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49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洗衣间的浴盆里,浑身赤裸,老九跟大厨在旁边看着。
  “我草!”我大叫一声,下意识的把手捂住胸。
  “嫩妈,老三,你一个案板,捂什么捂啊。”老九哈哈大笑
  “老三,你咋吓成那样了啊,腿都站不住了,我们把你跟那个尸体一起绑着拉上来的,你直勾勾冲着那个尸体笑,给我们吓的。”大厨对我说道
  “尸体?”我有些疑惑的看着老九。
  “嫩妈太惨了,那个船的船长真是个傻逼啊,机舱的人全在底下抢修,他下令弃船,机舱8个人啊,全嫩妈的跟着船沉了。”老九一阵唏嘘。
  “哪来的尸体啊?”我还是没听明白。
  “那个救生筏上一个三副,一个值班的一水,还一个是死了的船长。”大厨对我说。
  “嫩妈老三你游泳的时候里怎么脸朝下啊,头回见这样的。”老九都他妈这个时候了还调侃我。

  “三副没事儿了吧?”船长突然探进头来。
  看到我好好的坐在浴盆里,船长长舒了一口气。
  “三副,晚上不用值班了,好好休息一下,大厨你弄点姜汤,给老三还有那俩印尼人送去。”船长对我笑了笑。
  “什么?印尼人?”
  “嫩妈,印尼人?”我跟老九几乎同时喊出来。
  有些事情注定是天意,自从马六甲出事儿以后,我跟老九一直在找落单的印尼人,准备狂揍一番,替死去的二副报仇,寻遍了好多码头跟海员俱乐部,没成想今天我俩好不容易碰到两个落单的,还他妈的被我俩给救了。
  大家都陆陆续续的过来看我,都说着玩笑话,不是说我泳姿差的就是说我吓成狗的。
  被一大帮老爷们看着裸体,我的心里十分的别扭,众目睽睽之下我把湿漉漉的丨内丨裤穿上,小跑着回了房间。
  换好衣服,已经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了,来到餐厅,刘洋正在帮大厨收拾中午狂欢后餐桌上残存的剩菜。
  “刘洋啊,你这个小孩不错,懂事儿,有机会我得在老鬼面前夸夸你。”大厨见刘洋主动帮他有些受宠若惊。
  我受不了大厨的虚伪,转身去驾驶台,推开驾驶台的门,船长居然跟美国海岸警备队通话,
  大概的意思就是我们救起了两名生还者,捞起了船长的尸体,警备队告诉航行时注意海面是否有生还者或者遇难者的尸体,并警惕散落的原木。

  我们距离美国本土最少4000海里了!海岸警备队居然跟个苍蝇一样的在我们身边,让我心里很是烦躁。
  “三副,现在感觉好点了吧?”船长见我上来,把高频放下,笑眯眯的问我。
  “好了,好了。”我小声附和着。
  “三副,我们已经给公司发报了,回国公司会发奖金给你们的。”船长接着说道。

  草,命差点都没了,再不给点奖金,你让我以后怎么安心为你们卖命,我心里暗骂道。
  我在医务室见到了被救的印尼三副跟一水,俩人看上去很猥琐,在医务室的床上半躺着,穿着我们船上的工作服,嘴里叼着烟,哈哈说笑着,没有一点沉船后应有的恐惧以及失去朋友的悲伤,反而看上去很快乐,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俩人看到我进来,不再讨论,自顾自的抽着烟,也没有搭理我,我自讨没趣,敲开老九的房间。
  “九哥,咱俩作孽啊,救了俩印尼鬼子。”我掏出烟递给老九。
  “嫩妈老三,靠好码头边防武警检查完之后,嫩妈咱俩就得把那玩意儿弄出来,卸货的时候可能得自压压载水,到时候压载水满了东西就取不出来了。”老九看了我一眼,他并不关心印尼鬼子的事儿。
  “老三,还10天就进渤海湾了,到时候嫩妈晚上值班有信号了直接打电话给周毅,让他让接应的人准备好,到时候嫩妈你让老四把2舱压载水抽干净,边防武警检完后我就去割箱子。”老九点着烟对我说道。
  老九说这话的时候一改往日的轻浮,脸上竟然有些沉重,我在一旁吸着烟,想到那四根棘手的象牙,我心里又开始不停的打鼓。
  两个印尼鬼子信奉伊斯兰教,不能吃猪肉,很挑剔,他们告诉大副需要用新锅给他们炒菜,不能用我们炒过猪肉的锅,这是信仰。
  大副不好跟拥有15亿教徒的伊斯兰教人为敌,只能同意。

  大厨则倒了大霉,炒两份菜不说,还得用俩锅炒,经常能听到大厨的抱怨。
  “我操他印尼鬼子妈的,救了你的命还得给你开小灶,什么东西。”大厨边炒边骂。
  “大厨,这是人家的信仰,在穆斯林看来,猪是不洁净的。”刘洋对大厨说道。
  刘洋现在成了大厨的小跟班,把厨房跟餐厅收拾的干干净净,有的时候我都怀疑他有很严重的洁癖,地板一遍一遍的擦,连油烟机上的油污都拿洗洁精泡的水擦干净,他有的时候也会炒一些菜,而且味道还不错,看来有个二尾子还是有那么点好处的。
  船经过山东半岛的成山角的时候,手机有了信号,整整7个月了啊,我没有在手机上见到中国移动这四个字了,甚至我都没有用过手机,除了在莫桑比克大酒店里上了半晚的网,美国跟巴西倒是都曾经有过短暂的wifi,这次终于可以长时间用自己的流量上网了真是太爽了。
  有了信号之后,我忽然不知道该做什么,想了想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说了短短的几句话,就挂断了。

  忽然想起老九交代我的事情,顾不上时差,赶紧打电话给青岛小哥,播完号码,中国移动友情提示您未开通国际长途服务。
  “草!”我怒骂一声,这可怎么搞,岂不是断了联系,只能等着小哥给我们打电话了。
  我拿起驾驶台直通机舱的电话,告诉四鬼将2舱压载水排光,然后打电话给老九,告诉他没有打通小哥的电话。
  第二天早9点,我们来到天津外锚地,锚地里已经是满满的船,码头上也没有泊位,大家都很高兴,都期待在天津抛锚时间能长一点,搞个10天半个月的,好好用用手机的流量。

  可是事情总是不会随你想的方向发展。
  “港监港监,这里是海神7轮,问一下是否有靠泊计划,如果没有我们需要在哪个锚位下锚。”船长在驾驶台跟码头方面联络。
  大家心里都期待着码头可以给一个合适的锚位,最好能靠着岸边,这样的话网络信号会好一点。
  “海神7,海神7,你们好,你们辛苦了!”港监回应道。

  卧槽,港监以前都是大爷啊,这次怎么回事?吃错药了吗,居然这么客气,这不像他们的一贯作风啊,几个月没回来官僚风气都没有了?大家心里都很纳闷,船长平时被码头上骂惯了,猛的被人说了句“辛苦了”,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船长想了一下正准备说“为人民服务”的时候,港监又开口了:“海神7,获救的那几个船员身体情况怎么样?你们为我们中国船员争光了!为了表彰你们拯救遇难船舶的英雄事迹,我们天津港为你们开辟了特别航道,你们直接进港,不用抛锚!而且你们船被命名为英雄船,只要到我们天津港,优先进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