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52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在另一家宾馆里开了房间,自己也休息洗理一遍,将精神养得好了才给徐燕萍打电话。估计徐燕萍会见到他后,将在省里活动的结果进行了交流。这样对市里所做的工作才达到目标,也才好让杨秀峰跟华兴天下集团那边沟通。在工作上,徐燕萍有着非常明确的目标的,而且轻重之间权衡得很准。就目前而言,市里最为在还要的工作就是将华兴天下集团的项目运作到开发区里落户,其他的事情都会放在第二位。就算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联系,杨秀峰心里却笃定,只是不知道她在省里得到些什么样的承诺。

  徐燕萍到柳市后,一路走过来也是很强势的,也走得很顺利,虽说在应对钱维扬之前的排挤时看起来有些吃力,但这种表现何曾不可以看出是一种策略?她在省里有着强劲的支持,这点早就从钱维扬、侯秘书和沈强等人谈话里体会到了的。杨秀峰一直都没有问她这些事,两人在一起时,除了讨论开发区里的工作之外,对徐燕萍的事情都没有说过。但杨秀峰对她的了解却能够从市里的一些事情推知得到的。

  打徐燕萍电话,她说在省委里,问他是不是回到省城里了。杨秀峰说是,问两人在那里见面。徐燕萍说,“见什么面?陈静就在身边呢,你敢过来啊。”听她的语气很轻松,杨秀峰也不知道是不是陈静当真跟在她身边,要是陈静也来省城里,要见面也只能说工作的事,私情连基本的表示也都不会有的。不过,听她的语气轻松,估计在省委里得到了不错的结果。说,“我又不做什么坏事,有什么不敢见领导的,是不是?”

  徐燕萍在电话里轻笑一声,说,“不多说了,她走过来了呢。现在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等晚餐时看能不能一起吃饭,我要沈强安排呢,到时你过来吧,啊。”
  “好。”杨秀峰虽说心里有些郁闷,但却也知道不可能回绝的,不说工作的情况会怎么样,就算是有机会见她一见,陪她吃饭就是很舒服的事。当然,有沈强在,两人会说一些暧昧和亲近的话题,让杨秀峰郁闷不已,但也知道沈强和徐燕萍也只是在口头上有这些话语,没有实际的事情。
  放下电话,心里还是有些感念的,一点留恋一点小委屈,在心里挥之不去。这时,时间上离晚餐还早,杨秀峰也不敢联系陈静,估计她也不会有什么忙禄的事情。只不过,近段时间里杨秀峰在市里的表现让她再次产生了距离感,两人虽不露在脸上,心里却都感受到之间的变化。杨秀峰不想和陈静对立的,但要为了将钱维扬留下的势力拉住,这样的事也是不得不去做。
  想到钱维扬,杨秀峰觉得自己到省里来,这时去看一看他的近况,也是应该的。或许钱维扬不会再有什么崛起的机会,或许今后不会再对他有什么帮助了,只是凭着两人之前在柳市的关系,也该当去探视下他的。
  当即给钱维扬打电话去,两人在电话也冷静着,杨秀峰说为工作的事才从北方省回到省城里,钱维扬当即表示要杨秀峰到金碧云新开张的酒吧里去见面,喝一杯酒。晚餐杨秀峰说另有安排,要见省里的人,钱维扬自己会有他的理解的。
  见钱维扬杨秀峰没有一点心里担负,但见金碧云却是有些心里紧张的。和金碧云曾有两次那种关系,知道这个女人疯起来什么都不顾的,就怕她见到他时会有忍不住的事表露出来。钱维扬是什么样的人?自然会从一些细小的动作里看出很多事情来的。可是,也不好给钱维扬进行回绝了,只是与钱维扬之间的只要不完全割裂,今后还是会有这样的局面的,那是无法躲开的场面。
  杨秀峰在路上就想先给金碧云打一个电话过去,说明他要过去,好让金碧云有心里准备。只是,突然想到钱维扬是不是就在金碧云身边?要是这样,不用多解释就给戳穿了的。钱维扬到省里后,境遇不会好,而之前在柳市里太强势与风光,反差太大之后对人的挫伤也会很重。这种事情对钱维扬这类人的打击就更大,杨秀峰估计他目前肯定不会有多少心思放在工作上。此时,在金碧云那里的可能性就很大。

  之前就知道金碧云新酒吧的位置,只是没有到过而已。开车过来,慢慢地找,杨秀峰自己也没有多少时间,要留下和徐燕萍等人一起吃饭的时间。杨秀峰先就在电话里跟钱维扬直接说了晚餐会和沈强一起吃,这个关系钱维扬是知道的,他也知道杨秀峰经营这样的关系。而在省里跟沈强在一起吃饭就是杨秀峰很重要的工作,钱维扬不会有别的想法。
  找到了酒吧,这一家酒吧从外观上看,比之在柳市那间要好也要大一些。楼是十几层的那种,只是不知道酒吧租了几层,印象里好像是将地下室连在一起共三层的。这时看这规模,至少是碧云酒吧的三倍都不止。
  走进酒吧里,见里面的装潢也比柳市时要好,就算在省城里,这样的酒吧也算是较为高档的所在。钱维扬在省里关系还是深厚,能够在短时间里就找到这样的门面,还是很要些能力的。杨秀峰随即转念想,这样的酒吧只怕钱维扬早几年就在经营了,金碧云过来,只是将经营者变一变,产权等不需要变更的,运作起来也就方便多了。想到这里,杨秀峰也觉得自己目前在这方面都还没有一点用心,今后,在省城或在其他市里,也都该安置一些产业在暗中经营起来,才会给自己有更多一些的退路。

  有一个酒吧的服务女生走过来,杨秀峰说了房间的名字,那女子转身带杨秀峰走。看得出,这里的服务女生也是有很不错的职业培训经历的,素养上比起柳市那边要强不少。杨秀峰也不多说,心里还在为见到金碧云而忐忑着,就希望金碧云不在酒吧里才最好,只是,这种可能性怎么会出现?走到房间前,女子先敲门,里面有声音后才开门,对杨秀峰说了声请,礼貌做得极好。
  走进房间里,就看见钱维扬斜斜地靠在一张沙发上,房间的窗有着很好的光照,咋一看还看不到钱维扬的脸色。金碧云就坐在钱维扬的大腿上。等看清来人是杨秀峰后,她才从钱维扬大腿上下来,走过来,说,“杨主任真是稀客啊。”
  钱维扬还是原样地靠着,没有要动的意思。这个动作对于钱维扬说来是很习惯的,只是这时他不动,心态上还是有着不同的,已经完全不在是之前那种上位者的心态,而是有一种拂拭不开的、浓浓的、沉重的苦味,这种苦味还真是说不出来,却在钱维扬浑身都浸泡渗透了。杨秀峰虽说一下子还不适应房间里的光线,看不清他的脸色,可却能够感受到那种感触和情绪。对于金碧云的热情,杨秀峰也不好多表示,对她点了点头,说“金姐好,早就想来看金姐了,只是俗事缠身啊。”说着转身对着钱维扬,“市长,上两次都因为有市里的人在,没有看您,对不起了。”

  “秀峰来了,坐。”钱维扬说得很淡,也控制他的语气和态度变得平淡,尽量地不带上那种情绪。可这样的情绪哪是能够完全驱走的?杨秀峰这样敏锐的人,自然感知得到,可也不会说将出来让彼此都尴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