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7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老三,这次回去你赶紧结婚。”老九点了一支烟,还不忘嘲笑我。
  “九哥,到了克罗地亚,我就回家,不干了。”我从老九嘴里夺过那支烟,使劲吸了一口。
  我跟老九躺在驾驶台的地板上,看着被火箭弹炸毁了的驾驶台,默默抽着烟,享受着劫后重生的喜悦。
  突击队员从驾驶台侧边进入,询问完我俩的身份,要求我俩去机舱把船长带上来。
  “大副,我是老三啊,快开门啊,海盗已经被打跑了!”我使劲拍着机舱的门大喊道。

  机舱里面没有任何回应,门的把手能拧动,但是门却推不开,估计已经被机舱的铜匠焊死了。
  老九拿着大木棒子使劲砸着门,里面的人估计已经吓尿了。
  这可怎么整,总不能拿爆破弹把门炸开吧。
  “九哥,艇甲板有个机舱的应急逃生孔,这地方真么高,总不能被焊死吧。”我忽然想了起来。
  我俩迅速跑到艇甲板,应急逃生口的门紧闭着,我使劲一拽,“咔嚓”一声,门居然开了。
  “嫩妈老三,这是个缺陷啊,下次可得告诉大副,这个地方海盗来了也得焊死。”老九若有所思的对我说道。
  顾不上那么多了,我在上面大声叫着,还是没有人回应,没有办法我跟老九只能顺着应急逃生孔的梯子往下爬。
  爬到机舱第一层甲板,我听到特别大的哄闹声,透过集控室的玻璃,我看到好几个人在殴打船长,有扇的有踹的,夹杂着不堪入耳的骂声。
  我去,我来的真是时候,再晚一点估计船长就挂机舱了。
  我从梯子上跳了下来,集控室里的大副看到了我,停下踹船长的脚,跑了出来。

  “老三,你还没死啊!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大副抱着我,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老大,海盗已经……”我话还没说完,大副就打断了我。
  “老三,什么也别说了,这都是命,都是这个狗日的船长,把我们弄这鬼地方来,反正大家都活不了,先把这个周山老王八干死!”大副说这话的时候牙咬的咯吱咯吱响,恨不得把船长生吃掉。
  “嫩妈,你们怎么给门焊上了。”老九跳了下来。

  “水头!你也没事儿啊!谢天谢地我们这帮子人都活着!水头,老三,今天咱就把船长这个老王八生剥了!”大副松开我,跑过去握住老九的手。
  老九这才看到集控室里船长已经被吊着打了。
  “嫩妈,你们这是干什么!”老九说完冲进集控室。
  “水头,别打我,水头我不是人。”船长在地上跪着,没有一点威严。
  “赶紧去两个人把应急逃生口堵死!别让海盗在这里下来!”大副忽然想到这个事情。
  我还没来得急告诉大副海盗已经被打跑,两个突击队员已经从逃生孔里也跳了下来,大副看到两人肩章上的国旗,一瞬间明白了过来,这个高高大大平时还算威严的人,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嫩妈,以后记住了吧,别嫩妈冒险啦!”老九扶起船长,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从来没有猜透过老九的心,他从来不会打自己人,而且见不得外人打自己人,更见不得自己人打自己人,他的这种行为深深的影响了我,以至于我以后做大副的时候,总会特别强调在一艘船上,所有人的命都连在一起,大家必须要团结,船在我在,船亡我亡。
  瓦扎哈特的命也很大,只是被雷达蹭到了后脑,我们到主甲板的时候,这哥们还在昏迷着,不过问题不是很大,海军的突击队还有一名女军医,阿拉扎特的小腿也只是轻微的骨折,也没有什么大碍。
  “大副,我们会护送你们进入曼德海峡,之后我们会飞去我们的基地,我希望你们可以将航线划到我们基地附近。”突击队长对我们说道。
  大厨把冷库里最好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做了一顿比年夜饭还丰盛的晚餐,大电紧张的维修着驾驶台的线路,当然,我们并没有放松警惕,依旧值着海盗班。
  “嫩妈老三,我也提休假了,在克罗地亚休,回家养上半年。”老九坐在船尾的缆桩上,抽着烟。

  “九哥,咱下次还能在一条船上吗?”我有些伤感。
  “嫩妈老三,想那么多干什么,到克罗地亚还10多天呢。”老九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穿过曼德海峡,突击队员乘直升飞机离开,我们进入了修长的红海,航行了10天左右经过苏伊士运河进去地中海,风平浪静的穿过地中海,沿着意大利的脚后跟,到了这个我都没有听说过的国家克罗地亚。
  越过意大利的靴子后跟,航行了两天,海神7眼前出现了数不清的小岛,驾驶台的备用雷达上面满屏的黄色。

  “九哥,克罗地亚你以前来过吗?”我端起啤酒杯跟老九碰了一下问道。
  “嫩妈,我实习的时候下船就是在这下的,那时候还是南斯拉夫呢。”老九抽着烟,好像他跟我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一般。
  进了地中海之后,我跟老九没事儿就喜欢在他房间或是我房间喝一杯,用来抚平这一路遭受的不安与创伤。
  “南斯拉夫……”我默念着,似乎这个地方给我印象的是外交部谴责的开始。

  “我去,九哥,是不是跟朝鲜一个样垃圾?”我忽然想起了这些流氓国家。
  “嫩妈,谁知道呢,都20多年了,早忘了,不过嫩妈那个地方有以前的皇宫教堂,老漂亮了。”老九眯着眼睛对我说。
  “九哥,我们到时候有时间你领我去皇宫看一看啊。”这可是皇宫啊!听着就有**。
  我咂咂嘴,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海神7穿过几个不知名的小岛,绕来绕去的,航行班值的我都有些发晕,穿过整个亚得里亚海,我们到了克罗地亚的北部海湾城市里耶卡。

  船并没有靠码头,而是直接开进了里耶卡的一个不知名的船厂进行维修,毕竟我们的驾驶台还有一个被海盗掏出来的大洞。
  里耶卡的代理居然是个中国小伙,这年头有陆地的地方就有中国人,小伙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
  公司批准了所有人的休假要求,除了船长跟大厨,其余的人都要在克罗地亚坐飞机到莫斯科,然后从莫斯科飞到北京。
  “我草,我们要回家啦!”全船都沉浸在了幸福中,
  靠好船厂的码头,接好岸电,没有了柴油机的轰鸣声,整个船安静了下来,代理告诉我们接班的人第二天才到,吃过中午饭,大副就让大厨准备晚上的聚餐,也算是大家的最后一顿晚餐了。

  “嫩妈老大,以后咱这船人还得聚一起,人家不是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么,咱们这一船经历这么大的难,再凑一起跑船,嫩妈不知道能弄到啥福呢。”老九喝的有些大了,拿着酒杯搂着大副大叫道。
  “对对对,凑一起,凑一起。”船长突然端起杯子要跟老九碰一下,他自从上次被吊打之后,整个人变了很多。
  “嫩妈滚犊子,不带你玩儿。”老九把船长顶了回去。
  船长特别尴尬的站着,我赶忙拿杯子碰上去,算是缓解一下气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