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53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告诉他,我想他了,问他什么时间能回来,我要跟他结婚,不管他在哪里,我都要嫁给他!”小B像高丨潮丨了一样嘶吼着。
  “草!假如有这样一个女人追求我,我估计会在美国游回去。”我心里暗道。
  “他叫什么?”我问道
  “阿斯卡里。”我似乎能感觉到小B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嘴唇都在发抖。
  西方文化就是霸气,我记得小B上学的时候跟男人说话都会脸红,现在居然被开发的如此热情。
  我用船长的手机拨通了小B给我的号码
  没有期待中低沉磁性的美国男青年的声音,甚至连英语都不是,乌拉乌拉的说了一通。
  “我找阿斯卡里。”我用英语说道。
  “你好,这里是探戈宾谷电话中转站,请说分机号。”电话那头换成了英语。
  我擦,这哥们那地方打电话还得中转?比中国还落后?我只能慢慢的给那边解释:“我需要找一个美国男人,叫阿斯卡里,很急的事情,他在中国的女朋友需要得到他的消息。”
  “美国男人?”那边有些疑惑。
  “你们那里不是美国吗?”我接着问道。
  “先生,这里是巴基斯坦。”
  我挂掉电话,不知道该怎么给小B解释。
  如果小B知道自己的心目中神一样的大美利坚合众国的男友是比我们落后20年的巴铁友军朋友的时候会不会当场吐血身亡?

  我点了一支烟想了好久,给小B发了个Q:小B,对不起,我打了两遍电话都没有人接听,我现在要离开韩国了,一会手机就没有信号了,我们下一站去俄罗斯,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在俄罗斯给你再重新试着打一次电话,你不要伤心,他在美国应该也很想你的。
  后来大家没有再联系,再后来我听同学说小B生了一个混血儿,被她父母赶出了家,在她们镇上轰动了一时,好长的一段时间她的事迹成为农村老太们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
  直到在纳米比亚见到渔船大副的混血儿“木平”,我才明白,这就是所谓的“毅种循环”。
  海神7在锚地待了7天,大家把手机流量基本都用光了,靠了塘沽港,大副把扫舱的大豆卖掉,每人分了100多块,平白无故得到的钱,哪怕很少,大家心里也都高兴,所以船上大也都是一片祥和。
  第二天一早,海神7满载钢材,驶向亚洲性都,泰国芭提雅。
  性都啊卧槽,听这两个字都他妈能硬了。
  大家也都磨枪霍霍,准备刺向牛羊。
  抛锚后,代理告知我们要在锚地卸货,当然少不了的还是花船,船长在驾驶台,告诉船上不能上小姐,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前两条被我们驱赶掉了,第三条来的时候船长被上面的一个妞镇住了。
  “三副,这个女的像刘亦菲。”船长的眼珠子已经绿了。

  身为下属,这点眼力劲儿没有怎么能生存呢。
  “九哥,来了个花船,给缆绳带上吧。”我打电话给老九。
  花船一靠好,我赶紧冲下去,在别人下手之前,把山寨刘亦菲领到船长房间。
  “三副,你这是干什么?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船长有些发怒。
  “船长,我让她过来把衣服给你洗一下的。”我谄媚的笑着。
  等我再次回到主甲板的时候,发现姑娘已经被分光了,老九跟大厨都已经开始了战斗。
  老鬼居然在餐厅看电视,我问道:“老鬼你怎么没找一个?”
  卧槽,老鬼这哥们同性恋啊我杂把这茬给忘了,紧接着我又想起了刘洋,不知道这小子干什么去了。
  虽然刘洋跟老鬼已经行了龙阳之欢,但是老鬼似乎并没有给刘洋太多的福利,反而让他做的活更多了,看来老鬼是比较爱护他,想让他多学点知识,可以让他在这条船提三管轮,能一直陪在他身边,想到这,我心里就一阵恶心。
  吃晚饭的时候,餐厅里居然连吃饭的都没有,只有大厨一个人在摆盘,脸上红噗噗的,浑身上下透露着**的气息。
  “老三,给我带两份饭上来。”船长给我打了个电话。

  我赶忙应允,拿了船长的饭盘,山寨刘亦菲用谁的呢,得招呼大厨拿钥匙,我得去库里拿个新的。
  我敲了敲大厨的门,大厨大喊进来。
  我推门进去,哎呀我去,俩人都裸着身子直勾勾的看着我,我要了钥匙赶紧跑了出来,俗,真他妈的俗,大厨这个人怎么这么俗呢,看到我进去也不知道遮挡一下,关键大厨找的妞也太丑了,又黑又丑!我心里一阵恶心。
  在仓库里取了个不锈钢餐盘,我来不及洗刷,随便盛了些东西,拖着两个餐盘就往船长房间奔去。
  推开船长的房门,卧槽,高级别的船员就是高级别的,只见船长坐在书桌跟前,冲了一杯茶,正在观赏着山寨刘亦菲。

  她穿着船长的制服外套,仅仅能包裹住屁股,底下貌似是真空的,我偷偷瞄了几眼,不敢多看,虽然只是个小姐,但是她也是船长的小姐,这点常识我还是懂的。
  “表面是正人君子的人骨子里最**了。”我心里暗道。
  船长比较欣赏的看了我一眼,意思很明确,这小子有潜质做一个合格的驾驶员。
  回到餐厅,还好有几个水手跟机工陪我吃饭,大家都在议论花船上的小妞。

  大家哈哈大笑的聊着,突然机舱警报大响,全船失电了!紧接着应急发电机自己启动,重新接入电网。
  这可是在泰国啊,停电也就意味着没有空调可以吹了,应急发电机只能供应照明发电,不到20秒,大家身上就开始往外冒汗。
  三鬼裤子都没提好就冲了出来,直奔机舱。
  “老鬼,怎么回事啊?”船长也冲了下来。

  “船长,发电机淡水高温自己停了。”老鬼说道。
  “抓紧弄啊,这边还有事儿呢,这么热的天,没有空调怎么行。”船长对老鬼说道。
  “嫩妈,老鬼,怎么整的啊,我这刚在兴头上,你说停电就停电,让不让人活啊。”老九伸出头笑骂道。
  大家正议论着,刘洋突然从机舱跑了出来,趴到船舷边上开始吐。
  “嫩妈,抛锚也晕船?”老九疑惑的问道。
  “不会是怀孕了吧?”我朝老九使了个眼神。
  这个时候,副机启动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重新并电,空调出风口又吹出了久违的凉风。
  “刘洋,没事儿了吧?”老鬼从机舱出来直奔船舷,一脸温柔的看着刘洋。
  “嫩妈咋回事儿啊老鬼,怎么说高温就高温了啊?你们这机舱卡带也太不中用了啊,抛锚都嫩妈的晕船。”老九斜着眼说道。
  “还不都怪你们!避丨孕丨套到处乱扔,全都他妈扔到海里让海水泵吸进去了,海水滤器都堵了,没海水了怎么冷却啊,淡水温度能不高么,人家刘洋洗滤器洗出来20多个避丨孕丨套,能不恶心,能不吐吗!”老鬼有些发怒。
  船长得知这个消息也有些不太好意思,让大副告诉大家把用过的避丨孕丨套放好,不要随随便便往海里丢,这是做人的基本准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