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65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惜没有子丨弹丨,要是有子丨弹丨,我一定拿出去好好打两枪。”我对老九说道。
  “嫩妈,子丨弹丨在那里面。”老九指着另外一个袋子。

  我赶紧打开,里面好几个盒子,足足有50发左轮的子丨弹丨,猎丨枪丨子丨弹丨也有好几十发。
  “九哥,子丨弹丨多少钱?”我好奇的问道。
  “嫩妈,你肯定不敢想,才5毛钱一发。”老九说完价格,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
  “5毛钱?他妈的比益达口香糖都便宜啊!”我忍不住感慨万千。
  老九把我的空调出风口拆开,拿保鲜膜把枪缠了好几层,连同子丨弹丨一起塞了进去。
  “老三,这玩意别轻易拿出来。”老九看着我。
  “九哥,关键我可能下个航次可能就下船了啊,枪也带不回家,有啥意思啊。”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嫩妈老三,这个事情我们得再想想,拿不回去就丢海里。”老九想了一下对我说。
  老九走后,我躺在床上没有一点睡意,从床上爬下来,打开空调出风口,把我的左轮拿出来摸一摸,然后再放回去,再拿出来,再放回去,然后我迷迷糊糊的抱着我的左轮睡着了。
  “老三,你在哪里搞的枪?”船长忽然推开我的门
  “船长,我,我,我……”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老三,我马上把这件事告诉公司,你等着在回国被抓起吧,你走私象牙的事儿别以为我不知道。”船长朝我怒吼道。

  “船长,别这样啊,船长!”我哀求着。
  “快把枪给我。”船长伸手过来夺我的左轮,我们两个使劲拉扯着。
  “啪”一声,枪响了!船长瞬间倒在血泊里。
  这个时候,阿拉扎克冲了上来,乱枪将我打死。
  我猛的醒了过来,他妈的第二次被人用枪在梦里打死了。

  我手里还握着那支左轮,看了一下已经凌晨4点了,我把枪缠好保鲜膜,重新放到出风口里,忽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
  去餐厅的时候,发现老九正躺在餐厅的沙发上看阿拉伯电视剧,新来的大厨已经起来开始做早饭了。
  “九哥,你没睡啊?”我递给老九一支烟。
  “嫩妈,睡不着啊,老想着去你房间试试枪。”老九冲我笑了一下。
  “你俩说的什么啊,试啥枪啊?同性恋那?”大厨乐了,似乎全中国的人都管那个东西叫枪。
  老九也乐了,仨人抽着烟,哈哈笑着。
  原来阿拉扎特还在老九房间睡着,老九没有地方睡觉,只能在餐厅里,被蚊子咬成了狗。
  老九提来一箱啤酒,就着大厨烙的油饼,三个人又喝了几杯。

  吃完早餐后,船长召集所有人员开会。
  “我们下个航次去克罗地亚,需要经过亚丁湾,亚丁湾呢,是索马里海盗的地盘,大家应该都知道这个事情了吧。”船长先把这个消息透露了一下,然后点了一支烟。
  底下出奇的沉默,大家一片寂静,看来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而且私底下都讨论了。
  “公司特地给我们海神7配备了两名保安人员,这两位都参加过伊拉克战争,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我们船有一半的概率碰不到海盗,假如真的碰到海盗,这两位绝对有实力击败他们,所以我们是有很大的希望的。”船长吐了口烟,看来一眼阿拉扎特。
  阿拉扎克的酒还没有醒好,被老九强行拖到会议室,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耷拉着头,一点精神都没有,大家的眼神都停留在他身上,看到他跟只死鸡一样,希望瞬间全部破灭了。
  “我们从巴基斯坦到亚丁湾,只有7,8天的航程,从今天开始,开始进行防海盗演练,由阿拉扎特负责训练大家,等船开航后,我们在海上进行实弹射击训练,我已经给公司说好了,一人10发子丨弹丨。”船长环视了一圈后说道。
  “我操,能开枪啊,牛逼啊,一定给我拍张照片。”大家听到船长说可以进行射击训练,议论纷纷,暂时把索马里海盗抛到了脑后。

  “大家安静一下,让阿拉扎特先生给我们说一下,我们下一步的训练计划。”船长摆了摆手,压下底下一群人的议论声。
  船长把刚才的话用英语对阿拉扎特说了一遍,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阿拉扎特抬起头,一脸幽怨的看着我们。
  我正在纳闷这哥们英语不是挺好的么,难道听不懂船长说的话吗?
  阿拉扎特突然捂着嘴,狂奔出去,趴到舷墙边上,朝海里吐了起来。
  会议室里的船长尴尬的要死,其他人的心里也是满满的不安,就这战斗力,我们后半生的日子估计要在索马里海盗的老巢里渡过了。
  我忽然非常羡慕老刘,看来人世间的因果都是有关联的,如果他不是因为找了一个全身是病毒的鸡,如果不是因为他就那一次没戴避丨孕丨套,他现在应该跟我们一样提心吊胆,等待着穿越死亡之湾。
  “大家不要想太多了,我们把自己该做的都做好,海盗肯定不会对咱们有太大的威胁的,哪怕退到一万步讲,海盗把我们劫持了,我们都不用害怕,索马里海盗很有人道主义情怀的,只要钱,不杀人,公司肯定会第一时间把赎金交上的。”船长笑着对我们说道。
  对呀,船长可是董事长的女婿,万一船真被海盗劫持了,船长的老丈人还不第一时间把赎金交上,还有船长真的太霸气了,面对马上就可能碰到的海盗,居然丝毫没有一点恐惧感,让我的心里又充满了安全感。

  船长是开航的前一天回家的。
  那天我正在舷梯口看码头工人卸最后一舱的货,代理领来了一个接近60岁的老头,然后告诉我这是新的船长。
  那一瞬间我知道这次他妈的真完蛋了。
  阿呆船长走的时候全船没有一个人送他,我在舷梯口值班不得已帮他提了一下行李,他尴尬的对我笑着:“老三,没办法,我老婆急了,非得逼我回去,我也是身不由己啊,你们保重吧。”
  夫妻大难当头都他妈的各自飞,别说我们这些基本上没啥关系的船员了,我只能说以前的交情一笔勾销了。
  “嫩妈,这个船长嫩妈太不仗义了,这个时候下船。”老九也有些怒了。
  日期:2017-08-24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