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52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坐下来,这时也就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或许钱维扬在心里还是想尽量地宽松一些,或许是之前钱维扬准备这样的房间就专为留给他想用的,当初意气风发,在这样的房间里就更适合。窗很大,是落地窗,窗外是一块较宽的草地,另一方就是绿化带,树木茂密,从另一侧也就很难看到酒吧房间里的情景,这样的房间当初也不知道钱维扬是怎么样找到的。要说他是在变得之前才找到这样的房间,杨秀峰说什么都不会相信。可如今这种心情之下,钱维扬在这样的房间里,只怕也不会有多少享受的意味了。阳光很好,照进来的不多,但光线就很强。等杨秀峰适应后,看见钱维扬的脸色显然地有了老气。

  杨秀峰心里还挂记着要和徐燕萍一起吃饭,但见到钱维扬这样的精神面貌,心里也是有很大的感触,一种酸酸的感觉涌上心头来。
  两人说话也都很平淡,钱维扬就像是很轻松一般,杨秀峰也像是没有任何察觉似的。坐下来,杨秀峰就先说着他这次到省里来的缘由,说道开发区在北方省的努力,说到省里对他们的那种暧昧态度,既想让他们在拉住华兴天下集团的工作中有所进展,又想着要从中得出什么利好来。感叹之余,忍不住将心里的牢骚话说出来。杨秀峰也是故意这样说的,说这些话能够让钱维扬从另一个角度将省里对他的不公泄愤出来。

  但钱维扬自己却不会说,到省里后,职务上不算降职,可却给冷落在一边。杨秀峰知道这些情况,侯秘书对此也是感叹的。侯秘书在省里,自然对省里的斗争了解更多也看得更透,钱维扬虽说是受到了周贤民的牵累,但周贤民却成了省里角逐中的一只破堤蚂蚁,最终的较量还是看双方的力量对比,有了周贤民的口实,支持钱维扬一方的省里大员们只有舍痛将这样的关系割裂,侯秘书虽不能够直接在杨秀峰等人面前评说这些事,但话语里还是有所表露的。他跟在蒋国吉副省长身边,领导的地位变了,他也就会水涨船高,虽说平时都会将心情、情绪深深地藏起来,可在杨秀峰面前他反而感觉到一种可信任可宣泄之处。使得杨秀峰对省里的一些事就有更为深刻的认知。

  钱维扬的事情只是政治上斗争的结果,而这种结果根本就没有什么理由。要是钱维扬在位置上专权贪婪,也不是没有委屈了他,可如今在位子上的,或更高一层的,又有哪一个人是什么好鸟?钱维扬不过就是体制里一群类众中的一个而已,在杨秀峰看来,徐燕萍完全是一个极端异类的例子之外,其他的领导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而已。
  关于钱维扬近况不好多说,杨秀峰也就借自己的工作遇境,发一发牢骚。钱维扬听了反而来安抚他,要他安心工作。年纪轻就是他最大的资本,而如今他的起点也不算低了,低头做人几年后,肯定会有机会的。
  杨秀峰自然要感谢钱维扬对他的提拔使用,使得他有一个全新的环境。钱维扬对此也是高兴,能够选中一个有潜力的人并花些心思来培养,之后真有了长成就,面对这些成就,心态上也是很不错的。
  交谈着,也就使得房间里的气氛淡了不少,钱维扬到省里后几乎没有什么人肯和他往来。主要也是目前省里的形势还处在微妙的敏感期,而钱维扬之前的强势心态,如今萎靡下来后,也不肯在人前出现。除了偶尔上班之外,更多的时间都留在酒吧里,在这里有金碧云陪着心里也会有一个温暖如旧的小空间。

  看着钱维扬,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有些纵欲了,不仅是精神上显得有些颓废,身体也见削弱了些。之前懒懒斜躺着,等和杨秀峰说话后也就坐起来,那种弱给人的感觉就更强一些。杨秀峰不好说到这些,也就更多地在谈自己的工作情况,也将滕兆海、唐祖德等人目前的情况说给钱维扬得知。
  以钱维扬在柳市里的人脉,就算目前状况不行,那种人脉消息还是会使他完全知道发生在柳市那边的事情的。杨秀峰在柳市里收拢人脉,聚集那些人要抱成团,根本就没有想着要瞒过钱维扬的。这时,说道这些人的情况,钱维扬也是听得很投入。
  对这一做法,钱维扬没有多加评说,但也不是都不关注。说道要杨秀峰自己小心些,尽量地低调,对这样的抱团行为,在市里说来也是很忌讳的,在省里还没有常委成员支持,在省里也没有实权人物的关注,今后还是要尽快找到省市里的根子,领导的培养才是最好的出路。杨秀峰自然不会将他和徐燕萍之间的关系暴露出来的,答应着,也在套问着新市长会不会就到任?钱维扬对这一情况不了解,虽说有几个人都被谣传着要到柳市去任职,可这些谣传真靠谱的却是不多,此时还不能够乱猜。钱维扬要他安心,等过来这一期间的更替动荡后,自然会有人会看着他们所做过的工作的。

  说及这些事,两人就像有着更多的话题,也有着更好的兴致。钱维扬也就慢慢将那种情绪淡化了不少,杨秀峰心里也觉得好过些。不管之前和钱维扬有多少说不清的事,在情感和关系上有多少拉扯不完的事,这时节,对钱维扬的心思都是感激多于其他。不论怎么样说,要没有钱维扬的提携,杨秀峰至今还会在市教育局里。
  金碧云端着酒上楼来,和之前一样的做法,进房间里给杨秀峰倒酒后,也就端着另一杯酒送给钱维扬,顺势坐在他的大腿上。可杨秀峰还是看出来,钱维扬对她虽说眷恋,但却少了之前那种欲情激荡的味道了。不知道是不是天天在金碧云这里,已经少了些感觉,还是钱维扬的心态有了变化之后,在金碧云身上也激情缺乏?
  “秀峰,这里的酒和柳市那边比,感觉怎么样?”金碧云在钱维扬腿上坐着,扭头看着杨秀峰,眼里有些意味,钱维扬那角度是无法看到的。可杨秀峰也在装着不见,说,“省城这边的酒吧更高档些,酒品和之前倒是没有多少分别的。金姐,就是你更见年轻了呢。”在钱维扬面前说这样一句,也符合之前三个人之间的关系。金碧云听了就哧哧地笑,在钱维扬身上洒着娇。为钱维扬喂了一口酒,两手在他身上摩挲着,从脸上慢慢地往下探摸。之前,钱维扬在杨秀峰面前时常都会做这样的事,金碧云这时自然也不会去刻意回避,但钱维扬却激不起那种冲动了,任由金碧云的手在他大腿根周遭摩挲而没有多少反应。

  金碧云似乎对钱维扬的反应不满,动作也就更加那个些,有点像是在斗气,将钱维扬前面的拉链给拉开去,手就伸进去探摸。在之前,钱维扬对这样的主动会有很多动作来的,但此时却斜靠着眼里似乎很空洞地看向某一处。
  见钱维扬这样大的变化,杨秀峰也是理解他的情况,只是看着心里还是很不好受的。见金碧云将藏在裤里的物件掏摸出来,还没有多少反应,钱维扬似乎也感受到在杨秀峰面前不能够有这等表现,想表现得好看一些,才主动地讲授金碧云搂得更贴近一些,空出一只手来在她身上摸捏着。金碧云很敏锐,而杨秀峰恰又在场,等钱维扬有所表示后,忍不住就轻声叫出来,只是不知道是给刺激所致,还是故意叫给杨秀峰听的。

  两人最后也没有做出那些事来,金碧云有些失落地离开房间到楼下去。钱维扬等她走后,才尴尬地咳几声将那意思化开。杨秀峰不好评说什么,装着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钱维扬将手边桌上的酒杯拿着,一口将酒倒进口里,说,“秀峰,人老了不承认也改变不了事实。”这句话像是在感叹,也像是在解释,杨秀峰没有接过话题,钱维扬又说,“秀峰,市里那边你自己要多辛苦些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