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1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不好意思笑了一下,说道:“你胡说什么呀,我怎么能看不起你,我要是那样的话,干嘛陪你坐在这里,还把岳主任的事推了?我是不想让你回忆那些伤心事。”
  雅娟苦笑了一下,说道:“那你也别恨我,那天半夜我把你赶出来?”
  “不恨。”
  “因为你肯定有方便的地方,我理解你。”说着,端起杯,自己喝了一小口。
  雅娟也端起来,把丁一刚才倒的那一杯底的红酒喝干了,说道:“谢谢你,你是我唯一的好朋友,我的事从来都没第二个人吐露过。你知道,我这段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吗?”说着,自己就拿过酒瓶一下倒了半杯。
  丁一抢过酒瓶,说:“别这么没文化,红酒没有倒那么多的。”
  无论她说什么,都分散不了雅娟的注意力,她似乎铁了心要跟丁一说自己的事:“小丁,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这段过的非常不好,所以,你是我唯一信赖的人,你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吗?”说着,又喝了一大口。
  丁一愣愣的看着她,没敢追问下去。
  雅娟幽幽地说道:“我得的是我们未婚女子不该得的病。”
  丁一的脸红了,好像得病的不是雅娟,而是自己。
  丁一低下头,不好意思看她。
  哪知,雅娟却追问道:“你明白是什么病了吗?”
  雅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说道:“小丁,你到过我家,两次都碰见哥哥来,你难道真的不知道这个哥哥是谁?”
  丁一想了想,诚实的说道:“知道。”
  雅娟一愣,随后就笑了,说道:“我怀疑你是知道的,谢谢你,给我保守了这么长时间的秘密。”

  “但是,雅娟姐,我所说的知道,仅是从衣服上判断,我没有见过这个哥哥的面孔。”
  雅娟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早就跟他说让他换个外套,总是穿这个,一看衣服就知道是他,土死了。”尽管说的话是埋怨的话,但是她口气里却充满了亲昵。
  丁一说:“咱们在广院学习的时候,你跟我说的是他吗?”
  雅娟点点头,说:“是的,这种事怎么可能还有第二个人,一个人就都快要我命了。”
  丁一的脸红了,雅娟说的对极了,怎么可能还有第二个?
  这时,服务员端上了乌鸡煲,分别给她们盛了一小碗后,放上汤勺,就关门出去了。
  雅娟说:“那晚,是我们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闹别扭,闹得很凶,简直到了分手的边缘。他从歌厅痛苦的离开了,我也以为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绝望死了,这才给你打电话,只是,没想到他没有离开,而是在家里等我……”说道这里,雅娟流出了眼泪。

  在雅娟是叙述中,丁一知道了她歇病假以及那天晚上在歌厅的事。
  雅娟歇病假,是意外怀孕了。想来,雅娟已经为他怀过两次孕,因为从一开始就知道这种感情的结果,所以每次都是自己背着钟鸣义,默默做了人流手术。这次也不例外。当她得知自己又意外的怀疑后,同样没敢在当地医院做手术,而是跟着嫂子来到了北京。她走的时候只跟钟鸣义说跟嫂子去北京看病,钟鸣义也没太在意,就答应了。
  为此,嫂子一直说雅娟傻,怀孕这种事必须让他知道。雅娟说以后会告诉他。嫂子说以后告诉不如当下告诉,并且声称如果雅娟不好说她去告诉钟鸣义,雅娟拦下了嫂子。
  去了北京后,钟鸣义一直都没跟雅娟联系,也没问她得的是什么病,五天后,雅娟和嫂子一起回到亢州,嫂子为了贷款的事,去市委去找钟鸣义,钟鸣义感觉雅娟嫂子在这样光天化日之下找他,实属不懂事,就没给她好脸,也没给她满意的答复,还说让她该找谁就找谁去,他堂堂的市委书记,怎么可以管这么具体的事,再说了,他已经给他们和任小亮牵上线了,总不能因为贷款的事,他市委书记反复出面干涉吧?这样影响也不好。谁知,雅娟嫂子并不理解,用词有些激烈,说道:

  “钟书记,我知道不该来找您,我其实找您主要不是为了贷款,是我妹妹。”
  钟鸣义说:“雅娟?”
  “是的。”雅娟嫂子说道。
  “她怎么了?是她让你来的?”钟鸣义就更加反感了。
  “您怎么这么健忘,我妹妹头去北京看病,给您打过电话的。”雅娟嫂子冷着脸说道。

  钟鸣义这才想起来雅娟有病的事,这几天太忙了,不是去锦安就是到省城送礼,还真把这事忘了。但是,他非常反感雅娟嫂子用这样一种口气和自己说话,你算什么东西,如果不是雅娟的关系,恐怕这辈子你都不会见到市委书记?更不会从书记这里捞到什么好处,所以,没好气的说道:“我要工作了,请你回避一下。”
  雅娟嫂子也不示弱,她站起来说:“好吧,我走,既然我来了,有件事我得告诉你,我妹妹刚刚做了人流手术,她不让告诉你,但是本着对我妹妹负责的态度我要告诉你,我妹妹有可能终生做不了妈妈了,怎么着你看着办!”说着,迈开高跟鞋,便向门口走去。
  钟鸣义呆若木鸡,有心想把她叫回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既气又恼,恼的是她的口气和神态。他妈的,简直就是威胁,哪是什么对妹妹负责,分明是为了她的贷款!气的是为什么雅娟不跟自己说明情况,却要让她的狗屁嫂子知道,你以为嫂子是为你好吗?她把你当成了摇钱树。
  想到这里,他就给雅娟打电话,这时秘书小康进来了,小康见没什么可收拾的,就把客人纸杯里的水倒掉,把纸杯扔在纸篓里,刚要出去,就听见钟鸣义说:“以后这个女人再来我不见!”

  小康点点头就出去了。
  钟鸣义这才给雅娟拨了小洋楼的电话,半天,才传来雅娟慵懒的声音:“喂。”
  钟鸣义劈头盖脸的说道:“你怎么搞的,去北京怎么不跟我说声?”其实,这话说出后,钟鸣义也后悔了,雅娟本来是跟他说过的。
  雅娟一愣,心想,我去北京看病,这么长时间你都不问候一下,今天好不容易冒了出来,劈头盖脸就是这么一句话,尽管心里很不高兴,但她还是说道:“怎么了,干嘛发那么大的火?”
  “你说干嘛发那么大的火,你那个嫂子怎么回事,是你让她来的吗?”钟鸣义严厉的说道。
  “嫂子,嫂子怎么了?去找你了?”雅娟不解的说道。
  “是啊,为你打抱不平来了。”钟鸣义没好气的说道。
  雅娟这才知道,嫂子肯定把自己去北京“看病”的事告诉他了,她埋怨嫂子多管闲事的同时,很不满意钟鸣义眼下的态度。尽管自己头走前,没有告诉他真正的病因,但是好几天他也没问候一下,既然嫂子告诉他了,于情于理你都该问问我身体怎么样了,而不该上来就这样兴师问罪劈头盖脸。
  想到这里雅娟就说道:“打抱不平又怎么了?难道我只有委屈死,连一句公平的话都没人替我说吗?这样你是不是就高兴了?”
  钟鸣义一时语塞,这么多年雅娟都没有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过话,也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心说这姑嫂俩原来是商量好了对付他,就生气的说道:“邢雅娟,你究竟要干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