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6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三,你还年轻,一定记得得带套啊!”大厨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教育我。
  短暂的沉默,大厨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们三个步伐沉重的来到医院。
  护士看我们的眼神很凝重,大厨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腿也迈不动了,蹒跚的往前挪着。
  “唉,挺严重的。”护士拿着报告单,忧虑的看了我们一眼。
  大厨瞬间泪奔,坐在地上,把头埋在腿里开始大哭。
  “嫩妈,这可怎么办啊!”老九也有些不知所措。
  “护士,具体怎么样,能说说吗?”我一脸悲痛的看着护士,毕竟我的小伙伴得了这种病,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病情很复杂,淋病,梅毒,尖锐湿疣,生*器疱疹,除了HIV,你的朋友所有常见的性病都得了。”护士一脸纠结的看着我。
  “不是那个HIV啊?”我又重新问了一遍。

  “对,不是HIV,但是很复杂,几种常见的性病都得了。”护士对我说。
  “嫩妈老刘,你没得那个病。”老九冲大厨喊道。
  “哎呀呀,什么玩意儿?没得,那我是啥病?”大厨猛地在地上爬了起来,夺过护士手里的检验单。
  检验单居然也是中英泰三语的,看来中国对泰国的影响力确实不小,老九凑过头去看来一眼。
  “嫩妈,老刘,你在花船上找了个什么妞啊,嫩妈这是妞吗?嫩妈你找了一条蜈蚣啊!嫩妈她就是一个病毒标本啊。”老九居然还知道标本。
  “哎呀呀,不是那个病就好,不是那个就好,其他的都好治,好治。”大厨一脸死而复生的喜悦。
  “你现在的病情很复杂的,你的淋病跟梅毒比艾滋病要可怕,很容易传染给别人的,现在你的梅毒处于一期,还能治愈,但是不能再拖了,再拖就治不好了。”护士一脸的焦急。
  我跟老九心里都咯噔一下,对呀,虽然得的不是那个病,但是这几个病也不轻啊,而且更容易传染,他做厨师的,岂不就是个巨大的传染源?

  “嫩妈老刘,有句话我得说一下,嫩妈你在船上干厨子,现在得了这个病,咱得为大家考虑一下。”老九先把事情提了出来。
  大厨闷着不说话,他心里明白老九的意思,但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九哥,刘叔,咱们先别说了,先看病吧,问问大夫怎么弄。”我对两个人说道。
  俩人也只能点头同意。
  大夫告诉我们首先要清洗,然后对皮肤上的湿疹涂抹外用药膏,最后再进行病毒阻断等等等。
  让我感到非常意外的是,洗澡是由护士来完成的,大厨被脱的精光坐在浴盆里,护士负责清洗,身体的什么部位都不放过,全部清洗一遍,然后又帮忙涂抹上药膏。
  “嫩妈,泰国这医院,这态度,嫩妈我都想得个湿疣啥的了。”老九在一旁瞪眼羡慕着。

  “嫩妈老三,这个事儿咱不能瞒了,真万一有点啥事儿全船都嫩妈湿疣了咋整,你听我的,你现在回船把事儿给船长说一下,老刘嫩妈抹不开面子,我在这边劝劝他。”老九趁着大厨上药的功夫,偷偷对我说道。
  我觉得老九说的话很有道理,没有跟大厨告别,真奔小船码头。
  船长听我讲完大厨的病情,脸色有些难看,我赶紧递上一支烟。
  “老三啊,1个多星期了啊,咱这个饭还吃的那么香,你说万一谁有个口腔溃疡,岂不是直接就染上了?人家找谁说理去?”船长抽了口烟对我说。
  “船长,那怎么办啊?”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货还得再卸一周,我不能拿全船人的健康开玩笑,只能在泰国换人了。”船长看着我,一脸的严肃。
  老九跟大厨回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船长打电话给我,让我把大厨叫他房间去。
  “老刘,你的事儿我已经都知道了。”船长递给大厨一支烟。
  “船长,我明白,我明白。”看来老九已经跟大厨谈的差不多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就没有必要再提了,新大厨3天左右就到了,我跟公司讲了你是发高烧,必须得下船,咱们船上别人也都知道你是因为发烧下的船,你的事儿我会给你保密的,这几天饭就让机舱卡带做吧,对大家都好,你说是不是呀。”船长笑呵呵的,从头到尾都为大厨考虑着。

  “哎呀呀,船长,我明白,我明白。”大厨抽着烟,面对这么客气的船长,一脸的惶恐不安。
  老刘走那天,芭提雅下起了大雨,我跟老九将大厨送到舷梯上,看大厨艰难的提着行李顶着雨,我在船舷边上不停的向他挥手,以后应该不会再见到他了,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不免有些难过,鼻子也微微有点发酸。
  新来的大厨跟我是老乡,都是汕动人,汕动人特有的脾气就是倔,人送外号“汕动驴”。
  老刘走后的第三天,雨还没有停,而我们又要起锚离港,驶向下一个目的地。
  一路往南,顺风顺水,船刚驶出泰国湾的时候,船长告诉老鬼让机舱做了很多的铁质的武器,有用花铁板做的片刀,用钢管加钢板做成的红缨枪,还有数不清的的燃烧瓶。
  快到新加坡了的时候,船长组织了一次防海盗演练,海神7除了船长二副跟新来的大厨之外,其他人都在马六甲亲眼见过偷缆绳的海盗,那次事件直接导致了二副的牺牲,所以大家心里都没有松懈,演练进行的非常顺利。
  “大家演练的不错,看来陆船长确实下了大工夫了,但是演练的再好,也不等同于实战,假如我们真的碰到了海盗,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阻止他们登船,机舱做的工具大家人人有份,在马六甲航行,必须持武器值海盗班,如果有异常,你们随意下手,我是支持的。”船长顿了一下点了一支烟接着说:“假如海盗有重武器,并且登船了,我们立马投降,我再说一遍,只要海盗登船了,我们立马投降,大家抱头蹲在驾驶台,不要跑,我会跟海盗交涉,他们只图财不害命的,大家只要保证在他们登船后不要激怒他们就可以了。”

  底下议论纷纷,船长说的真好,太他妈的理性了。
  幸运之神还是比较眷顾我们的,从新加坡开始一直到出了马六甲海峡,然后海神7又从孟加拉湾南部进入拉克代夫海之后在紧贴着印度西海岸的阿拉伯海里航行,总共用了25天到达目的地,这一路风平浪静,没有海盗,甚至连大点的风都没有碰到。
  不知道公司有没有批准我在巴基斯坦的休假,船长一直没收到让我休假的电报,我也只能等靠港后从代理那里得到消息了。
  没有抛锚,海神7直接靠上巴铁兄弟最大的港口——卡拉齐。“你好,巴铁!”我看到码头上忙碌而且带着善意的巴基斯坦人,忍不住大发感慨。
  码头靠好之后,我从驾驶台狂奔下来,想着第一时间能见到代理,然后询问一下是否安排我休假。
  大胡子的代理登上舷梯,给所有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在舷梯口装安全网的老九很反感这种礼仪,但也不好拒绝,代理抱我的时候大胡子在我脸上扫来扫去,一股子咖喱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