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9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飞上了青天才发现自己从此无依无靠……
  丁一感觉到,雅娟的嗓音居然有一种很深沉、很沧桑的味道,没想到雅娟唱男声的歌曲别有一番韵味,她便饶有兴致地听着。
  每次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睡不着
  我怀疑是不是只有我的明天没有变得更好
  未来会怎样究竟有谁会知道
  幸福是否只是一种传说我永远都找不到……
  唱到这里,丁一感觉到,雅娟似乎是合着泪唱出来的,紧接着歌曲突然进入高丨潮丨,丁一居然被她震撼了。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丁一的心忽然被这首她从来都没用心倾听过的歌曲打动了,似乎和她产生了共鸣,她有些激动,雅娟有些歇斯底里,她的声音里,明显的有了的呜咽的颤抖。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
  雅娟低下了头……
  不知是被歌词震撼了还是被雅娟震撼住了,丁一激动的走了过去,紧紧拥住了她,没想到雅娟突然抱住了丁一,无声地哭了。丁一直感到她的身体在颤抖,好半天,雅娟才说:
  “我的要求不算太高吧……”

  丁一料定她的感情受到了委屈,就拍着她,说道:“雅娟姐聪明漂亮,就算是怎样的要求也不高。”丁一突然发现,雅娟的手冰凉,而且她的脑门很烫,不由地说道:“你是不是在发烧?”
  雅娟哽咽着说:“我不知道,我很难受。”说完,居然下意识地哆嗦了起来。
  丁一又摸了摸她的脖子,果然非常烫,她说道:“你在发烧,走,我送你去医院吧。”
  雅娟哭着抱住了丁一,说:“我不去。”

  丁一想她本来就是休的病假,还没好利落,肯定刚才受了什么刺激,跑到歌厅来唱歌了,就说:“那怎么行,咱们去医院吧。”
  “小丁,听我的,不去医院,要不你跟我回家。”
  丁一说:“家里有药吗?”
  丁一给她穿上衣服,围上围巾,搀着她就往出走,她感到雅娟几乎是靠在了自己身上,似乎很虚弱。
  来到楼下吧台,丁一要去结账,才发现已经有人结过了,丁一纳闷,今晚,绝不是雅娟一人在这里。
  来到门口,要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高尔夫俱乐部而去。
  来到了最后那座小洋楼,雅娟掏出了钥匙,丁一便开开了门,进到院子里,丁一发现二楼的窗户里透出了灯光,那个窗户是上次雅娟说他“哥哥”的房间,并且似乎有人躲在了窗帘后面。
  丁一有些犹豫,雅娟故意高声说道:
  “小丁,小心台阶。”
  她们进了客厅,丁一又发现了那件绛色的外套和一双男人的皮鞋,丁一假装没看见,就扶着雅娟坐在了沙发上,她去给雅娟倒了一杯白水,说道:“你的药在哪里?”
  雅娟说:“药?什么药?”
  雅娟显然心不在焉,估计她也没有预料到“哥哥”来了。
  看到雅娟魂不守舍的地样子,丁一说道:“退烧药,你正在发烧哪——”丁一故意抬高了声音。
  “哦。”雅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她看了看丁一说道:“我哥哥回来了,小丁,不好意思……”
  丁一不等她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就说道:“药在哪里,我给你找出来,你吃了药后,就到楼上去睡觉,我把你送到家就算完成任务了,我就该回去了。”
  雅娟说:“没事,我一会儿再吃,如果要回去就早点走吧,太晚了。”
  “好了,那你想着吃药。”丁一说着,就去拿自己包,往出走。

  “小丁。”雅娟叫住丁一,从包里掏出了钱,说道:“高尔夫俱乐部门口可能会有出租车,你打个车。”
  丁一说:“你这是干嘛,我有钱,你好好养着,明天有时间我过来看你。”
  “小丁,如果门口没有出租车你怎么走?”
  丁一笑了,说道:“会有的,别担心,我会想办法回去的,倒是你别忘了吃药,照顾好自己。”丁一说着,跟雅娟招招手就开门出去了,雅娟一直送她到了院门口才回去。
  这个小洋楼和高尔夫还隔着一堵墙,墙中间有个月亮门,出了月亮门,才是高尔夫球场边的一条水泥路。周围漆黑一片,寂静无声,只有丁一的高跟鞋发出尖利地声音。丁一加快了脚步,她真是无法想象,雅娟这么一个弱女子,怎么敢一个人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住,即便钟鸣义会来陪她,也不可能天天来呀?
  终于连跑带颠地走出了那条漆黑寂静的胡同,经过月亮门,她才看见了不远处的高尔夫俱乐部,借着草坪灯的光芒,丁一走在清冷的水泥路上,任凭一人多高的路灯,把她的影子拉长再拉短。
  她走到高尔夫俱乐部,心想,大半夜了,这里根本就不可能有出租车,来高尔夫球场的人,都是开着车来的,打不到出租车,丁一胆子再大,也是不敢走回城里去的,半疯野地,除去俱乐部的灯光,外面就是空旷的原野。
  进了会馆,只有一个值班小姐坐在总台后面,见有人走了进来,立刻站起,说道:“欢迎光临。”
  丁一径直走到她面前,说道:“小姐你好,请把你们的电话借我用下,我是亢州电视台的。”
  值班小姐就把电话给她拿了上来,说道:“先拨零,再拨你要打的电话。”
  丁一点点头,这么晚了,她只能把电话打给江帆,很快,江帆就接通了电话:
  他声音里有些慵懒,但仍然不失深沉和浑厚,估计都上床睡觉了。听到他答话,丁一的心放了下来,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从心底升起,她柔声说道:“是我。”
  江帆一顿,说道:“你去哪儿了,我呼你不回?”

  丁一说道:“我在高尔夫俱乐部,方便的话过来接我吧,我回不去了。”
  “你怎么去的?”
  “出租车。”
  丁一说这话的时候也在想,雅娟肯定也没想到钟鸣义来了,所以到了俱乐部大门口,她都没让出租车进来,就把车打发了回去。
  江帆说:“好的,你等着,我这就去。”

  放下电话,丁一坐在靠窗户的沙发上,眼睛就开始盯着外面看,这里正好看到大门口。
  值班小姐给她端过一杯热水,她说了声“谢谢”,就放在了一边,没心情喝水,这才想起他说呼了自己,掏出呼机一看,果然有两条信息。
  她抬头看了看前台墙上世界各地的时间表,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江帆估计快到了,她可不能让他进大门接自己,难免被人认出来,想到这里,拎起自己的包,走了出去。
  外面太冷了,刚才从雅娟家里出来,没觉得冷,现在冻得她只打颤。大门外面就是荒郊野外,她没敢站在高尔夫大门的外面,黑洞洞的,的确有些怕,不停的往国道方向张望,很快,就有一束灯光照射过来,她一阵兴奋,噌地就跑了出去,就见一辆车由远而近疾驰而来,果然,看见她就减速了,然后驶进了大门,调过头后,丁一便坐了进去,车子几乎没有停顿,又嗖地窜了出去,绝尘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