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8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副团级农场,李杭朋中校正营高配是管理处长,下来个上校正团,命令里还明确说是过来担任饲养员的,李杭朋从军十八年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荒唐的事情。
  到底谁指挥谁呢,这是李杭朋头疼的原因。
  但通知上面写得清清楚楚,要过来的,就是饲养员。
  老水牛沿着机动耕道席卷着灰尘随着路面的起伏上窜下跳的来到了农场南大门,远远的,李杭朋看见大门外岗哨一侧大树下,一名身着迷彩服的军官站在那里,背着迷彩背包,脚边放着迷彩行李箱。
  一名身着常服的上校在陪他说话,路边停着一辆迷彩豹。
  在李杭朋和钱国坤眼里,上校正团就是大官儿,距离最近的市集都有十几公里的胜利农场大多数时候是另一个世界。别说领导视察,境外窃密组织的间谍对这里也产生不起来兴趣。
  赶紧的下车,一边跑过去一边整理着着装。
  钱国坤放慢脚步跟着李杭朋,赶紧的把帽子戴好,和李杭朋一起走到了那两名上校的跟前。
  “报告!胜利农场管理处副处长李杭朋!”李杭朋敬礼,站直了身体,左边身子有些瑟瑟发抖。
  “报告!胜利农场内场士官钱国坤!”钱国坤报告。
  两名上校正是李牧和张以陌。
  张以陌奉命送李牧过来报到,也就是说,从头到尾,既没有领导找李牧谈话,也没有什么组织部门的领导送他过来。升官和发配的待遇,区别就在这里。

  李牧盯着李杭朋看,还礼之后,目光最终落在他的左腿上,“李处长,你的腿怎么回事?”
  李杭朋还没说话,钱国坤就抬了抬下巴,傲然说道,“咱们朋头以前打过仗,这左小腿就是那个时候没的。”
  “呵呵,我是残疾人。”李杭朋笑着说,“二位首长,欢迎莅临视察。”
  李牧再看李杭朋的目光就不一样了,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痛失战友的他,那根敏感的神经线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
  军区部队几十万人,有多少像李杭朋这样的隐没在角落单位里的官兵,在军区机关待了那么多年的张以陌都搞不清楚。
  郑重地和李杭朋握手,李牧扭头对张以陌说,“你回去吧。”
  张以陌点点头,道,“团长,那我回去复命了。”

  “回吧。”
  张以陌上车走了。
  李杭朋打量着李牧,饶是心里有准备还是觉得吃惊。不到三十岁的正团,而且听刚才那位副团职干部的称呼,可以肯定李牧并不是技术型军官。高学历的技术型军官,三十岁左右的正团级不算稀罕。
  很快,李杭朋就从李牧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也嗅到了一丝久违的气息。深邃的眼神当中,有着尘世间罕见的淡漠。不历经生死,是不会有这般的感悟。
  钱国坤同样惊讶于李牧的年轻,比他还要年轻。按照正常的升迁,就算是十六岁军校毕业成为中尉,也要花上十二年以上的时间才有成为上校正团干部的可能。
  十六岁军校毕业可能吗?
  说明此人的升迁,完全是在正常范畴之外的。
  什么人才会被上级领导机关如此的另眼相看?
  三级军士长的钱国坤显然不会想不到,部队里面那点事,有些事情,小道消息比正式的通报来得更加真实。
  也许,这位新来的饲养员,真的不简单。
  “李团长,请上车。”李杭朋说,等了发愣的钱国坤一眼,“还愣着干什么,拿行李。”
  钱国坤回过神来,赶紧的去提行李箱搬到车里去。
  李牧对李杭朋说,“处长,你叫我名字,我不是团长。”
  “呵呵,上车上车,先安顿好了再说。”李杭朋招呼着上车。

  老水牛哼唧哼唧的掉了个头,碾压着凹凸不平的机耕道扬着灰尘就往内场开了回去。
  车上,李杭朋给李牧介绍着农场的情况。
  “我们农场原来是东南最大的农村,几经变化,隔出去了好多地,剩下的就这些了,但还是有些规模的。外场主要种植一些经济型农作物,你看西边,主要还是那一大片茶树。这里的土壤和气候适合种植茶树。内场搞了一些四季蔬菜大棚,养猪场,肉牛养殖场,北边的山地还有一些放养的黑山羊……”
  触目之处全都是绿色昂然的绿色植物,蓝色的天空,远处悠闲漫步啃食野草的牛群,正在进行喷灌的茶树种植区,发动机轰鸣声中偶尔传来的黄牛仰脖的长哞。
  一派田园风光就这么呈现在了李牧的眼前。
  “咱们和地方上的一些农业公司搞了合作,军地联营,主要的工作是地方上的人来做,所以,胜利农场这个管理处,说是副团级单位,其实没几个人。处长是联勤部下面的二级部首长兼任,长期不在这里。管理处下面的队场都处于严重缺编状态,在岗的人员,满打满算也不到三十号人。到了场部,我把编制表拿出来再向你详细汇报……”
  李牧听着不对,打算他的话,说,“处长,我是饲养员,不是领导,你不用向我汇报。”

  李杭朋笑着说,“李团长你别开玩笑了,你堂堂一团之长,怎么可能来当饲养员。”
  “你没接到通知?”李牧问。
  李杭朋说,“接到了的。不是,通知上说的,当真?”
  “军中无戏言。”李牧笑道,“我真是来当饲养员的,饲养队里的普通饲养员。你要是不相信,可去电联勤部核实一下。”
  “这……”
  李杭朋这个时候才开始相信——他还真的是来当饲养员的啊!
  天蒙蒙亮的时候,李杭朋爬起来,昨天压力下了一场雨,截肢的左腿创口处阵阵的痛,老风湿了,每到天气不好就都痛得睡不着,这么些年,他也都习惯了。
  看了看时间,差五分钟六点。
  像往常那样,李杭朋穿好衣服撞上假肢出门,院子里有几个单双杠,他在院子里稍稍的慢跑了几个小圈,然后走到了器械场那里,开始做上肢的运动。
  天色有一边发白了,清晨的气温低得很,凉飕飕的,偶尔一阵山风吹过来,更显得有些凉意。东南的秋天可不这样,但胜利农场所处的地区,已经很靠近长江了,气候自然是有了一些不一样。
  远处,养猪场那边的猪们开始一声高一声低地嚎叫,饿了。不时有三两不知名的小鸟扑腾着在院子里的果树上飞来飞去,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欢快得很。厚重的雾水,也开始的进入了蒸发的阶段,深吸一口气,空气新鲜得很。
  李杭朋做了十几个二练习,身上微微出了汗,然后换到双杠那里,连续做了一百多个,这才下来缓口气相当于热身开了。
  因为腿的关系,他很重视上肢力量的锻炼,平时也慢跑,如果走路的速度不快,很难看得出他没了左小腿。
  器械棚在院落的一角,混凝土的道路从外面经过这里然后进入院落,这是农场机关院落进出的主要机动道路。
  这时,李杭朋看见一个人从外面慢跑过来,身影背着的是逐渐明亮起来的西边,面朝东方看不太清楚人的模样。
  日期:2017-04-1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