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9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突然说道:“姬牢…..真的把第二个神识吸收了吗?”
  老家伙听到之后,嘿嘿一笑,冲着吴勉做了一个鬼脸。说道:“那谁知道......”
  一座有些破败的寺庙当中,惊魂未定的元昌守在佛祖像前,对着佛像阴影下的一个人影说道:“大师,姬牢已经吸收了第二个魂魄,现在他两个魂魄共守一个皮囊。我完全没有下手的机会……”
  “那样不是更好吗?这样一来省了你不少的麻烦。”黑暗当中的人影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的术法得自那位面具楼主。想要更进一步完全融合这些术法只有吞噬了他的魂魄。现在两位楼主回到原点,你只要找准机会,一次吞噬掉他们两个魂魄。这样两位楼主的魂魄、术法都为你所用,天下术法能胜你的人屈指可数。到时候什么广仁、吴勉之流都要仰视你,这样不是正如你所愿吗?”
  “大师您说的轻松,这样的机会断无可能。”元昌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现在那两位楼主也在找我吐回术法,我躲避还来不及,怎么再敢自投罗网?大师。我这次向您辞行……”
  “这个很难吗?”躲在佛像阴影下的人影打断了元昌的话,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两位楼主也是服用了长生不老药的人,你和他们俩一样。这样的体制虽然长生不老,但也纵是有就连徐福也绕不过的命门。到了衰弱之期,一个手握利刃的莽汉便可以了结你的性命。元昌。你连莽汉都不如吗?”

  “衰弱期……”元昌自幼便拜在两位楼主门下,虽然后来吸收了一位师尊的术法。不过心里还是当两位师尊是如同天神一般的人物,这次也是被广仁胁迫才敢对师尊下手。他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单枪匹马便可以了结自己的两位师尊,现在被黑暗当中的人物说破。他才想起来两位楼主有和自己一样的命门,有这个命门,自己未尝没有吞魂夺法的机会。
  看到元昌的反应,藏身在佛像阴影之下的人笑了一下,说道:“要助力的话,那两位大方师未尝不能一用。该说的我都说了,元昌你若成事便是古往今来少有的大修士。若败了也只是再去轮回转世而已,怎么看你都不吃亏。好了,你做你的大事去吧。我不便挽留。”
  听到人影有了送客的意思,元昌很是识趣的施礼告辞。看着这个和尚远去以后,藏在佛像阴影当中的人影终于露出面来。正是当年徐福座下广字辈四人之人的广孝。现在他依旧是和尚的打扮,看着刚刚元昌缩在的位置,自言自语的说道:“你好自为之吧。广仁到底在占祖当中看到了什么?一定要你去了结那两位楼主?我的老师尊,这个也是在你的算计之内吗?”
  他说话的同时,万里之遥昆仑山山顶正在修建的一座道场当中。一个红头发的男子正在对着面前的白发男子说道:“广义师叔,大方师的话火山已经传到了。请您迷途知返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

  火山面对的正是许久不曾露面的广字辈四人当中的广义,自从方士一门在光武帝时期中兴之后,他和另外一个广字辈四人之一的广悌就没有露过面。想不到这么多年,这位方士一门的名宿竟然一直藏身在昆仑山山顶。
  听了面前这个红发师侄的话之后,广义冷笑了一声,对着火山说道:“现在方士一门已经没有了,你们师徒还要摆着大方师的架子吗?你们不要方士一门,也不让别人来经营?回去和你那位大方师师尊去说,我这座昆仑山上的方士遗脉择日就要开门纳徒,想要前来恭贺广义谢他的情。否则的话还是不要见面了吧……”
  火山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广义摆手拦住:“你我的五天之期已到,既然广仁还没有前来,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火山,你下山去吧。你已经不是大方师。也不用再占便宜让我给你行礼了。记住,没有我开口所请,昆仑山的方士遗脉便是你们师徒俩的禁地!明白了吗?”
  说完之后。广义一甩袍袖不再搭理火山。这位末代大方师只能忍下这口气,没有了方士一门的名分,他还要对广义施礼。随后在广仁弟子的带领之下,下了这座昆仑高山。
  看着火山消失的背影,广义冷笑了一声,随后对着身后的一位有些年长的弟子说道:“不要再等了,下个月初六是吉日。方士一门在昆仑山上重新开纳山门,从今往后你们还是方士一门的方士!广仁也好、火山也好既然舍了大方师的名号,那么这个大方师我来替他们做!”
  听了广义的话,他身后的众弟子已经“呼啦”一下都对着自己的师尊跪了下去。众人齐声道贺,听着这些弟子已经都对自己都换了称呼,一口一个大方师的叫着,惹得广义哈哈大笑。回想起来昔日自己的师尊徐福将大方师的位置传给了广仁,已经做错了一步。现在自己要将方士一门的劣势搬回来,声势还要更胜一筹。

  下山的路上。火山心里也很是差异。本来说好了五天之内自己的师尊广仁便会前来昆仑山和自己汇合,这已经过了五天还是不见师尊赶来,这样的事情极为少见。火山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不过想想自己的师尊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也不会出什么意外。
  按着礼节火山下山是一步一步走下来的,走到了山脚下之后,看着广义派下来的弟子离开之后,火山这催动五行遁法瞬间回到了自己和师尊在深山当中的藏身之所。
  这里是广仁早点还在徐福门下学道的时候,自己开辟的一座洞府,现在便是两位大方师的藏身之所。进来之后火山便发现这里有些不对劲,空气当中已经弥漫出来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洞府当中的软榻上已经躺着一个人,正是自己的师尊广仁。看到了火山回来。这位曾经的大方师从软榻上坐了起来,对着自己的弟子有气无力的说道:“回来了,让给广义带的话,你带到了吗?”
  这个时候,火山已经能看到广仁血迹斑斑,满是口子的衣服。当下急忙跑了过去,满脸惊慌的说道:“师尊您这是怎么了?什么人把您伤成这样的……”
  广仁摆了摆手,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算错了,原来是那位楼主一直将你我师徒戏弄与股掌之中。现在他吸收了自己放出起的神识,恐怕只有徐福大方师归岸才能了结他了。最近你我师徒都不可以轻举妄动,等我身上的伤势调养好之后,便再去相邀广义、广悌,联合吴勉……火山,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听到了自己师尊的话。火山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广仁说道:“弟子有违师尊索托,您交代的事情火山没有办好。”随后,将自己这趟昆仑山之行的事情对着广仁说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