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6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哥,我觉得咱这次悬了。”我忧虑的对老九说。
  新船长叫王成,57了,干了一辈子渔船船长,上一年赶上海事局出了个新规则,从渔船的丁类证书一跃成为甲类一等货船船长,正八经的飞上枝头变凤凰,海神7是他跑的第一条货船,以前跑的最大的船是1600吨的渔船,这次居然搞了个7万吨的大家伙,业务水平不知道怎么样,反正英语26个字母只认识一半,其实说白了他就是被公司拉上来的替死鬼。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全船都知道新来的船长原来是干渔船的,也知道我们基本已经被公司放弃了,整个海神7笼罩在了恐怖之中。
  “船长,锚以离底,锚以离底。”终于离泊了,大副在船头用对讲机高喊着。
  “船长,尾缆已收好,尾缆已收好。”船尾的二副也做好了自己份内的工作。

  王成虽然是第一次驾驶这个庞然大物,但是也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
  “右舵5,前进一。”船长喊着舵令跟车钟令。
  我慌忙在航海日志上记着。
  “前进二,前进三,前进四。”王成的声音很沉稳。
  我将车钟逐档挂进,在航海日志上快速记着。

  “右满舵。”王成朝水手喊道。
  “右满舵。”水手回着舵令。
  忽然,在船的右舷出来一条抛锚的渔船,由于我们的干舷太高,根本没有注意到它,船缓缓转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但是在船长的位置看来,这条渔船冲着我们就窜了过来。
  “我草,后退四!”王成大喊着车令。

  我去,没有这么叫车钟的啊,机舱里不得疯了啊,但是船长的命令大于天啊,我把车钟从前进四直接拉回到了后退四。
  柴油机先是停止运转,然后慢慢慢慢的倒转,老鬼估计这辈子都没见过后退四的车钟令,整个柴油机的共振让生活区像是一根发抖的弹簧,我都有些想吐的冲动。
  “停车,前进一。”船长这才发现渔船是静止不动的,只是虚惊一场。
  “铃铃铃”驾驶台直通机舱的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
  “三副,船长是傻逼吗,他是不是当这还是渔船啊?有这么叫车钟的吗,我日,他妈的想把主机玩儿炸了吗?”老鬼一听是我的声音,愤怒的骂着。
  “老鬼,前面有船,有船。”我小声解释着。
  这段日子大家太压抑了,搞的火气都这么大,估计海盗还没碰上就都自相残杀了。
  “三副,老鬼打电话干什么?”挂掉电话,王成问我。
  “没事儿船长,没事儿。”我看着船长,他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把机舱的人玩儿死。

  “那条该死的渔船吓死我了,破舢板子。”船长冲着那条抛锚的渔船骂道。
  哎,您可是刚从那舢板子上下来啊,怎么可以这么侮辱自己的母船。我心里暗道。
  “船长,我们什么时候进行防海盗演练?”大副来到了驾驶台。
  “防啥海盗啊,没事儿的,我在索马里捕鱼捕了10好几年,也没碰到过海盗。”王成满脸的不在乎。
  “这样把大副,你看着组织大家弄吧,我也没弄过这些。”船长打了个哈欠,点了一支烟。
  我跟大副面面相觑,这他妈的是船长吗?这是个疯子啊!
  “船长,那我明天早上开始组织演练吧。”大副叹了口气,心里想着,你不要命,我们还要呢。
  “行,你看着办吧,我下去睡会,大副驾驶台交给你了。”船长打着哈欠往外走去。
  我看了一下表,快6点了。
  “老大,我下去睡会,一会过来接班。”我转身离开驾驶台。
  出了港池,风浪变的大了起来,整个船晃得特别厉害,好久没有过这么大的风浪,我还有些不太适应,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爬了起来又回到驾驶台。
  船长也在,他责任心还挺强的,居然还知道风浪天驾驶台看看。
  船晃得越来越厉害,驾驶台的很多东西都被晃到了地下。
  “老三,把驾驶台两边的门关上,东西别晃出去了。”大副对我说。
  “别关!”船长大声对我说着。
  我尴尬的站在中间,不知道该听谁的。
  “东西都快晃出去了,也不知道开着门做什么。”大副的话里也充满了火气。

  “听风。”船长点了支烟,慢慢的说道。
  “噗,咳咳咳。”大副听到船长的话把刚喝的水全喷了出来,不停的咳着。
  “什么风速计,风向仪,我从来不信这些东西,我干了一辈子船了,我只信自己的眼睛跟耳朵,没本事的人才只信机器,停电了怎么办?”王成抽着烟看了一眼大副。
  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外面的风开始夹杂着海浪打进了驾驶台。

  大副竟然也无言以对,点了一支烟沉默着。
  “老大,你下去休息吧,已经8点了。”我看眼前的局势太僵了,赶紧给大副找个台阶下。
  大副走到航海日志跟前,把名字签上,没有搭理任何人,摔门而去。
  “哼,这个大副,年纪不大脾气不小。”船长冷哼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
  “老三啊,你们现在的船副们升级升的太快了,5,6年就干上船长了,业务水平太差了,现在我把电关了,你知道船怎么开吗?你知道吹的什么风吗?”船长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我擦,船长是不是属疯狗的啊,怎么见谁咬谁呀,浑身都是刺,保护自己的欲望太强烈了啊,这个老头可真是不简单呀。我心里暗道。
  “九哥,你都不知道,船长这个老头子真牛逼啊,昨天晚上把大副说的一愣一愣的,他还会听风呢,驾驶台的门也不关。”第二天一大早,我拉着老九把昨晚上的事儿添油加醋的告诉他。
  “嫩妈,纯属放屁!”老九骂道。
  “听嫩妈什么风,你听他胡扯,老三你记住了,小船怕风,大船怕涌,他跑小船跑惯了,觉得风一大点船就有可能翻,嫩妈咱船7,8万吨,只要主机没嫩妈事儿,什么风都不怕,风过了就是涌,涌才可怕,越大的船越嫩妈怕涌,一不注意,船就断了。”老九一脸认真的对我说。
  “哦。”我似懂非懂的应着。

  船长倒是很配合,在驾驶台值班,其他的所有人去后甲板,在阿拉扎克跟大副的带领下进行防海盗演练。
  阿拉扎克交给我们怎么用枪支,怎么瞄准,怎么抵消后坐力。
  这个是时候我们才感觉到有点战争的气氛。
  “假如我被海盗打死了,需要一个人接管我的枪。”阿拉扎克没喝醉时候说的话还是有点像战士的。
  大家好像都不明白阿拉扎克的意思,“我需要两个后备人员,如果我跟瓦扎哈特被海盗打死后,我需要有人立刻接替我们两个的位置。”阿拉扎克看着大副。
  我操,这就是传说中的敢死队吗?大家都互相张望着,悄悄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我们有武装队的,我们的水手长任队长,跟着两个卡带。”大副对阿拉扎特说。
  “他们可以接替你们的,假如你们。”大副尴尬的笑着说。
  演练的时候特别活跃的两个卡带,得知自己要做预备第二送死队之后,郁郁寡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