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5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跟老九都是被做特服的小姐叫醒的。
  “老板,你们都是要什么服务呀?”服务生领来两个挺漂亮的小妞。
  “嫩妈,你们都有啥服务啊?”老九点了一支烟,将鼓鼓的钱包跟烟扔到旁边的茶几上。

  “老板,足疗70,中式按摩198.韩式按摩298,泰式按摩398,两仪太极按摩888。”服务生看到老九的钱包,弓着腰,笑的很**。
  “嫩妈,还有太极的,给我整一个,老三你要什么的?今天我请客”老九扭头问我。
  我擦,两仪太极的岂不就是夫妻双休双剑合璧了?要不我也整个这个?大不了这次我请呀。我心里暗想。
  “九哥,咱一人整个太极的吧,算我请客,咱船上都有规矩,谁挣钱多谁请么。”我笑着对老九说道。
  “嫩妈,那就来俩太极的,哥们,嫩妈给整俩太极的。”老九对服务生说。
  “老板,你们是一个单间还是两个单间呢?”服务生问道。
  “嫩妈,一个屋里三张床呢,要那么多单间干什么。”老九朝着服务生大喊道。
  我草,四个人在一个屋?搞4P?我可没那个想法啊!

  服务生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俩妞站到我俩面前。
  “老板您好,我是27号叫小茹。”站老九跟前的妞鞠了个躬说道。
  “老板您好,我是36号叫小敏。”我跟前的妞也鞠了个躬。
  进行完啰嗦的仪式,俩人脱掉外套,我擦,这就要开始了吗,我心里一阵躁动,哆哆嗦嗦的点了支烟。
  俩妞先出去端了一大盆热水,让我跟老九泡上脚,然后开始按摩我的胳膊跟头。
  “老板,你是做啥工作的呀,我刚起来,还没化妆,用不用先补个妆呀。”给老九按摩的妞还挺敬业。
  “嫩妈,一样的,闭上眼都一样的。”老九说道。
  嫩妈,一样的,闭上眼都一样的。”老九说道。
  “老板,你真搞笑。”妞咯咯的笑着。
  这妞语文谁教的?好坏话都听不懂么?我心里暗道。
  “嫩妈,这个太极的几个小时?”老九问道。
  “老板,一共四个小时哦。”妞娇滴滴的说道。

  我去,四个小时啊,我能弄40多次啊!我心里暗喜。
  按完头部肩部跟胳膊,妞们把泡好的脚擦干,开始做足疗。
  他妈的啥时候才开始正事儿啊,一会在老九面前弄事,能有感觉么?我心里一阵嘀咕。
  足疗了接近半个小时,妞又开始给我按背,老九不停的要求妞用力,我则无聊的玩起了手机
  我能感觉到妞四指并拢,紧贴在我的皮肤上,使劲向上推挤着我的肌肉,又疼又酸的推了半个多小时。
  突然,妞把我上半身的浴袍脱掉,开始往我身上涂抹精油,我擦,要开始推油了吗,我心里非常兴奋,终于要来真事儿了,我挺了挺身子,发现老九居然睡着了。妞推了一会儿跪在我的背上,拿膝盖压我的后背,跪了他妈的又是半个小时,然后妞擦干我后背的精油,拿了两个圆圆的石头蛋,烫死人的那种,放在我的腰间。
  我草,一股说不出来的舒服,腰烫了二十多分钟以后,又开始新一轮的按摩,时间都过去了接近三个小时了,我裤子都还没脱。

  新一轮按摩完了,妞又站到我身上,拿手把住头顶的吊环,开始踹我,踹了又是半个小时。踹的我肚子都饿了,一看时间都下午两点了。
  “老板,两仪太极按摩完毕,用时4小时10分。”妞说话的时候止不住的喘。
  俩妞估计已经虚脱了,大汗淋漓的。
  我去,合着这两仪太极按摩就是足疗加中韩泰式按摩后打了八折啊!
  我大喊吃亏,被人连扇带踹四个小时,千把块就进去了!
  老九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享受,对我说力道不错,虽比不上南方的但也差不多了。
  我在前台把账结了,钱包瞬间瘪了一半。
  回船后货已经卸的差不多了,船长办好手续将船开到锚地里,大家又开始新一轮的扫舱,战利品就是足足1000多斤的大豆。
  “船长,我们下航次去哪里呀?”吃午饭的时候,我问道。
  “我们去塘沽装钢材,先去泰国,然后去巴基斯坦。”船长告诉我。
  我算了一下时间,到了巴基斯坦的话我差不多在海神7上做三副做了一年了,加上我在海神号上的6个月,已经够了换二副证书的资历了,在巴基斯坦申请休假?但是海神7上大家相处这么久了,老九大厨什么的处的这么好,猛的不干了,还真有点舍不得,不休把,到了巴基斯坦还不知道去哪里,万一在环着地球跑一圈,岂不是就把时间都浪费了

  我休假还是不休呢,我不停的纠结这个问题。
  “嫩妈,想休假就休,换了老二证工资多拿好几千,干嘛不换。”老九看我整天愁眉苦脸的,对我说道。
  休!干了一年了,也该歇歇了。
  我给船长提了在巴基斯坦休假的报告,船长把报告递给公司,没成想我一提休假,大副二鬼三鬼也纷纷提出要在巴基斯坦休假。
  提到巴基斯坦,我忽然想起了我的高中同学小B。
  我跟小B是在只是在高中毕业第二年的同学聚会上才说话的,高中三年俩人甚至都没有对视过。
  她那个时候知道我在学船员,而我也得知她有一个美国的外教男朋友,大家都很羡慕,这妞过几年有可能就去美国生活了,那可是美国啊我草!以前的班花什么的看着自己的身边屌丝男友大都心里头难过的要死,恨自己没有那么好的命找个美国人,哪怕是个黑的。
  我跟小B互加了QQ好友后也没有再联系过。
  我上船实习的那一年,船靠了韩国仁川,靠着微弱的WIFI上Q,那个时候屌丝的我基本不会有朋友给我发Q的,没想到小B连着给我留言了10天,而且留言基本都是这么一句话;在吗?有点事找你,能不能给我打个电话?
  我很疑惑,难道此妞对我有特殊的情感,我晚上冒着被船长打死的危险偷了船长的电话给小B打过去。
  “小B?我是小龙,我现在在韩国,找我有什么事儿吗?”说到我在韩国的时候,整个人感觉逼格暴涨。
  小B听到我的声音,已经泣不成声,我草,难道这妞偷偷爱我这么长时间我还没发现?我心里有些窃喜,身在异国他乡,没寻思国内还有妞暗恋牵挂着我。

  “小龙,他走了,我联系不上他了!”小B停止哭泣,居然连礼节上的寒暄都没有,上来就整了“他”。
  原来小B的美国男朋友告诉她,自己在美国的父亲病重,急需回去照顾,暂时需要离开一段时间,留给小B了一个电话号码就走了,谁知一走就是大半年的时间,小B告诉我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电话在中国怎么打也打不通,她忽然看到我在空间发表的全世界各地的照片,忽然想起来有一个可以全世界都去的海员同学,于是问我能不能在国外帮忙打一下这个电话。
  我有些痛苦,这他妈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呀,不过幸好还有人能看我的QQ空间,还是稍微有些小小的得意。
  “小B,我打通了说些什么呀?”我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