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53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家里真没有多少积蓄,就算有一点积蓄,也多是留在陈静手里。男人的那点钱,早在几年前就是每月将钱花光了主,何况,最些年来还在外面要养女人?而他在单位里没有什么职权,也无法找到机会捞外水的。陈静不肯让男人跟着自己到柳市去工作,也是担心男人到那边后会有机会弄钱。柳市的人找她本人是没有机会的,但找男人要他帮办事,他会不会借着她的名号去办事,那种可能性较大,只少可用这样的办法来弄钱的。对于这一点,陈静还是看得很清楚,这样的后果不单是会牵涉到她,还会将老板陷入被动的局面。

  在车里心头乱乱地,一念一念地也说不清都在想些什么。一时儿觉得自己委屈,一时儿觉得男人可恨,一时儿觉得男人其实是可怜。他走到这一步,自己多少也是有责任的,只是,他一直都疑心自己在外面对不起他,可这些事怎么说得清楚?体制里的女人难,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也难怪男人会疑心。不论是自己,还是老板,都是千万人中都难选出来的美女,这样的女子在官场里走,就有着更多的危险。只是自己有老板庇护,而老板的为人她也是知道的,姐姐的老师也是一个绝对的理想主义者,对老板的爱护使得其他人就算贪念大炽也不能够如愿。这种事,在她们位子还不高时,也曾遭遇到很多的压力,但到了徐燕萍为副厅级后,周围的人也看清了形势,反而少了那些骚扰贪婪的人了。

  可这些事就算跟男人说,他会相信自己?平时也没有少跟他说,但在他心里总是无法消除,总以为自己是用美色来换取目前的职位的。总以为离开了男人,女人就不能够活。陈静恨恨地想,他简直和畜生有多少区别?工作不努力,成天就在想着这些龌龊事,就围绕着这事在打转。
  但心里却总会泛起那女人撅着臀来,让男人刺她,陈静此时冷静下来后,就回想起当时自己心头好像对那女人有些可怜,男人那东西不长,这样撅着会给弄进去?之前,男人也曾在她身上试过,陈静自然有着体会的。可那女人还装模作样地像是给干得受不了似乎叫,真假。陈静想到这些,又记起自己当时是不是在心头也有些热切着?另一个念头将埋在心里很久的记忆给翻起来,记起当初在省城里的医院,那个杨秀峰病倒后在医院里住院,她和徐燕萍两人一起在病房里陪着,可临晨时他还在睡着,但腰间那里高高地顶立着。陈静和徐燕萍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当时两人也都装着没有看见,而姐姐用被单将他那丑样子忙盖上,不让自己看见怕自己羞,但哪会不看见?当时心头虽说发紧,但却只能装着不知道地离开病房。这时,这一记忆翻记过来,是比较男人的物件?陈静一下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般午羞无耻,在心里急忙呸地一声,要将这印象排斥离开。

  可这时,感觉到自己小腹深处有一下子就麻酥酥地,那麻酥酥还急速地扩展,随后感觉到自己的异样来,让陈静更加莫名其妙了。今天自己受这么大的委屈,还会激起什么念头?当真是见鬼了。不过,这一麻酥酥之后,整个人却一下子都变了,就觉得之前在家里的那些事,都离自己远远的,都和自己没有半点干系一样。
  男人要怎么做,就随他吧,这个家反正都没有什么留恋了。真要是离了,也不见得就是坏事,这样拖着对谁都是一种伤害。
  婚姻对双方说来都是一种束缚,更是一种承诺,一旦将这些撇开,那什么都不会留下。陈静此时就有一种解脱的轻松,可轻松之余也有一种空虚。但却不想再去理会这些,当下平静了情绪,能够车的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车后是太阳余辉下空空的街道,街道里就算有几个人在走动,也都急匆匆地显得不会对身外之事有任何关注的。
  将车发动起来,控制着情绪和车速,先回到省城里去。到省城后,进到酒店之前,陈静居然还先弄了饭吃。虽说很没有滋味,但她知道在省城里还有工作会等着她来处理,总不能够让自己病倒了,而影响到老板的事。杨秀峰从北方省里回来,带来了华兴天下集团的好消息。说不定在省城里还要和省里这边有不少的工作要处置清楚,市里开发区那边也会有大量的工作要做,还说不定这次老板就让自己到开发区上任了。

  这么多的事情,又有杨秀峰出现,陈静自然不想让他得知自己在家里的变动,吃饭也就成为她必须做到事了。对自己狠一些,尽量地多想一些工作上的事,会让自己在忘记一切胃口中将饭吞下去。吃过后,陈静反而觉得自己当真是很苦的一个人,在车上又一次忍不住流出泪来。
  省城里已经夜了,只是不知道姐姐会在哪里,自己此时的精神状态也不能够去见她,只要见到她哪还会忍住自己的委屈?陈静在车里流一会泪,想到还是先回酒店房间里去睡着等姐姐回来。
  酒店的房间是套间的构型,一大一小,房间里也就有两张床。之前,陈静知道这样的房间构型,很适合她和徐燕萍两人住,也就因为这样才将每次进省城里来的住宿处放在这家酒店里。当然,隐秘性也比较好,不会担心有心人给追查过来。
  进到房间里,陈静默默地想着自己的事,想一阵还没有见徐燕萍回房间,觉得无聊了,也就到洗浴间里去泡。对房间里的卫生,陈静一直都非常地注意的。酒店里也知道她有这样的要求,先在陈静的注视里对洗浴用品都进行消毒,对床上用品全用崭新的。对卫生上的事,陈静也就放心下来,此时无聊,也就将自己放进浴缸里泡着。

  热水浸泡,那种温热将全身包裹之后,也就让周身的肌肤敏感起来,在玫瑰色的灯光下,陈静看着自己,虽说大部分都泡在水中,将一条大腿伸举出水面来,白晰而细腻的肌肤,哪一处不让人爱怜了?可自家的男人却肯和那些女人胡混。自哀自怜一阵,在热水里搓洗着自己,也就更多地感受到自己身子的骄傲。又有之前男人和女人的情景闪现,陈静觉得自己的手,有些不受控地往腿间按压而去,忙起身回房间里躺着。

  杨秀峰搂着徐燕萍走过廊道,深夜里酒店很静,他们的步子踩在高级的地毯上也都没有一点声音。而一些房间里,肯定还在发生着什么火热的事,可见的里的隔音设施好,就算走在廊道上也听不到什么声音的。到房间外,徐燕萍反过来缠着,浑身的**汹涌起来,平日里压抑太多太久,知道男人即将在自己身体里放肆地施为,放肆地将自己每个角落里的欲情都挑起,而后通过两人的努力,让这些欲情都平复下去。这样的事,是自己一直都在期待着的,平时总是将这些事隔得远远地,免得自己陷入那种烦恼,同时,让这样的事成为自己工作和生活中的一种奢望的享受,每每烦乱之际,就能够用这样的奢侈来安抚自己平息自己。

  这种享受也只有饥渴到一定程度,到达自己的极限,那种爆发会让彼此都得到更美更好的享受。徐燕萍觉得自己再也控制不住了,在房间外缠着他就在吻着,吮吸着,体会着他的体味,也刺激着自己越来越汹涌的欲念。
  “快要我吧……”就算还在房间外,徐燕萍偶偶地说着,混純着。杨秀峰知道她也感受到她的情况,急忙将房间门打开,带着她进房间里。等房间门阖上后,徐燕萍已经忙不迭地用手去解脱他的裤腰,一边念叨不已,“我要呢,快给我、快要了我。受不了了啊,快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