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53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扭闹中,男人没有得逞,又不想对陈静做出太过份地施暴,回头见两女人在看着热闹,就嚷着,“看什么,还不快来帮忙,帮我将她扭住。”两女人犹豫着,但经不住男人的喊,生怯怯地走到客厅来。
  陈静气急,只是自己力气没有男人大,挣扎也不敢太激烈,怕招致男人的暴力。这样的结果必然让男人得逞,而自己说不定会吃大亏的。见男人真将女人叫来帮忙,或许两女人也不意识到什么,走过来时有些怕也有些恶作剧般地心思。今天给人家老婆撞见了奸情,对她们说来也不觉得是太大的事,只是要看着男人将他老婆当面办了,也是极为心情爽快的事。

  这些人也都没有往深处想,只觉得做这样的事没有什么,陈静和男人之间是夫妻关系,做什么事也都不算过分。见两女人过来,陈静知道当真要坏事了,心里一急,也就想到这事最大的后果。当下尖叫起来,叫喊到,“快放开我,要不你就是**,你会给判刑的。知道不知道!”见那走过来的两女,对她们吼,“你们来帮忙,那就是胁从犯罪,至少都要给判五年。不怕坐牢就过来吧。”陈静说得恶森森地,两女人见说得这般真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却站住了脚步。

  男人就狞笑着说,“你是我老婆,我怎么算是**,我喜欢这么干就怎么干。”
  “流氓,无知。呸。”陈静骂道,但此时两人也不在有大的扭打挣扎,“什么叫**罪都不知道,我看你今后怎么死都不知道。坐牢当真是便宜你了。”男人见陈静说得恶毒,但心里也知道当真要强逼着她,只怕她说的有些靠谱。但就这样将陈静放走,哪会心里甘心?再说今后也会让这两女笑话,脸往哪里搁?
  这就有些尴尬了,陈静也就发觉,她虽说穿戴整齐,可男人精赤着而两女虽说用毛巾之类的将身子遮住,但这样子却更让人难堪。扭脸不想看这些人,但一时却有不能够脱开。陈静平静了些,说,“你放开我,让我走。”
  “不行,就是不行。”男人觉得将她放走后,陈静肯定不会再回来了,今后两人会有什么样的关系也是能够猜得到的。最根本的还是无法找台阶下,也心中不甘这样,要是没有那两女在,说什么都要将陈静弄到房间里去好好揉弄一次,但如今要强着来,只怕真会闹出大事来的。
  想了想,男人还是不肯放她就走,又不能够对她怎么样,心里也就更加毛躁起来。转念一想,陈静最怕的就是看他和别的女人做那些事情吧,今天索性让她好好看看,看看他在别的女人身子上得到的快乐。想到这个主意,男人就觉得格外地恶毒,也就邪恶地叫嚷着,“你们过来,我不会将她怎么样,但却要她看我们一场好戏。这个总不会是犯法吧?”说着两手将陈静抓得更紧了些,之后淫邪而恶意地笑着,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最好的折磨陈静的办法了。

  两女人有些犹豫,男人却叫着,喊得急。一个稍年轻些的女人就靠过来,她只是在腰间围了浴巾,下身也都是裸着的。另一个女人站着不动,不知道要不要再陪男人胡闹。闹得太过分也怕闹出大事来。男人却不依,说谁要是做得好,就会给5000块买衣服。那在身边的女人说了声,“当真啊,说话可要算数。”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男人吼叫着,声音不高,但却对陈静和另外两女人都有些震慑力,男人发起恶来,也会说不定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陈静知道男人想要做什么,也就懒得在挣扎。心里虽恶心这些事,可这时还能够怎么计较?等他肯放走自己,逃得远远地再不回家就好,就当着没有这样的一个人就是了。冷静下来,也不想多对男人刺激,心里一旦扭曲了的人,谁也无法控制他的情绪的。

  另外一个女人也走过来,之前那女人将自己的浴巾解脱,也就精赤起来。男人和陈静扭结这么久,之前的反应早就过了,那作恶的东西软嗒嗒地缩着。那女人却伸手去摸,顺着腿在他腿上后臀来回地刺激着。男人渐渐地就给刺激得有反应了,渐渐地立了起来。而男人也觉得这样闹格外地刺激,在心头也就有了别样的反应。
  那女人还在帮着,陈静也就感觉到男人情绪上的变化,当真怕男人对她强迫,警惕着。却将男人那丑样看在眼里,心里一阵厌恶,再看到那女人的手在拨弄,心里一下子居然想看看他们是怎么样胡闹的。
  另一个女人过来了,背着身对着男人,抓住那在帮男人的女人,让男人从背后刺进去。男人情绪激动起来,发疯了地对着女人乱刺,不时地刺到外面,两女人帮着他,只一会儿男人喘着粗气,但却像给抽干了似的无法攀爬到顶峰。
  等男人闹的无趣了,才将陈静放开,陈静反倒平静起来,甚至在心里对男人都有着一种怜悯之意,只是,她却无法面对自家的男人做出这样的事来。
  坐进车里,陈静的泪才流出来。
  一开始感觉到天昏地暗的,就像上面都不存在,就连自己是不是还要生存下去都没有什么意义了。陈静在车里只是一味地哭,甚至连流泻的泪都不顾不理,任由泪水从眼眶里往外冒。沿着脸流淌,滴落在衣襟上裙摆上。自己的手,此时也没有感觉到那种火辣的痛,木木地完全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哭了半个小时,心里是不是还是期待着家里男人追过来,见一直没有人来敲车门车窗,更感觉到那种空落落地。这种空落落地将陈静唤醒了来,知道男人已经铁心一条道走到黑了。可想回来,他已经这样对待自己,还有什么可留恋可谅解他的机会?偷情胡闹耍流氓都还可以忍受,最不能够忍受的,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女人胡搞,还故意搞得很起劲,恶毒地激怒自己。

  哭过之后,陈静反而冷静下来。这时候想到要给徐燕萍这个多年来亲如姐姐领导来,手机早就没有了电,但车上却安有电话的,陈静将电话提起来,随即向到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反而会让姐姐担心自己出事,再说,说不定她正在和省里的人在一起应酬,那也会耽搁她的大事。
  先回省城去,到酒店里等着她就可以了。酒店的房间时陈静定的,而酒店里的人也对她有所熟悉,知道她时常在酒店里定房间,要先到房间里睡着等老板回来,再跟她说这件事,看要怎么来处理才好。陈静心里想,有八成的可能性,徐燕萍会劝她先冷静下来,将双方的关系冷处理一段时间,再看看能不能原谅那男人。当然,姐姐虽说想劝自己和男人尽量和好,但却也不会让自己多受到委屈的。

  对男人所做的一切,虽说很恶心的,但哭过之后陈静反倒感觉到麻木了,就像这些事都和她没有直接关联似的。随即想到男人就在自己身边,将那直挺挺的物件往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后臀里刺去,三个人那一阵忙乱,和女人故意夸大反应故意叫出声来。对自家男人有多少能耐陈静自然是知道的,女人不要脸还不就是为了要男人答应的5000块,可男人到哪里有5000块给你们?真是为了钱什么廉耻都不要了。陈静这时甚至有些恶心地想,等男人拿不出钱来,看她们闹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