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64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嘿,你是不是很喜欢枪?”阿拉扎克看到老九一直盯着他的枪。
  “你妈,是的,我非常喜欢枪,在我们国家不允许有枪支的。”老九说英语的时候终于加上了yourmother。
  阿拉扎克显然很不理解老九为什么要顺带着问候一下他妈,但是他告诉老九在卡拉奇,到处都是枪店,而且非常便宜。
  “船长,要不咱去枪店逛逛?”我一听这里有卖枪支的,心里也有点躁动,赶紧小声问了一下船长。
  船长也是个军迷,他告诉阿拉扎克找个安全点的枪店看一下,船长特地把安全说了三遍。
  阿拉扎克点点头,一行人驱车走了20多分钟,来到卡拉奇郊区的一家枪店。
  隔着外面的玻璃,能清楚的看到里面陈列着数十把枪支,推门进去,我差点就尿了。
  最先看到的是中国的56式冲锋枪,紧跟着是AK47,还有玩CS没钱的时候才买的MP5,手枪更是跟手机一样摆在玻璃柜台里,多的我都叫不上名字来。
  枪的展台后面,还有一个老者,在台钻上工作着,好像在修理一把损坏的枪。
  店主得知我们是中国人,十分的热情,让我们可以随便拿枪摆弄,我们三个都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这么多的枪,除了好奇,更多的还是震惊。

  老九拿了一支双管猎丨枪丨,作势瞄准,我赶紧拿手机给他拍下照片。
  放下双管猎丨枪丨,老九又拿起一支小巧的左轮手枪。
  “多少钱?”老九问店主。
  “中国人是我们的朋友,这支枪2000卢比。”店主回答。

  “2000有点太贵了。”老九自言自语的说。
  “我擦,九哥。2000卢比啊,才他妈100块啊!”我大声叫到。
  “我去,这么便宜?”船长把头探了过来,拿起了那只左轮。
  “嫩妈,船长,咱一人买一支得了,还得去走亚丁湾呢,嫩妈碰到海盗或许还能用的上。”老九见船长很有兴趣,对船长说道。
  “是呀船长,买一支吧,用不上咱就丢海里呀。”我也劝船长,我也渴望能有把枪。
  “算了吧,便宜是便宜,咱不能冒这个险呀。”船长很理智。
  我跟老九恋恋不舍的看着。
  “嫩妈,老三,有时间咱俩下来买一把。”老九偷偷对我说。
  “等回了船,跟船上说谁也不能下地了,这个地方太危险了。”船长似乎看出了老九心里想的什么。
  我们一行人从抢店出来,找了一个烧烤店吃了纯正的烤羊肉,还有类似与新疆馕一类的食物。
  “嫩妈,有点啤酒喝就好了。”老九说道。
  “我们是穆斯林国家,这里是坚决禁酒的。”阿拉扎克对我们说。
  “这是我们的信仰。”阿拉扎克看着我,眼神里透着一股神圣,让我这种没有信仰的人顿时大干惭愧啊。

  五人吃了半只羊才花了100多块钱,真是太便宜了,可惜船长不让下地了,要不然非得拉着船上几个人下来再吃一回。
  几个人又逛了一下卡拉奇,我们三个被两个雇佣兵保护着,感觉非常的霸气,狐假虎威的走在路上。
  回到船上的时候已经下午5点多了,代理打电话告诉阿拉扎克让他把车先停在船舷边上,然后等第二天早上来取。
  晚饭已经做好了,大家帮忙把两箱子武器装备抬上船,都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这俩人上来干啥来了,不过大家都是第一次见真枪实弹,都特别的兴奋,摸来摸去,合影留念。
  船长把两个雇佣兵介绍给大家,其他的人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我们下一趟要在索马里那里走一圈。
  大家心情由兴奋转为沉重,大副招呼大厨加两个菜,算是给佣兵哥哥接接风。
  “喝中国威士忌的还是啤酒的?”大副问了一下阿拉扎克。
  “大副,人家是穆斯林,人家的信仰不能喝酒。”我赶紧告诉大副,然后有些惊恐的看着阿拉扎克,这可算是侮辱他了啊,别拿着AK把大副嘟嘟了。
  “谢谢,我觉的还是喝中国的威士忌吧,我以前喝过,非常的棒!”阿拉扎克一脸的渴望。
  “我擦,信仰让狗吃了啊,还不止吃了一次。”我暗骂道。
  没想到阿拉扎克的酒量还挺大,喝了接近一斤白酒,瓦扎哈特喝了一杯白酒就干到桌子底下去了,老九也喝了半斤多白酒,两人用中国话聊着,老九教他说嫩妈,俩人大笑着站起来跳舞。
  “我去,老九怎么了,平时一斤都没事的,今天喝了半斤怎么就乱性了。”我有些疑惑。
  吃到晚上7点,大家也都散了,老九告诉阿拉扎克自己房间有更好喝的威士忌,俩人搀扶着又去接着喝酒了。

  我一人无聊,只能去舷梯口,跟值班的水手闲聊。
  正跟水手吹着我们在卡拉奇吃的烤全羊多么美味的时候,我看到一个黑影从舷梯上蹿了出去,跳到岸上,直奔代理的汽车,然后熟练的打火启动,开了出去。
  “我去,那不是老九么,他去哪儿了?”我暗道。
  “那不是老九么,他去干什么了?”我心里暗道。

  “三副,你看的什么呀?”值班的水手朝我看的方向看去。
  “没看什么,好像一只狗跑过去了。”我递给水手一支烟。
  我来到老九房间,敲了敲门,没人回应,推开们,关着灯,借着甲板的灯光,我看到阿拉扎克躺在老九床上,睡的像条死狗。
  老九去干什么了?难道这里有相好的?难道穆斯林也有小姐?擦,这么好的事儿老九居然不叫着我。
  我轻轻关上老九的房间门,坐在舷梯口,看码头工人们繁忙的工作着。
  这个时候我心里想着,等我厌倦了漂泊,我也要像这些码头工人一样,找一间工厂,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
  点了一支烟,正在憧憬着几年以后的陆地生活,听到一阵汽车的声音,紧着听到老九压着嗓子叫我:“嫩妈老三,快点下来帮我拿东西。”
  我往船舷外一看,老九提着两个大大的黑包,里面好像还有一个长条的木头箱子,老九四处张望着,好像很怕被人看到,我赶紧跑下去帮他抬上来。
  “九哥,你弄的什么东西啊?”我见他神神秘秘的
  “嫩妈老三去你房间,洋鬼子在我屋睡觉呢,走外面。”老九低声对我说。
  我们避开内部的楼梯,从外围甲板绕过救助艇回到我的房间。
  老九拉上窗帘,将房间门反锁上,然后把其中一个黑色的袋子打开,撬开木头箱子。
  “我草!九哥,你把猎丨枪丨弄回来了?”我惊呼道。
  “嫩妈老三,你小点声,这个是给你的。”老九递给我一个盒子。
  “草草草,是那把左轮!”我欣喜的拿过来,像对老婆一样小心的抚摸着。
  原来老九跟阿拉扎特弄的跟两口子一样就是为了拿他的车钥匙,老九的胆子真够大的,居然敢独自开车去枪店买枪。
  “九哥,多少钱,我给你。”我对老九说。
  “嫩妈,老三,给什么给,一次足疗钱。”老九顾不上搭理我,不停的抚摸着自己的猎丨枪丨。
  “九哥,你说这里的枪怎么比咱们的老年机还便宜啊。”我也抚摸着我的左轮,一脸的幸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