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1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了钟鸣义这话,雅娟气得眼泪就出来了,她哽咽着说:“什么我要干嘛?我要干嘛就能干嘛吗?你会任由我干嘛吗?这么多年了,我给你找过麻烦吗?就为了嫂子一句话,你就这样跟我大发雷霆,你,你,你没良心!”说着,气地摔断了电话。
  钟鸣义一听,更火了,他早就跟雅娟说过,自己无法给予他什么,如果愿意,只能这样,不可影响他的仕途,雅娟是心甘情愿才这样的,怎么现在到感觉自己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了?还弄个嫂子出来?不像话,想到这里,又给雅娟拨了电话,响了半天,雅娟也不接,钟鸣义就一直让电话响下去,没想到雅娟把电话拿起,二话没说紧接着就挂断了。
  钟鸣义也很生气,敢挂他的电话,真是反了。他就不停地拨下去,直到雅娟终于接听了电话。当话筒里传来雅娟抽泣地声音时,钟鸣义的心也软了,想雅娟从黄花姑娘开始就默默地跟着他,也有好几年了,要说没有感情那是骗人的,在老家,雅娟被他老婆雇的人打过,也被老婆用电话恐吓过,但她都默默地承受了下来,她为自己去北京打胎,为了不分自己的心,才没有告诉自己,都是她那个功利心极强的嫂子坏事,为了一笔贷款,竟然拿妹妹当砝码,来要挟他。

  这一切雅娟肯定不知道,凭他对雅娟的了解,雅娟是做不出这事的,雅娟跟他钟鸣义这么多年,她的脾气秉性钟鸣义还是非常清楚的,她绝做不出这种事,想到这里,他的口气就变了,说道:“对不起,刚才让你嫂子气的,有些过分,你还好吗?”
  他这么一说,雅娟居然呜咽开了,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好不好跟你有关系吗?你刚才那书记的威风哪去了,我本来就是一个寄生虫,就是寄生在别人的腋下,见不得光,我有什么资格接受你的道歉?”
  钟鸣义心说,这女人真不易惯,刚说了一句软话,她就得理不让人,但是又不能说硬话,如果继续硬下去她就会挂电话,而且会继续哭下去,毕竟眼下她的身子还没完全恢复,钟鸣义对雅娟还是有感情的,如果没有感情,他钟鸣义凭什么让任小亮套住,但是女人也不能太宠着她,那样她就会蹬鼻子上脸,想到这就说:“等你冷静冷静后咱们谈谈吧。”
  其实钟鸣义想说的是她嫂子的事,但是雅娟误认为嫂子找了钟鸣义后,钟鸣义要跟自己谈他们之间的关系,以为他要跟自己最后摊牌,心想,长痛不如短痛,就一咬牙说道:“要谈马上谈。”
  钟鸣义说:“我晚上还有个应酬,以后再说吧。”
  雅娟一听以后,就说:“以后有多长?”
  钟鸣义心说雅娟真是跟那个女人学坏了,说话都变得这么难缠了,就没好气的说:“想多长就多长。”
  雅娟说:“我不想长,只想更短。我马上进城,你去那个新开的歌舞厅找我。”

  “为什么去哪儿?”钟鸣义有些生气。
  “你不是没有时间来这里吗,我半小时到。”雅娟的意思也很明确,你都别来这里了,我还不在这里跟你见面了。
  钟鸣义一听,这个女人今天真是一反常态了,敢跟他叫板了,就没好气地说:“你知道我从来都不去那种地方。”
  雅娟愣了一下,说道:“只有那个地方没人认识你,那里是外地人新开的,另外那里灯光昏暗,便于你出入,二十分钟后见。”说着,也不管他答应不答应,就挂了电话。
  钟鸣义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局面,他只想耍耍市委书记的威风,不想昔日这只小绵羊,居然也硬气起来了。他无心工作了,他必须要安抚好雅娟,一是这么多年的感情了,二是不能让她整出什么事,想到这里,就把秘书小康叫来,跟秘书说晚上原定的活动取消,让狄书记或者王书记参加,自己一会出去,让小康跟他们一起出席今晚的活动。安排好后,他烦躁地在屋里转来转去,直到电话响起:

  “喂。”
  “一楼108。”雅娟说道。
  “我们回家谈吧。”钟鸣义口气软了许多。
  雅娟没理会他,而是坚决地挂了电话。
  没办法,钟鸣义只好坐着车,赶往那个新开张的歌舞厅。当来到108房间的时候,就见雅娟已经要了好多啤酒,一人在哪儿喝酒呢。
  钟鸣义很反感她这种做派,就一把夺过她的酒瓶,说道:“像什么话,你还敢喝酒,不要命吗?”
  “我这命要不要两可,不过这酒不是我要的,是服务员上的,他问我要点什么酒水,我说随便上,因为我知道你书记大人要来,让你干坐着哪合适?”
  钟鸣义压着火气说:“你认为这样闹很好玩吗?”
  雅娟腾得站起,说道:“是的,好玩,怎么了?”

  钟鸣义气地坐了下来,说道:“到底为什么?”
  雅娟满脸是泪,说道:“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哪?我招你惹你了,我有病,我都不敢跟你说是什么病,自己跑去北京偷偷做手术,你问过吗?关心过吗?我算什么,就是你身上的一条寄生虫而已,你喜欢让她寄生,就寄生,你不喜欢她,就可以抖抖衣襟,把她甩掉,主动权在你手里,怎么倒问起我为什么来了?”说着,就把酒瓶放在茶几上,由于用力过猛,酒瓶居然碎了。
  钟鸣义一见雅娟情绪有些失控,就走过去,拿起两只话筒,检查是否处于关闭状态,然后走到她的身旁,说道:“走,你要疯,咱们回家说。”
  “回家?回哪的家?寄生虫有家吗?”雅娟神经质地说道。

  钟鸣义真火了,他低声吼道:“你如果再这样闹下去,我就不理你了。”
  雅娟“扑哧”冷笑了一声,说道:“好啊,你如果现在不理我就走人的话,我还真要感谢你,你走,你走啊!”雅娟歇斯底里的嚷嚷着。
  这时,门被服务生推开,他探了一下头,又缩了回去。钟鸣义一看,自己必须离开这里,因为她已经失去了理智,闹出什么笑话就不好了。想到这里,他说:“我走了,你闹吧。”说着就出了门,给了服务生几张大钞,让他负责结账,并嘱咐他,一会把屋里的酒拿走,再要酒不给她上。
  日期:2017-04-1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