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9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是不是顾虑江帆,这样,咱俩先定个口头协议,如果半年后江帆不给你转正,你就到我这儿来,怎么样?”
  彭长宜说:“谢谢您,太感谢您了,我还得敬您一杯。”
  孟客又跟他喝了一杯,说道:“长宜,我现在就缺你这样干事的副市长,老于你也看见了,人不错,就是干工作不行,拖拖拉拉,而且能力不行,这次我们弄了个倒数第一,我都觉得脸上无光,跟你说实话,要不是顾忌着江帆,我早就把你挖过来了。”
  彭长宜感激的说道:“谢谢您瞧得起我。”
  孟客说:“咱们俩说好了,就那么定了,我给江帆打个电话,提前通知他一声,别到时说我挖墙角。”说着,就去掏电话。

  彭长宜赶忙拦住,说道:“您别打,这样不好。”
  孟客说:“怎么不好了?”
  彭长宜腼腆的嗬嗬笑着,说:“反正不好。”
  孟客说:“好,听你的,不打就不打。”

  吃完饭后,孟客就去办他的事去了。下午学习结束的时候,彭长宜突然接到了王家栋的电话,声称自己已经到了锦安,问他这会出得来不。
  彭长宜赶紧说:“出得来,我去请假,您在哪儿?”
  王家栋说:“半小时到党校门口接你。“
  收了电话后,彭长宜便去跟班长请假,党校有严格的请销假制度,班长是从学员当中产生出来的,哪知这个班长也出去了,彭长宜只好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家里有事,晚上要回家,明天早上回来,不耽误上课。那个班长应允了。
  彭长宜之所以请假说明天早上回来,是有根据的,部长来锦安,肯定是送礼来了。他每次来送礼,都要彭长宜跟着,一个是可以搬搬东西,二是遇到请客喝酒,彭长宜可以当个“酒桶“,再有,部长肯定今晚回不去,那样他就要陪部长住宾馆,与其这样,还不如就说自己请假回家。
  半小时后,王家栋坐着车来了,司机还是他原来的司机小王,他坐的车仍然是借的部队的车。部长每次来锦安送礼,从来不用本单位的车,都是外借,不是中直单位的就是部队的车,这一点总是让彭长宜感到他做事滴水不漏。
  上了部长的车,他笑眯眯地说道:“您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
  王家栋说:“先吃饭,然后跟我串门。”
  “好嘞。”不知为什么,见到王家栋,彭长宜感到很亲切,心情也随之轻松起来了。
  他们三人吃得很简单,吃完后,也就到了夜间送礼的最佳时间了。
  给领导送礼,不仅要讲究方式方法,而且在时间上也是有很多讲究的。领导干部都很注意自身形象,如果你大白天闯到他的办公室送礼,搞不好就会把事情办砸,这也就是能送到家里不送到单位去的原因所在。
  到家里送礼,最好是晚上去,晚上不能去的太早,也不能去的太晚,太早了领导家正在吃饭,这个时候你去了会很麻烦,让不让你吃都不合适,就会平添许多客套话,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就是领导都有看新闻联播的习惯,如果在这个时间你去领导家送礼,打搅领导看新闻联播非常不好,而且对自己也不好,不但会惹领导不高兴,可能还和领导说不了两句话,因为他的注意力都在新闻联播上,没在你的身上。

  太晚了也不好,高层领导的年纪相比基层领导的年纪都要大些,有的领导有早睡的习惯,太晚了去送礼,不但会打搅领导休息,还显得你不懂事,同样会惹领导不高兴。最好的送礼时间就是在新闻联播之后,到晚上九点之前,天也黑了,晚饭也吃了,新闻联播也看完了,既不被外人发现,领导的心情也是最放松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带着礼物出现在领导的家里,往往会达到很好的效果。
  逢年过节到领导家里送礼,属于正常维系关系的范畴,这种情况下送的礼物,量力而行就可以了,不需要下太大的本钱,可轻可重,你人到了,礼到了,让领导明白你心里有他就行了。如果你平时找领导办事,特别是升迁大事,那送的礼就要另当别论了,不但要下大的本钱,有时候还要下血本,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因为你只有投入的多,才能产出的多。官场,是最讲投入产出比的,比生意场上还要讲究,官场,也是你最值得投入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一个男人所有的梦想,不光包括物质的东西,还有理想、抱负和作为,它的产出,绝对会超出你的预期。有人曾经戏说过,官场,就像必须收费的三陪小姐一样,你不花钱,它就不可能对你微笑,你不投入,就没有产出。不过,如果你只知道用钱砸,也是砸不开官场大门的,还得有一定的本事。

  彭长宜发现,每次跟王家栋来锦安送礼,他都会带上一个平时不常带的比较大的公文包,里面鼓鼓囊囊的,王家栋送礼范围很广,几乎照顾了方方面面。有的需要送上门,有的是这些人来亢州办事,顺便就打发了,顺便打发的这些人一般都是小伙计,都是不怎么管事的人,是最不需要费心思的,送钱送物皆随意。真正费心思送礼的人还是主要的几个领导,其他几位常委只要照顾到就行了。
  由于总是跟王家栋来送礼,他都摸出了王家栋送礼的规矩来了。每次去翟炳德和董兴的家里,王家栋既会让彭长宜搬着东西,也会拎着自己的公文包。其他几个常委就不会是这种情况了,有的时候只带公文包进去,有的时候只带礼物进去。
  今天,王家栋正好踩着新闻联播完毕的点,按响了翟炳德家的门铃。
  逢年过节时,王家栋给翟炳德送礼,不会呆很长时间,前后连十分钟都超不过去,因为这个时候领导家里会有很多人来送礼,你知道这是送礼的黄金时间,别人也知道,所以,任何一个来领导家送礼的人都不会占用时间过长。
  早就熟悉了给领导送礼一切规矩的王家栋,每次都会把车停在领导家门口显要的位置,意在告诉后面来的人,此时领导家里有人,这也是王家栋从不用亢州牌照车的缘故。不是用中直单位“京”牌的车,就是用部队的军车,后面的人即便看到车,也不会想到是亢州,更不会想到是王家栋。
  彭长宜和小王坐在车里,车始终都没有灭火,这也是领导司机的职业素养,为的是方便领导出来后就直接上车走人,如果领导出来在打火,甚至冬天再打不着火,那就尴尬多了。

  彭长宜看了看表,王家栋进去有半个小时都多了,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还不出来?即便有事跟领导说,也不能选在这个时间跟领导说事呀?王家栋是什么人,他懂得这个道理。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了,直到门厅的感应灯亮了起来,王家栋才从里面出来,翟炳德意外地送他到了院子里,跟他招手后,由保姆把王家栋送出了大门。彭长宜注意到,这个细节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果然,王家栋上车后显得很高兴,他笑着说道:“开往下一站”,他看了看表,说道:“我在里面呆了多长时间?”
  彭长宜说:“四十五分钟,我给您掐着点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