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1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雪下得越来越大,路上的车辆都在减速慢行,丁一不住的回头往后看,她希望尽快有出租车来,毕竟雅娟刚刚大病初愈。但是雅娟显然不这么想,她笑着说:“别着急,来了咱们就坐,不来咱俩就在雪中漫步,呵呵,满天的雪花,再配上我这红围巾,是不是特别漂亮?”
  的确如她所说,漫天飞舞的洁白的雪花中,雅娟头上的红围巾晃来晃去,分外的醒目和妖娆。这时,副局长李立开着一辆旧桑塔纳停在他们旁边,他冲她们摁了一下喇叭,丁一和雅娟回头,李立探出脑袋说:“上车。”
  雅娟冲李立摆摆手,说:“谢谢李局,不用了,我们走着挺好的……”
  丁一一听,不等她说完,就拽着她的胳膊,来到车前,拉开了后车门,让雅娟先上。
  雅娟嘴里还在说:“不用,咱们走着多好……”
  丁一往里推了她一下,说道:“快进去,别逞强了,你刚好点,别找事了。”然后,自己紧随她坐了进去。
  李立回头说:“你们去哪儿?”
  雅娟说:“给我们放在大楼旁边就行。”
  李立说:“我去金盾酒店,你们去哪儿我可以送你们。”
  雅娟说:“那我们也去那里吧。”
  李立说:“你们参加哪起儿?”
  丁一说:“我们哪起儿也不是,就我俩。”
  李立笑了,说道:“够腐败的,你们俩人吃饭就敢去金盾?”
  “金盾也可以吃一碗手擀面呀。”雅娟说道。
  李立说:“你别逗了,要一碗手擀面,人家才不理你哪?你以为那是街头小店?”

  “我看见江市长就要过一碗手擀面吃。”雅娟反驳道。
  李立笑了,说:“你怎么能和江市长比,他吃手擀面,是换口味,别说是手擀面,就是想吃一碟小咸菜,金盾也得想办法给他弄到。”
  “呵呵,也是。”雅娟自嘲的笑了。
  丁一不喜欢李立这种说话的口气,她知道江帆肯定是一个不顾别人的感受,随便给别人找麻烦的领导。
  很快,他们就到了金盾酒店,外面已经停满了车,李立说:“你们下去吧,我去找车位。”
  丁一和雅娟就下了车,小跑着进了酒店。酒店的大理石台阶和地面,早就铺上了红地毯,防止地面湿滑。
  立刻,就有迎宾小姐走上来,问道:“请问有预定吗?”
  雅娟说:“没有,你就给我们找个小雅间就行。”
  迎宾小姐看了一下吧台,面露难色。这时,吧台里的服务员认出了丁一,就说:“去百合厅吧。”
  他们跟在服务员的后面,来到了一楼的百合厅,丁一从来都不知道这里还有这样一个小雅间,纯粹是为了恋人准备的,布置的既浪漫又温馨,丁一看了看,这里正是楼梯下面,是把楼梯下面的空间利用上了,估计,整个金盾大酒店,也只有一个这样的两人雅间吧。
  雅娟脱下外套,解下围巾,就说道::“小丁,想吃什么就点,今天我要好好请请你。”说着,她就靠在了有暖气的墙壁上。
  丁一说:“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要使劲宰你。”

  “呵呵,好。”雅娟看上去精神很好。
  丁一看了一下菜谱,说道:“一煲乌鸡汤,一份鸡蛋羹,醪糟鸡蛋……”
  雅娟扑哧乐了,说道:“小丁,你怎么跟鸡干上了?”
  丁一笑着说:“你刚好,身子虚,给你补补。”
  雅娟说道:“呵呵,我又不是坐月子,补什么补?”她说话的声音明显底气不足了。
  她这么一说,丁一也不好意思了,说:“呵呵,就当坐月子那样补吧。”雅娟说:“醪糟鸡蛋不要了,我想吃这里的湘菜小炒肉。”
  “这里以淮阳菜为主,湘菜不知能否做的好吃。”雅娟说道。
  服务员说:“我们有专门的湘菜厨师,没问题。”
  “再来一个再要清蒸鲩鱼,你再点一个你喜欢的就行了。”
  丁一惊呼:“太多了,咱俩吃不了。”
  雅娟说:“没关系,今天点的这些都是最想吃的,别的我做不到,想吃什么要什么还是可以做到的。我知道你喜欢吃素菜,你点一个你喜欢吃的吧。”
  丁一说:“够多的了,这都是我爱吃的。”
  “别,无论你点多少,都无法弥补那天我对你的愧疚,你要是不点,就说明生气了。”
  丁一笑了,说道:“那我还是点吧。”说着,就低头翻看着菜谱,冷不丁看见一个菜说道:“我来这个,芦蒿炒香干。”

  服务员说:“这个,我看看去,前几天芦蒿断货了。”说着,就跑了出去,一会就又回来了,说道:“可以点,刚到的地道的南京芦蒿。”
  雅娟突然说道:“来一瓶红酒。”
  丁一惊讶的说:“你刚好,不能喝酒。”
  雅娟笑笑,说道:“外面飘着雪,屋里烫着烧酒,多美啊!尽管咱们不烫烧酒,来瓶红酒也不失这点雅兴的。”
  丁一笑了笑,尽管雅娟的脸上,还有病容,但是她此时的精神状态很好,既然她想喝酒,喝一点也无妨。反正她也是喜欢这个飘着雪花的日子。
  很快,红酒就被打开倒进了两只小巧的高脚杯里,她们点的菜也陆续上来了,雅娟端起酒杯,说道:“小丁,谢谢你,在这里,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我最贴心最真挚的朋友,我敬你。”丁一说:“别,雅娟姐,我敬你,祝你早日恢复健康。”
  俩人就都喝干了杯里的红酒。
  丁一不喜欢干红的味道,她说:“咱们可别喝这么猛,多吃菜,不然这些菜没法消化。”
  雅娟笑了,说道:“咱们肯定消化不完,之所以点这么多,就是为了不消化完,以表达我的歉意。”
  丁一放下筷子,说道:“你还有完没完,总这样说。”

  雅娟拉过丁一的手说:“你那天晚上走后,我的确很不好受,担心你打不到车,担心你被人劫持,一夜都没睡好。始终想问你那天怎么回去的,又担心你说走着回去的。”
  “呵呵,怎么可能,我的运气就那么差吗?”丁一没有正面回答她。
  服务员过来给她们俩个倒上了酒。雅娟对服务员说道:“我们自己来吧,有事叫你。”服务员点点头就走了出去。
  丁一给雅娟用羹匙崴了一匙鸡蛋羹,说道:“趁热多吃,这个好,补身子。”
  雅娟又举起杯,说道:“小丁,希望咱们俩永远都做好朋友。”
  丁一举起杯,说:“少喝。”说着,自己只抿了一小口。
  雅娟似乎不在意她喝多少,自己干了后,丁一又给她倒了一杯底,说道:“雅娟姐,喝慢点,一会乌鸡汤来了咱们还要喝汤呢,少喝点酒吧。”
  雅娟说:“小丁,谢谢你,多么滋补的东西,也滋补不回我失去的东西。”
  丁一一愣,她继续给她夹菜,不理会她说的话。
  雅娟突然握住了丁一的手,说:“小丁,不要怪我那天半夜让你出来,我也是没办法,我给你讲过我的故事,你该知道一些我的事。”
  丁一不想让雅娟当着她的面说出钟鸣义这个人,就说道:“雅娟姐,吃菜,不说伤心的事,你快看,外面的雪花更大了,地上都白了。”
  雅娟说道:“小丁,你跟别人不一样,别人是想方设法打听我的私事,而你,我想跟你说你都不想听,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