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1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放下雅娟的电话,任小亮赶忙走到窗前,往下看了一眼,就见院里已经没了师小青的车,他就赶紧给师小青办公室打了电话,连着打了两起,师小青才接听了电话。
  任小亮说:“是不是刚进门?”
  师小青说道:“是啊,任书记有事?”
  “刚才我忘了,酒厂那笔贷款也批了吧,这个关系你知道是谁的,大头子过问这事了。”

  “好的,手续也按刚才咱们说的那样走?”
  “是啊,还能有什么办法?”任小亮叹了一口气。
  下午,房管所的任所长找到了任小亮,告诉他,中午请了土地局有关人员吃饭,其他人打点的差不多了,就是还要土地局主一位主管副局长签字,另外还要补交一些费用,任小亮说:“交多少,我给你。”
  任所长说:“这个他们还要具体核算,我这次来跟您说的意思是,那个主管副局长还是您自己去公关吧,只有他签了字,我们才能往下运作,才能涉及到交费用的事。”

  任小亮想了想,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存折,说道:“这上面有几万块钱,就存在门口信用社,活期的,你去取出来,继续办这事,我说了我不出面,全权交给你老兄,你看够吗?”
  任所长一看,非常高兴,说道:“够了够了,我再努努力,兴许那个主管副局长大笔一挥,补交的费用也就免了呢。”
  任小亮心里明镜知道这个所长敲了自己一笔,但是眼下自己的确不便出面做这事,就说:“一切有劳老兄你了,房产证的名字写邢雅娟。”他一边说着,一边扯下一张台历纸,在空白处写上了“邢雅娟”的名字。
  其实,有一个情况这个任所长没有告诉任小亮,那就是,这几栋小洋楼在前一阶段已经办了手续,只有任小亮没办,当然是常务副市长张怀暗地操作的,所以,任小亮再办这事,也就没那么困难了,任所长之所以跟他讲了一堆困难,无非就是想多敲他一些钱而已。
  再说雅娟放下任小亮的电话后,见丁一从外面进来了,就说道:“小丁,那天的确有些对不住你……所以……所以我请你吃饭。”
  丁一说:“你哪天对不住我了?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其实丁一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雅娟不好意思地说道:“那天害你深更半夜地回去,我这心里一直过意不去,你中午要是没事的话,咱姐俩正好呆会。”
  丁一笑了,说道:“你说得是那天呀,我都忘了,你不用跟我客气,你身体刚好,还是中午回去休息吧,再说,我中午也有事。”

  雅娟说:“放心,我已经好了,你中午有什么事?”
  “岳主任中午有点事,她想让我去她家吃饭……”
  “哦?听说她正在给你介绍对象,你见了吗?”
  岳主任,值班室主任岳素芬,她的确想给丁一介绍对象,但是丁一一直说不找当兵的,所以也没见,不过这次岳素芬又准备给他介绍对象,不是当兵的,据说是阆诸市人,家也在阆诸市,人也在阆诸市,丁一推脱着,说自己目前不想考虑个人的事,岳素芬就想年前安排他们见面,今天中午,岳素芬就是想请丁一到家里吃饭,顺便跟她说见面的事。她听雅娟这样问,就说道:“岳主任热心,她怕我嫁不出去,所以一直在给我四处张罗对象的事,呵呵。”

  雅娟说道:“有合适的就定了吧,也不小了,千万别跟我学,人啊,这心一大,离幸福就远了。”说着,雅娟的眼里就有了泪光。
  丁一赶忙说:“你人漂亮,聪明,肯定会找到幸福的。”
  雅娟擦了擦眼泪,说道:“小丁,你不了解我,我已经没有资格享受幸福了。”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
  丁一感觉雅娟有很深的心事,就从包里给她拿了纸巾,递到她的手上。

  雅娟擦着不断流出的眼泪,说道:“你和岳主任定好了吗?”
  丁一觉得雅娟不想自己离开,想让自己陪她,就说道:“没定死,要不我把她推了,明天再去她家?”
  雅娟点点头,说道:“我很难过,真的。”说着,就用纸巾擦着眼泪。
  丁一说:“好的,我陪你,我去跟岳主任说,让她改天。”一边说一边站起身,走了出去,她来到了岳素芬的办公室,跟她说:“岳姐,改天我再去您家吧,今天中午有点事,走不开。”

  本来就没定死的事,岳素芬也不好强求,就说:“好吧,你先去忙,别忘了我跟你说的事。”
  丁一冲着她笑了,说:“谢谢岳姐。”说着,就回到了办公室。
  雅娟睁着红红的眼睛,说道:“推了吗?”
  丁一笑了,说:“推了,雅娟姐,今天我请你,庆祝你大病痊愈。”
  雅娟说:“咱俩别争了,走吧。”
  雅娟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镜子,拿出粉扑,往脸上扑了两下,又往唇上涂了一点口红,她问丁一:“这样是不是显得气色好些?”
  丁一点点头,尽管化妆品暂时能让雅娟的气色好些,但是仍掩饰不住她面色的苍白和憔悴,她说道:“雅娟姐,你该多休息几天。”

  “唉,在家休息也不踏实,还有许多事等着我。”
  丁一知道她说的许多事,不是工作上的事,因为她不上班局里自然会有人顶替,她说的事,应该是她嫂子酒厂的事。于是丁一便问道:“酒厂的事你懂吗?为什么你哥嫂要交给你?”
  雅娟笑了,说道:“傻丫头,酒厂的事我当然不懂,但是可以帮助他们搞搞外围的关系,比如推销酒,比如跟银行借贷款,这些,我不帮助她谁帮助啊,自家的企业,总不好袖手旁观吧。再说酒厂有专人打理,哥嫂也经常来,他们昨天晚上才从亢州走,年前,嫂子在北京的公司也很忙,老家的厂子也离不开哥哥,所以,我能帮什么就帮什么。”
  雅娟说得在情在理,丁一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咱们这儿的酒厂开始生产了吗?”
  “呵呵,还是记者呢,连这都不知道,早就在生产,一刻都没停,这里主要是灌装和包装,年前比较忙,天天走货,嫂子忙得两头跑。”
  丁一说:“那就好,你嫂子的确能干。”
  雅娟苦笑了一下,说道:“是啊,她太能干了,我有时就说她,除了工作还有乐趣吗?她说有,还有数钱的乐趣。”
  “呵呵,有意思。”丁一笑着说道。
  “咱们走吧。”雅娟站起身。
  俩人穿好外套,丁一从衣架上摘下雅娟的红围巾,说道:“你新买了围巾,没见你围过。”

  雅娟说:“早就买了,觉得太艳丽,一直没围,这两天我气色不好,围上红围巾是不是能提提气?”说着,就把这条质地很好的羊绒围巾围在脖子上,还故意让丁一看。
  丁一说:“嗯,好多了。”说着,摘下了自己那条银灰色的围巾,围上。
  外面很冷,天上飘起了雪花,眼下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刻。她俩走出单位办公楼,来到国道边,边走边回头张望有没有出租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