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53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是不是这时想到了这些,才故意这样做的?可陈静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男人精赤着在蹂躏另一个女人,心里就有着锥刺一般的痛。本想冲进房间里去,陈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迈不开步子。挣扎了一会,陈静觉得还是自己离开为好,男人这样做,不就是想她大闹一场,让这个家就此破裂了么?可男人做这些事来,确实不值得自己在有任何留恋的了,两人之间也再没有什么情意可言了。但要不要就离婚?对陈静说来,却是一个还不能够做出决定的事。这件事还要和姐姐商量,要听取姐姐的意见。

  对男人做什么已经麻木了,那两个女人见男人这般做法,也大着胆子,听任男人配合着男人,感觉到这种事格外地刺激。另一个女人就伸手去摸捏男人那已经垂下来的东西,想来是要将他唤醒,好让男人得逞。那个被压住的女人,也就扭动着甚至哼出声音来。
  男人见陈静还是站着不动,知道她在想什么,对自己女人会怎么想他还是有所理解的。这时节,心里早就有些扭曲了,就是想激怒了女人,两人好好闹一场也就散了。虽说知道自己的女人在外面会坚守住那底线的,可如今走在体制里的女人。又有几个能够幸免,不受到骚扰不受到欺压,不沦陷而守住的?就算她没有主动勾引谁,可女人有那姿色,饿狼环侍中哪还会不给咬住?
  对女人他早就提过,不要去在官场里走。但女人却不肯听,之后总用各种借口,很少回家了。两人的争吵渐渐升级,女人的职位却也在升级,之后,在徐燕萍身边做秘书,和女领导在一起,其实,那是看着安全其实也不知道要替女领导承受多少男人的进袭?对女人,他在心里早就有了这种念头,只是这时每到吵架时说出要离婚,陈静也总是选择了沉默。男人心里就想,要不是你做过太多对不起自己的事,哪会一提出离婚就不作声了?

  自己在外面有女人的事,男人也不想多隐瞒,但陈静每次回家之前总是电话告知,也就没有什么撞见的事发生。毕竟在外面有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事,毕竟,一个家能够维持下去还是让他维持着。但今天却有了这样特殊的情境,男人索性就将事情做出来。
  陈静见房间里的三个人要做出更加不看的事来,终于下定决心了,自己还是先离开这里,这也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之法。再说,不管今后会怎么样决定,陈静都觉得要先和徐燕萍这位自己尊敬的姐姐讨论讨论,也唯有她才能够帮自己度过难关。
  男人怎么做,在她心里已经都不重要,对这个家今后会有怎么样的情形,这时也不会多去想。只想着自己离开这里,远离这里,不让男人的丑行再多看一眼。心里充满着苦,可这苦太浓了,也就少了感知,让陈静变得极为理性了。
  离开房间门口,陈静却没有多少感觉。男人原以为陈静会扑进房间里厮打大闹,知道她的性子是那种宁死不屈的,可却没有料到她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扭头离开。男人不甘心就这样算了,当下扭身下床超房间外冲出来。
  精赤着的男人冲出来是也不多想,只是想将陈静激怒,两人好好闹一闹。平时男人也肯忍着,但此时觉得今后自己在陈静面前没有争执的立场,也就将平时那种温和之状完全给激成了凶兽一般。对陈静他也不想有什么伤害,但却不想让她就这样离开,至于要做什么,也都没有在大脑里有多少明确的想法。
  男人冲出来,陈静也没有意想到会这样,精赤的身子急慌慌地追出来。陈静正好要开门,听到身后有声音,就警觉起来,本能地回头看,见你男人追了出来。那难看之状让她更加惊惶起来。也不知道他会怎么样,就算警觉着,这时也来不及逃开了。陈静才要开门,身后的男人也就追上来了,一手拉住她。
  陈静叫到,“放手。”“还想走吗,不行。”

  陈静只想着要逃离开去,却不料男人会精赤着身子就追出来,感觉到他已经完全和平时不同了。陈静慌乱中一下子没有将房间门打开,手臂就给男人抓住,抓得很紧,陈静惊慌起来,却也知道男人的慌乱。对于男人情急了,在她的理解里应该是要和她将今天的事说清楚。可今天这样的事还有必要说吗,这样无耻的行为还要来讨论吗?
  平时,在体制里听一些闲话,自然会听到男人们说起这些事,说起他们在女人面前怎么怎么样。在徐燕萍身边更是收集到其他领导的的一些丑闻、艳史,像王晓治也是在这种情形下给抓住的,当时那些照片陈静虽不想看却因为工作还是看过,但当自家的男人也在自己的大床上和两个女人胡闹时,她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够接受的,何况,刚才男人哪有悔过之心?在自己面前,还要做那些没羞耻的事来。

  等她听到男人用另一种感觉到陌生的声音对她吼叫,“还想走吗,不行。”语气是那么地尖利,歇斯底里的声音让陈静更是惊慌,但她处理的事情过多,知道在这样的情形下自己要是少有不慎,很可能会受到更大的伤害。当下转身面对着精赤的男人,冷冷地看着他,手没有挣扎,就怕再将他激怒。失去理智的人,在这样的情形中,只要少加刺激,就会有着更大的反应。甚至做出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来。

  两人稍僵持,陈静感觉到男人不算有太大的恶意,至少不会刻意来伤害她,也就冷冰冰地说,“你还想怎么样?”声音不大,却将男人给叫醒了。这时候,男人所作的也是一种下意识动作,等稍加清醒后也感觉到今天的事当真是难以处理,可在他心里,觉得女人在外面也不知道做过多少回对不起自己的事,自己就算给她撞见了,也没有什么理亏的。
  随后也觉得这个家自然不会在维持了,除非自己给女人好好认错,好好反省请求她的谅解。但这样的事对男人说来,也知道陈静的心,一旦她做了决定就无法扭转的,今天她不吵不闹,不就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听到陈静冷冷的声音,男人就觉得和她之间总算要解脱了,心里也就冒出一种恶毒的念头来,就想在她离开之前,要好好地在她身上做回一次,才算吃亏少些。就这样让她走,当真太不划算了。想到这里,男人拉住陈静的手就更好用力了些,陈静也就察觉了,说,“放开我,你这个流氓。”
  “我是流氓,那你是什么?你也不是什么好女人,当我就不知道?”男人恶狠狠地说,说着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一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往她裙底捞去。陈静也就察觉到男人的意图,急忙说,“死流氓,你要做什么,这么脏,快放手。”

  可这时男人怎么肯放开她?就更加用力了,陈静挣扎起来,和男人扭打起来,就想着挣扎开逃离才好。男人才和两女人胡搞,陈静哪还肯让他沾着自己?不说女人脏不脏,这样的事想起来都非常地恶心的。两人激烈地扭着,男人也一时对她无奈,而陈静也逃离不走。
  房间里的两个女人,开始是惊怕,之后见男人故意要胡闹,也就镇定不少。后来见男人去追陈静,也知道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不想参合过多。只要陈静不扑上来扭打,对陈静也不会有多少恶意的。可此时听到两人在客厅处扭打起来,两女人也就忍不住到房间门口出看。见两人的扭打中,男人要将陈静办了,但陈静却不肯相从,伸头出来看热闹也算是不错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