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6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头,你留下,其他的人跟二副一起回船,人多了并不好。”船长很是威严。
  大家附和着,船长招呼我跟老九一起去坐代理的车,其他的人跟着二副坐快艇回船。
  代理拉着我们到了芭提雅的丨警丨察局,很大也很破旧,里面空落落的,只有一个值班的丨警丨察在那里看黄片,没错!他在看黄片!
  船长把我们的事情跟他讲了一下,丨警丨察小声跟代理讲着话,说着当地的语言,我们三个只能等着代理的翻译。
  “船长,他说那间酒吧的地盘是你们中国人的。”代理对船长说。
  原来是中国人啊,都是自己人,打了几个人妖,问题应该不大。我心里暗想。
  重新回到酒吧,门口的守卫伸手挡住了我们。

  “我要见你们老板。”船长瞪着眼睛,小宇宙非常强大。
  船长话音未落,打我的那个大喉结人妖看到了我,嗷嗷的大叫着,像只公鸭踩到了烟头一般,紧接着我们被一群人围了起来。
  我感觉自己已经吓尿了,刚才的战争已经耗光了我的体能,现在别说人妖了,就是霍金来了我估计都不是他的对手。
  老九心里也有些打颤,毕竟他的体力也不是当年那般如狼似虎,何况还要面对这群疯狂的人妖。
  船长的气势很大,加上整个人比较儒雅,搞的有点神神秘秘的,所与人都不知道他的来头,对方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要见你们老板。”船长指着最前面一个黄毛,一板一眼的说道。
  二楼的拐角处,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好像是让我们上来,一群人给我们腾出一条小道,我和老九跟在船长后面,往上面走去。
  整个二楼居然只有一件屋子,非常的空旷,整个的主色调都是金色,特别的奢华,房屋的顶上是金色的壁画,四周的墙壁是佛像的浮雕,屋子的正堂里,供奉着一尊观音,再往里走,是一圈沙发,光头佬坐在沙发里喝茶,后面站着两个黑脸的保镖,保镖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油画的内容是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嫩妈,这哥们到底是信啥教的啊?”老九低头对我说道。
  我不敢说话,生怕对面的黑脸保镖提枪把我干了,只能小心翼翼的跟在船长后面。
  船长径直走到光头佬跟前,伸出手:“对不起先生,我是海神7号的船长,我很抱歉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会赔偿你们今晚的所有损失,请不要为难我的船员。”
  船长笑的很有使命感,对面的光头佬抬头看了船长一眼,嘴角往右边撇了一下,加上一脸的横肉,看的我腿肚子直哆嗦。
  光头佬放下手中的茶杯,猛的站了起来。
  光头佬突然站了起来,握住船长的手说道:“辣么说,船长先森是大陆人啦?”
  我擦,一口纯正的抬湾普通话从一个满脸横肉的黑社会老大嘴里说出来,我当时差点笑场了。
  我能看出船长也有些控制不住,强忍着笑问道:“您是抬湾人?怎么称呼?”
  “我姓宋,似高雄人。”光头佬笑的有点恐怖。
  接下来我才知道,这光头佬是个中日混血儿,当然,这是我见过最丑的混血儿。他爹居然是当年国民党的一个团长,隶属于中国远征军孙立人的新编58师,他妈居然是个日本人,解放战争结束后,他爹一直活动在金三角地区,而他小的时候被送到抬湾,30岁的时候回来拓展父业,先是在金三角跟着老一辈贩毒,后来那边政府介入后又回曼谷接着搞黄赌毒,当然在芭提雅也有业务,今天恰好过来,没想到碰到有人砸店。

  光头佬的祖籍跟船长隔了一条河,用他们闪溪话讲就是老乡见老乡,锤子硬邦邦呀,两人谈的很是投机,恨不得当场就结拜为生死兄弟,尤其船长讲到他老丈人是海神公司老板的时候。
  我说船长怎么这么大的气魄,原来他老丈人是公司的老板,我看了一眼老九,显然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稍微也有点震惊。
  海神船务公司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自有船舶7艘,在东南亚区域也算是有响当当的名号了,光头佬估计也有些海运业务,所以大家交流甚欢,甚至都把二鬼忘了。
  “嫩妈,船长,二鬼的事儿。”老九在旁边提醒了一下。
  “哦,对了,宋老板,我们船上的那个船员现在怎么样了?”船长问道。
  “船长先森,我都忘记了喔,你们的副机关长(二鬼)受了一点惊吓,在休息室里呢,放心好的啦,大家以前都似一家人喔,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光头佬对船长说道。
  “宋老板,你们今晚的损失,多少钱,我们会赔偿的,现在时间太晚了,我们得回船了,能不能把二鬼叫出来呀。”船长心里估计在想,正事儿没有办,交流的再热情也没有用啊。
  “船长先森,今天晚上事情就算了啦,我最近跟大陆辣边做一些泰国的生意,走货运的时候,还得请你给打折呢。”光头佬一脸慈祥的看着船长。
  “宋先生,这个你放心,我会跟公司交代一下的。”船长拍着胸脯保证到。

  光头佬扭头跟后面站着的黑脸保镖说了些什么,保镖点点头离开了,光头佬接着对我们说:“今天晚上你们不要走了,我领你们去做泰国洗浴,我场子里的人妖你们看上眼的随便挑啦!”
  这个时候我看到二鬼低着头跟在黑脸保镖后面往这边,浑身发抖,衣服也撕破了,脸上都是血,斑秃的头顶外围仅存的毛发也被人拽掉了一半。
  二鬼此刻估计自己可能要上刑场了,头也不敢抬,两只手不停的抹着泪,还不敢哭出声来。
  我跟老九赶紧跑过去,手刚一碰到二鬼,他立马跪下双手抱头大喊:“别打了,别打了。”
  我去,这是得遭了多大的虐待啊!
  “嫩妈,二鬼,是我,我是老九。”老九扶着二鬼的肩膀。
  二鬼抬头看到我俩,又看到沙发上的船长,抱着老九就是嚎啕大哭啊,60岁的人了,我在旁边看的都非常伤感。
  “宋老板,洗浴的事情就不必了,我们还得回船呢,有机会我一定再回来,大家一起喝两本。”船长客气的跟光头佬告别。
  我跟老九架着二鬼,四个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趁光头佬心情好的时候赶紧跑啊!

  直到踏上引水梯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们安全了,摸着海神7坚硬冰冷的船舷,我心里一阵强烈的安全感。
  “老三,招呼大厨做点东西吃,弄点啤酒,大家一起吃点,给二鬼压压惊。”船长对我说。
  我这才发现,全船都在舷梯口接我们,唯独没见大厨,这小子跑哪里去了,不会是想不开跳海了吧。
  我推开大厨的房门,这哥们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空调也没开。
  “刘叔,我们回来了,二鬼没事儿了。”我摇了摇他。

  “老三啊,我发可能发烧了,浑身没劲,浑身发冷啊,你给我看看多少度啊。”大厨伸出头来,拿着体温计给我,隔着被子都能看到他瑟瑟发抖。
  我接过体温计,拿到灯底下转了一下,38度半,大厨本来胆子就小,这一天经历这么多事儿,吓的都发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