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5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这个事儿呢……”老九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大家都没经历过这些,老九这样的威猛大汉面对这样相亲的时候竟然也有些扭捏,我们三人对视着竟然有些异样的感觉。
  “嫩妈睡觉了睡觉了。”老九挥挥手。
  看着老九霸气的离开,我的脸居然都红了,心咚咚咚的跳个不停,他妈的这可不行,再这样下去我都成小受了,我赶紧摸只烟压压惊,发现口袋空了,才想起刚才已经散光了,我赶紧转身往上层走,回房间取烟。
  走到我睡觉的那层甲板,右舷的舱门居然开着,我从房间里拿了烟,跨了出去。
  “哎,老三,还没睡啊。”二副的声音传过来。

  我抬头看去,二副搂着他老婆在救助艇底下站着,两个人看着舷外的大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当然不能说刚去偷看你俩来着,只能掏出烟递给二副一支,二副接过后被他老婆夺走,我尴尬的笑了笑,自己点了一支。
  “宋鑫,你是不是在船上偷偷抽烟了?”二副的老婆娇嗔道。
  我本来就有些反应,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把烟给咬断了。
  “没抽,没抽,不信你问问老三。”二副跟他老婆嬉戏着,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我正尴尬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老鬼房间传来一阵吉他声,紧接着传来刘洋的歌声:
  亲爱的,我正在做你爱吃的早餐,

  而你那边不知道是黑夜还是白天。
  亲爱的,爸妈的身体都很好,
  你不用太牵挂在心里。
  你走之后,我就开始翻日历,
  恨不得一年的时间,一晚就能过去。
  有一天爸妈对我说,
  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讯息,

  亲爱的,我其实更担心,但也只能安慰他们,
  亲爱的我想你,我想你我念你,
  我等着你回来,一起尽孝心。
  亲爱的,我正在检查儿子的作业,
  而你那边不知道是休息还是值班,
  亲爱的,孩子已经睡的很甜,
  你不用太牵挂在心里
  你走之后,他就开始写日记,
  满满的几页几页纸里,记得全部是你。
  有一天儿子对我说,
  为什么每次家长会,爸爸都不去,

  “唱的什么比样的玩意儿,这二尾子真把自己当海嫂了。”我暗骂一句。
  二副的老婆似乎感触很深,眼睛红红的盯着二副,俩人眼看现场恨不得就干上了,我识趣的走开。
  “老三!”我听到老九叫我,应了一声跑去他房间。
  推开门,老九让我把房间门反锁上,把窗帘拉死。
  老九小心翼翼的把象牙取出来,把外面的箱子拆掉,拿黄色的胶带缠的严严实实的,装到一个旧编织袋里。
  “嫩妈老三,明天早上咱俩坐卖菜的车出去。’老九盯着我说。
  交完班已经四点了,我回到房间没有一点睡意,我百度了一下走私象牙,轻者五年以下情节严重者五年以上,我心里有点犯嘀咕,然后网页上最多的还是禁牙大使姚明的广告: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提心吊胆到了天亮,老九来敲我门,告诉我准备一下下地买菜。
  码头边上停着一辆车,大厨跟刘洋已经进车坐着了,我跟老九将编织袋丢在卖菜的哥们车上。

  “这是嘛玩意儿啊?”司机撇了一眼问道。
  “搞点烟寄家去,朋友结婚用。”我用老九教我的话回应。
  “嘛烟啊,红双喜吗?给我两条呗?”司机眨吧眨吧眼。
  司机说着话就要去摸装象牙的袋子,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了。
  “嫩妈,我给你拿。”老九解开系象牙的袋子,从里面掏出两条红双喜,原来老九早就把烟放袋子里了,姜还是老的辣呀。
  “嫩妈,没事吧,出门不查吧?”老九问道。
  “不查,一年交十几万呢,买的线,能查么。”司机轻易的得了两条烟,堆起满脸的笑容。
  顺利出港,大厨跟刘洋继续坐车去买菜,我跟老九下了车,将袋子拿下来,我打电话给接应的人。
  “哥们,我们出港了。”我拨通青岛小哥给我的手机号码。
  “你们在哪儿呢?”电话那边是一个青岛味的声音。
  “我们在天津呢,你呢?”我随口说道。
  “我也在天津。”接头人回应。

  他妈的这可是黑市交易啊,能不能严肃一点!
  “哥们,我们在新港码头出来西面一点。”我只能记住这么多了。
  “我去,我也是第一次来天津,你说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啊。”电话那头的哥们居然笑了。
  “你们手边有啥显眼建筑没?”接头的哥们问道。
  “加油站。”我环顾四周后说道。
  “我旁边是南海路派出所,你们打车过来把,我开一辆黑色桑塔纳。”接头的哥们说道。
  我跟老九打了个出租车,告诉司机去南海路派出所。
  派出所门口停一辆挂着鲁B牌照的普桑。
  “嫩妈这哥们胆儿够肥的啊,在派出所门**易。”老九对我说道。
  我过去敲了敲这哥们的窗户,哥们赶紧把车门打开,我跟老九坐了进去。老九把编织袋打开,拆开黄色的胶带,露出洁白的象牙。
  “这是钱。”小哥扔个老九一个黑包,里面三摞人民币。
  “嫩妈哥们,这里面还有几条烟,你拿去抽吧。”老九指着编织袋子说。
  “你们准备去哪里啊,一起吃个饭吧。”接头的哥们看了一眼编织袋后说道。

  “吃你妹啊!”我心里暗道。
  老九一句话不说,推门就走,我赶紧跟在后面。
  老九又招呼了一辆出租车,我俩坐了进去。
  “嫩妈给找个最近的洗浴中心。”老九上车后道。
  “坐好了您来。”司机说完这话,熟练的起步,我以为司机会发飙开到100多迈,赶紧系好安全带。
  没成想司机连四档都还没挂就到了目的地-东泰会馆。
  “贵宾两位!”一楼的服务声大喊一声,我跟在老九身后往里走去。
  老九并没有洗澡,一句话不说脱掉衣服换了浴袍就往休息室里走。

  我小心翼翼的跟着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
  “嫩妈,都有啥服务啊?先给找个单间。”老九问休息室的服务生。
  “老板,我们这小姐还没起呢,要不我现在去宿舍给你叫两个?”服务生对我俩说。
  我低头看了一下手机才他妈的7点半。

  “嫩妈不用,找个单间就行,我俩也睡觉,嫩妈她们啥时候醒了给我叫俩。”老九冲服务生摆摆手说道。
  “九哥,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啊。”到了单间,我俩一人躺一张按摩床上,我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三,你说的什么逼玩意儿,这个年头,谁顾得上谁啊,给你一万五,你要不?”老九怒道。
  “要要要,咱俩要没杀大象。”我笑的很猥琐。

  老九先扔给我一摞百元大钞,然后数了5000块钱给我,这个比我当时在日本庙里搞到的日元的存在感强太多了,我把钱塞到我的钱包里,这个钱包从买了到现在装的钱都没今天装的多,我看着这个钱包鼓得竟然有些吓人。
  老九打开电视,一句话不说看着电视,我躺在按摩床上陪他看,看着看着居然抱着钱包睡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