心里顿时狂跳起来,虽说平时自己见到陈静时,曾不少次想过这样的美事,但都是建立在要方便见到徐燕萍的前提下,对于这样将姐妹俩一起拿下的事还真没有往心里去,也没有这样的贪念。

  此时,徐燕萍突然提出来,让杨秀峰也无法接受,根本就没有一点心理上的准备。“不行,不行的。”杨秀峰急切地说出来。
  徐燕萍见男人这样,也是情理之中,见到男人真心这样,心里反而更坚定自己的想法。何况,跟陈静已经说过了的事,也不可能后悔的。要说服男人自然会比要说服陈静容易得多,说,“有什么不行?你怕什么,又不是你吃亏。”
  “不好,真的不好。”杨秀峰说,没有退却的意思,也不是他装出这样,当真觉得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也觉得这样的事不对劲。
  “就当帮她呢,有什么不好。”徐燕萍说着,亲着他的脸,“便宜你了呢,陈静多漂亮。你不知道她有多温柔啊。”“……”见徐燕萍来真的,杨秀峰还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心里也就有些动心。只是陈静会怎么想,这时也不好问徐燕萍的。
  徐燕萍见杨秀峰不说话,也就知道他动心了,手捏住他那坏东西温柔地弄了一会,以示意自己的心思,让他安心,说,“刚才她见到我们时,我就下决心了。你想啊,今后这样子是不是对我们都更好些?”
  “……”真将陈静那个了,今后会有什么样的情景,也是能够想象得到的,杨秀峰自然乐意见到这样的局面,只是,陈静今后对自己会不会看得死死的?要真是这样,自己的日子也不见得就好。但这时哪还能够多去权衡这些?不知道要怎么说,杨秀峰索性就不再说什么话,对徐燕萍而言,她觉得自己的感情的比例占份量少很大的,可这样一来,两人之间的情感关系,是不是就发生了改变?
  徐燕萍不知是估摸着他在她面前不好主动,还是他心里对她放心不下,又说,“好人呢,我知道你的心了。陈静是我妹子,你是我男人。姐夫对妹妹关照关照,不正是你们男人所最想发生的事?再说,她也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的,你每次都这么贪吃,就算是我请来的外援,一起来对付你这个坏人的。让你每次使坏都坏到顶点,有什么不好吗?”

  “我……”
  “好了好了。”徐燕萍说着要将他拉起来,陈静在小房间里呆着,总不能够将她拉过来。陈静多少也要留些脸面的,男人在这时多主动些,也要多些话语来安抚好陈静,三人才有可能和谐相处的。
  杨秀峰稍抗拒了下,徐燕萍将盖在他身上的薄被给揭走,睡衣下其他的遮挡也都给徐燕萍给解除了,躺着的杨秀峰也就裸呈着,徐燕萍不知道是为鼓励他,还是安抚他,突然之间在他腿间那东西上亲了亲,使得杨秀峰浑身就如同燃着的篝火上浇了一桶汽油。
  下床后,徐燕萍一直就拉着他,两人往小房间走去。虽不说话,但都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杨秀峰心里是有着期待,但也有着焦虑。陈静会有什么样的态度,她会不会因此而恨他?这时就算将事情顺利地做下来,可等走出这房间后,陈静不会后悔?两人之间目前完全是建立在对徐燕萍的信赖上。在心里对陈静的冷艳也是期待一窥她的内心的,可压力还真是不小。
  之前在邢静和唐佳佳之间就做过这样的事,当时的感觉就完全不同,那种猎艳之**得逞的感觉占据一切,根本就不会考虑后果的,而此时,陈静却是不一看不清的女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对杨秀峰说来是很重要的。对自己的安全,杨秀峰一般说来都看得很重。
  徐燕萍将小房间的门推开,却没有走进去,陈静已经躺到小房间的床上。房间里光不强,但却能够看清她的身影,背对着房间门口,不知道她会有什么样的情状。杨秀峰给徐燕萍牵着推着进了小房间,脚步却是很犹豫的。徐燕萍在他臀部捏一把,是不是表示对便宜他的酸意?说不清。
  等杨秀峰进来小房间里,徐燕萍将门带上,自己站在门外停着,也怕陈静万一改变了主意,闹将起来可不得了的事。只是,站在这里听着,心里也是极为复杂。既想着要让陈静有新的生活,有新的开始,但对自己的男人这样去和另一个女人欢爱,那种心情也是存在的。只是,徐燕萍要做什么事一旦有了决心,会很坚决的。
  小房间里还没有什么声音,她不知道是不是杨秀峰就站着不动,门并没有关得很牢,有什么情况都该听得到的。心里就有些焦急,想走进去,可也知道杨秀峰和陈静两人真要融洽起来,做出最后的决定,还得两人自己来弥合。
  杨秀峰能够看清陈静一直就躺着,没有翻动,但她绝对不会是睡着了的。徐燕萍虽没有将两人在小房间里所说全部给他说明白,但也知道两人肯定有了统一的意见后,徐燕萍才会出来给自己说的。只是,陈静会不会改变主意?她没有动,自然是想装睡着了而免除很多的尴尬,自己该怎么样才能够让她真正地愿意来做这样的事?
  站一会,觉得还真没有办法,陈静平时冷艳着很少将她的心情表露出来,自己就算对她曾经揣摩过,但都做不得准的。以之前在客厅里对徐燕萍保护之心,她会说那种刚烈的性子,这样的事更要多温柔以对才行。
  慢慢地靠近了床,这床比外间那大床要小三分之一。陈静是侧躺着,腿弯着脸朝里边。从杨秀峰的角度看,只是见到她一头秀发在被子外。房间里的椅子上放着她的衣裙,应该是之前他们还没有进房间时脱下的。之后,一连串的事情发生,陈静也没有想着要穿上吧。先前在小客厅里她扑来要救徐燕萍时,是穿着酒店里提供的睡衣的,这时在薄被下,该也是这样子的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