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68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船长,刚收到的航行警告,有条油轮在这个经纬度遭遇海盗,我们船正好经过这个点。”二副把航行警告递给船长,沮丧的说道。
  “给我这玩意儿干什么,我又看不懂。”船长摆手把航行警告推了回去。
  “这样更好了,海盗不可能在同一个位置抢劫的,他们又不是傻子,我们按既定的航线跑就是了。”船长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吃完午饭,我把驾驶台发生的事儿告诉老九。

  “嫩妈,这老头心真大。”老九听完后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九哥,你说咱能碰到海盗不?”我很认真的看着老九,毕竟他已经在海上漂了20多年,有的时候他都能预感到什么。
  “哎,嫩妈不好说呀。”老九摇摇头,点了一支烟。
  “嫩妈老三,咱出了阿拉伯海连点风浪都没有,”老九忽然拉开舷窗窗帘,“有风有浪多好,海盗船都不敢出来,你看看现在,海面跟面镜子一样,真嫩妈碰到海盗,也是天意呀。”老九叹了口气指着舷窗外面的海面。
  “完了!”我心里咯噔一下,老九的直觉一向很准。

  吃过晚饭,大副安排人员值海盗班,阿拉扎克提着枪领着一个卡带在船头来回巡视着,瓦扎哈特则站在中桅楼上不停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俩人都戴着大大的墨镜,远远看上去倒有些美国大片中救世英雄的风采。
  我跟老九还有机舱几个哥们在船尾值守,几个人无聊的抽着烟,看着螺旋桨搅起的浪花。
  “嫩妈二鬼,咱这次要是碰到海盗,嫩妈你人生也算完美了吧,泰国打过黑社会,嫩妈索马里还揍过海盗,回家人家不得羡慕死你呀。”老九调侃二鬼道。
  “你们钱都藏起来了吗?赶紧把钱都藏起来,万一海盗真上来了,最起码还能把自己的钱保住。”二鬼不顾老九的嘲笑,对我们说。
  “嫩妈二鬼,人都死了,要钱干什么,写封遗书才是关键。”老九露出一脸的鄙视。
  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我想起上一次从印度开往莫桑比克,途径海盗区时写的遗书漂流瓶,里面的女主角还是娜莎,而现在我却一点一点的淡忘了她,甚至都想不起来她的样子。
  回到房间,我尝试着去写一封遗书,但是却不知道该写给谁。

  “妈妈,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被海盗杀死了”
  我坐在办公桌前想了好久,写下这句话,然后用笔不停的戳着本子。
  “嫩妈老三,你这是写的什么玩意儿。”老九突然推开门进来,我来不及将纸藏起来,被他看个干净。
  “嫩妈老三,你真晦气。写这玩意儿有什么用,你当海盗是顺丰快递吗,还得把你遗书给你寄回去。”老九居然还知道顺丰。

  我不好反驳什么,数了一下身上还有几百美元,我小心翼翼的用密封袋装起来,跟我的左轮手枪放在一起。
  “老三,海盗真要是上来了,我就过来拿猎丨枪丨,非得干死他们不行。”老九看了一眼我们的藏枪地。
  接了大副的班,我整个人的神经都崩的紧紧的,不知怎么的,今晚的夜出奇的黑,我在驾驶台拿着望远镜,不停的朝四周观望着,生怕在哪里钻出一条快艇,向我们冲过来。
  阿拉扎克依坐在船头,他已经在船头呆了接近10个小时,人应该也有些疲惫,他在进行短暂的休息,旁边的几个卡带替他继续观察着四周,瓦扎哈特跪坐在中桅楼的顶上,保持着战斗姿势,他好像嗅到什么不安。
  老九在船尾也待了好几个小时,几个人趴在尾舷墙上,抽着烟,看着船尾。
  “老三,没什么异常吧?”二副提前一个小时上来了。
  “二副你怎么上来这么早,不再睡会了吗?现在没什么事儿,我就是感觉这个海面太静了。”我看着二副。

  “老三,我一天没睡啊,哪里有心情睡呀,我原来的航海学老师就是被海盗杀死的,死的时候可惨了,听说给挂到桅杆上,晒的就剩皮了。”隔着黑乎乎的驾驶台我都能看到二副眼睛里的惊恐。
  二副走到驾驶台前窗跟前,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下船头的阿拉扎克,然后将望远镜移向远处,环视了一圈。
  “千万别碰到海盗呀,我们都还年轻啊。”二副叹了一口气。
  二副的情绪实在是太悲观了,整个人连点自信都没有,我忽然想起上次偷看他跟他老婆的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男人自信一点能起到很好的延时作用。
  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心里有一股特别强烈的不安,从床上爬了起来把我的左轮手枪拿出来,装满子丨弹丨,放到抽屉里。
  整个人在半睡半醒的状态迷迷糊糊的躺着,忽然有人猛的推门进来。

  我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下来,拉开抽屉拿出左轮就要干他。
  “嫩妈老三,你傻逼了啊。”老九的声音传过来。
  “哎呀我去,九哥,你敲敲门,吓死我了,我还寻思海盗登上来了。”我把左轮放回到抽屉里。
  老九递给我一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支。
  “嫩妈老三,我要不说话你一枪就给我干死了,嫩妈的你用我给你买的枪打我。”老九给我开玩笑的说道。
  “九哥啊,没办法啊,这几天心里老压着这个事儿,我都快疯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全部咽了进去。
  “行啦,睡不着咱去后甲板值海盗班吧,把二鬼那个老头替下来。”老九说完开始往外走。
  我换上工作鞋,想了一下还是没有拿我的左轮,跟在老九后面来到后甲板。
  二鬼这么大岁数了,除了癌症啥病都有,猛的让他不睡觉在船尾值班,整个人的腰都直不起来了,曾经的炮王也被摧毁的支离破碎,我跟老九如果没有及时去接班,估计海盗没上来,二鬼就挂关节炎上了。
  我看了下时间,两点二十六分,海盗这个时间是不是应该睡觉了。
  一起值班的机舱卡带拿出红双喜打了一圈,几个人默不作声的抽着烟,只剩船尾螺旋桨啪啪的搅水声。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又过去了,后甲板传来了大厨早饭的香气了,天也蒙蒙亮了。
  “水头,那是条小船吗?”机舱的卡带突然站了起来,指着远处的泛起的一朵浪花。
  我心咚的一声急速跳了起来,我操,该来的终于来了。

  老九扔掉手中的烟头,瞪着眼睛看着。
  “嫩妈二副,你看看雷达后方是不是有东西?”老九拿起对讲机说道。
  “水头,雷达上没有东西。”二副的声音透着一股子吓尿了的感觉。
  “那就好,嫩妈我看着后面好像是螺旋桨搅起来的水花。”老九的手紧紧握着对讲机,都有些发红了。
  虚惊一场啊,我们几个都长舒了一口气。

  机舱的卡带又拿出烟,刚掏出一支,对讲机里传来二副的嘶喊声:“左舷,左舷有小船!”
  我们都愣在了那里,紧接着,二副拉响了防海盗的警报。
  我们几个往左舷奔去,清楚的看到远处一艘快艇朝我们冲了过来。
  下一步该咋办?按演习来我是救护队长啊,我得在驾驶台准备担架啊。
  我从侧边的楼梯往驾驶台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