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0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开始的时候,侯青根本没有时间出去偷拍江帆,因为他也有自己的工作,半个月过去了,袁小姶见侯青没有动静,就给他打电话,很不耐烦的说让他盯牢江帆。
  侯青想,自己不可能盯牢他,只能在他的住处守株待兔,一般情况下,如果当官的要想搞女人,总会带回住处的,盯了一段后,没有发现江帆带女人出入。
  在一次请亢州质监部门吃完饭,又去喝咖啡的时候,他发现江帆和两三个人也在里面喝咖啡,其中就有个女人,侯青不太关注亢州本地的电视节目,对这个女人也就没在意,也没想拍,送走客人后,侯青想了想还是把他们拍下来,省得袁小姶说自己工作没进展,白拿了他的钱。
  于是,他就从怀里掏出那个小照相机,拍了几张。由于袁小姶有令在先,拍完后,把胶卷交给她冲洗,侯青不得擅自冲洗。所以,在一次回京时,侯青就把这个卷交给了袁小姶,后来的事就不知道了。
  彭长宜皱了眉头,心说,夫妻到了这个份上,还做什么夫妻呀,早该他妈的离婚,各奔东西算了。他继续往下看,就见上面写道:
  问:你这次是怎么想要偷拍的?
  答:因为我知道江市长住在这里,所有,我就把晚上的应酬全部安排在这里,甚至公司来人住宿也是安排在这里的。由于中铁宾馆的主楼是不对外的,我们只能在裙楼里用餐和住宿。昨天晚上,我本来是送完客人上车要走的,这时发现江市长一个人出来后,急急忙忙开车走了,我一想都这么晚了,那会儿有十点多了,我就想可能和女人有关系,就偷偷的潜伏下来,在宾馆开了房间,由于我住的是西侧的房间,正好看见大门口出入,很快,我就看见市长的车回来了,但这次他却没停在原来的位置,而是掉头后,倒着进了东侧胡同,由于我的位置在西侧,我就看不见了。我更加怀疑和女人有关,就下来悄悄溜到东侧,果然,看见宾馆的东侧有个小门,他就从这个门进去的。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起来守着了,迟迟不见市长出来,眼看快到上班的时间了,我正打算离开,这时就看见他从小门出来,进了汽车里,他又把车倒进东侧的小胡同,这时,就见一个女的出来,但是我没看清她的脸,她上车后就离开了。

  问:这个女的是上次跟市长喝咖啡的那个人吗?
  答:我没看清,当时手也冻僵了,一个劲的对着他们摁快门,那个女的上车的速度很快,我估计我就抓拍到了一张,然后他们就走了。
  问:你做这一切你叔叔侯副总知道吗?
  答:不知道,不敢告诉他。
  看完后,彭长宜问陈乐:“那个照相机呢?”
  陈乐从兜里掏了出来。
  “胶卷还在吗?”
  “在,我没动。”
  彭长宜拿过相机,二话不说,直接打开后盖,胶卷瞬间曝光,他觉得不解气,又将胶卷取出,将里面的底片全部拉出曝光,气愤的扔在桌上,嘴里不停的骂道:“混蛋,混蛋,真他妈的混蛋!”
  陈乐看到彭长宜气愤的样子,就大气不敢出了,他搞不清主任连串的“混蛋”,是究竟在骂谁,是侯青?袁小姶?还是……
  就在把胶卷曝光的那一刻,彭长宜想明白该怎么做了,他拿起桌上的笔录,说道:“小乐,你看这个笔录,你做到这个地方,看清了吗?这个地方。”他指着其中的一句话,说:“‘倒着进了东侧,我就看不见了’,就在这个地方结束,这一页的这一段,你在重新弄一下,让他摁手印,然后我给他叔叔打电话,让他来领人,这个小子不能呆在亢州了,必须滚蛋!”

  陈乐重新看了看笔录,又看了看被曝光的底片,便明白了主任的意思,说道:“好,我这就上去,把这个地方再重新做一下。”说着,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好后,又叫来服务员,让他们快点把刚才要的米饭和菜上来。
  彭长宜说:“你如果吃了的话,就要一碗米饭和一个菜就行了。”
  这时服务员说:“正在给您做,米饭可以退掉,菜退不了。”
  彭长宜不耐烦地挥了一下手,服务员就出去了。

  很快,彭长宜要的米饭和两个菜就端了上来,他看着眼前的饭菜,他已经没了胃口,可能是饿过劲了,也可能是气堵着,简单的吃了几嘴后,就放下了筷子。
  这时,陈乐拿着那个纸袋进来了,他什么也没说,就从里面掏出那份笔录,彭长宜看了看,发现刚才那一段有了改动,结束的地方又添了一句:早晨我醒来后,就拿着相机来到了东侧,市长的车还停在那里,后来就见市长出来后走了。
  彭长宜没有细问这句话是怎么来的,又将笔录前后仔细看了一遍,确信没有驴唇不对马嘴的地方后,就把原来的那一页找了出来,跟小乐要了打火机,烧了,边烧边说:“小乐,记住,今天的事烂在肚子里,跟谁都不能说。”
  陈乐严肃的点点头,说道:“主任,不用嘱咐我,我知道该怎么做。”
  “嗯,后来让他摁手印的时候,他看着吗?”

  “没有,他早就傻了,我让他在哪儿摁他就在哪儿摁,而且嘱咐他,就说他什么都没看见。”
  “他怎么说?”
  “他说他的确什么都没看见。”
  “哼。”彭长宜差点乐出声,说道:“小乐,这事你处理的不错,好好干。”
  “嗯,我别的不知道,我只知道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我必须做好。”
  彭长宜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你半天不去所里露面,怎么跟所里说的?”
  “不用说,我连续一周都是值夜班,所里没有其他情况,不会叫我。”
  “那就好,走,我们上去。”
  彭长宜和陈乐来到了楼上,就见那个叫侯青的年轻人坐在床边掰着手指头,听见了脚步声后,赶紧站起来,恐惧的打量着彭长宜,彭长宜跟陈乐说:“给他叔叔打电话了吗?”

  “打了。”陈乐回答。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兔崽子,看你长得也蛮精神,还是大学学历,怎么不走正道,白瞎了你爹妈养你的这片苦心!”
  提到爹妈,侯青立刻垂下了头,掉出了眼泪。
  很快,侯副总便急急忙忙的赶来了,进来一看彭长宜在房间里,还有一个丨警丨察,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快和彭长宜握手,彭长宜没有跟他握手,说道:“侯副总,侯青是你的员工,也是你的亲侄,你是怎么管教的?”

  侯副总连忙递烟,试探着说道:“彭市长,他,他到底犯了什么罪了?”
  “让他自己说。”
  陈乐厉声说道:“侯青,你自己说,你都干了什么!”
  侯青就结结巴巴的说道:“叔叔,我搞偷?拍着。”

  “偷?拍?”侯副总张大了嘴巴,看看侯青又看看彭长宜,说:“你偷?拍什么了?”
  “我,我偷?拍江市长了?”侯青的头几乎低到了双腿间。
  侯副总更惊讶了,他们是来做工程的,别说是江市长,亢州任何一个部门也得罪不得,侄子怎么敢偷?拍江市长?
  挂了电话,彭长宜开起车就往家里赶去。到了家门口,他掏出钥匙打开大门后,就看见爸爸正在扫院子,彭长宜叫了一声:“爸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