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48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冲到甲板上,眼前的一幕让我们惊呆了,海面上漂浮着好几百根原木,打的船体啪啪直响,在我们右舷,一只红色的救生筏在海面上随着涌浪起伏着,远远的能看到有人向我们挥手。
  “嫩妈,这是新几内亚拉木头的船上的吧,怎么漂到这里来了,嫩妈差好几千海里呢。”老九朝救生筏上的人用力挥着手对我说道。
  我跑上驾驶台,想问一下船长应该怎么办。
  “船长,这是两天前收到的航行警告。”二副把打印出来的航行警告递给船长,我在后面偷瞄着,上面写着“XX时间,在所罗门群岛东部海域,一条巴拿马籍木材船满载从所罗门群岛往中国行驶,途中主机故障,主机故障区域附近风力9级,阵风10级,导致船舶倾覆,请附近船只注意搜救,海面上会有散落的原木,请注意航行安全。”

  船长走到海图旁边,用尺子标注了一下那条船失事的地点。
  “前进二。”船长朝二副喊道。
  二副赶紧将船舶降速。
  “前进一。”船长继续说道。

  我拿着望远镜看着右舷的救生筏,由于离着很近,我能清楚的看到救生筏上人那欣喜若狂的表情。
  “二副,一会等船速下来,你打右满舵,我们拿船体先把这些原木挡住。”船长对二副说道。
  “所有人员注意,准备放艇。”船长拿起船上的扩音大喇叭,喊了一句。
  我迅速回房间穿上救生衣,以前只演习过,真到了要放艇救人了,心里还他妈咯噔咯噔的。
  艇甲板上已经站好队等着了,我很感激被炒掉的那个船长,正是因为他当初近乎变态严格的演习,到了我们真正碰到海难事故的时候大家都能迅速有序的执行。
  船缓缓右转,船体挡在上风口,我们能看到救生筏拼命的往我们船方向划,无奈抵抗不住洋流的力量,离我们越来越远。
  原木被船体挡住,给救助艇清理出了航道,我们很顺利的把救助艇放到水面上。
  我跟老九还有机舱的四鬼三人按照应变部署表的任务随艇下,四鬼将救助艇的发动机启动起来,我控制着舵,老九在救助艇前头准备好缆绳。
  我操纵着手里的舵轮调整好航向将救助艇船头朝向遇难船的救生筏,四鬼加大马力,船尾的螺旋桨剧烈的旋转起来,船身受到巨大的冲力,快速向前驶去。
  行驶了不到一分钟,海面上涌浪忽然大了起来,应该是那股台风走后形成的,救助艇在海面上晃的很厉害,散落在四周的原木忽然无规则的跳跃起来。
  “嫩妈,这是乱涌,老三,老四你俩抓好,别给晃下来了。”老九回头冲我俩大喊。
  我回头看了一下,我们离海神7已经很远,它虽然像座山一样在那里耸立着,但是已经不能替我们挡风了。
  “嫩妈老三,方向拐的大一点,让救助艇侧顶着浪,别直接拐。”老九在船头大叫着。
  我在船尾操着舵,心里咚咚咚跳个不停,涌浪越来越大,难船上的救生筏像一片落在水面上的叶子,毫无规律的摇摆着。
  我们的形势比救生筏还严峻,乱涌加上风,整个海面跟跳舞的KTV小姐一般,旋转着旋转着,救助艇的舵效变的很差,我感觉自己马上就吐了。
  “三副,三副,注意原木,注意原木,右满舵,快右满舵!”挂在脖子里的对讲机突然传来船长焦急的声音。
  我还没来得及回应,就听到“嘭”的一声,救助艇的左侧被一根原木击中,巨大的冲击力加惯性,我整个人飞了起来!
  “嫩妈,老三!”我听到老九的喊声。
  忽然一股大浪扬了起来打在我身上,我像一只被扣杀的网球,一头栽进了海里。
  我下意识的大喊救命,海水呼呼的往我嘴里倒灌,我被救生衣的浮力拉到海面上,整个人趴在海里,两只眼睛被海水刺的生疼,耳朵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什么也听不到,我奋力的用手拍打着海面,想抬起头来。

  “完了,我要死了。”我脑海里传来这股声音。
  我忽然想起教我游泳课的女老师。
  那时我上大二,我们需要考四小证,有一项就是跳水,她负责救护,穿着一身很保守的泳衣在旁边看着,当我们从跳台跳下水后有不会游泳的被淹的半死的她会负责给捞上来。
  我家在内陆,是个典型的旱鸭子,我从跳台跳下去之后,整个人都怕的尿了,脚踩不到东西,整个人失重,大脑一片空白,她跳到水里,抓住我的腰对我说,不要怕,用嘴呼吸,脚使劲踩水,头往上仰。
  “不要怕,用嘴呼吸,使劲踩水,头往上仰。”我心里默念着。
  “嗡“的一声,我感觉耳朵能听到外面的风声,终于抬起头来了,我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冰冷的空气夹杂着海水进入到我肺里,我不住的咳了起来。
  “嫩妈老三,接着!”我听到老九的声音,眼睛模模糊糊的看到老九扔过来一根撇缆绳。
  老九撇缆的技术很好,不愧是20多年的老水手长,橡胶的撇缆头“哐”一声砸到我的头上,如果不是戴着安全帽,不用救我,直接就砸死了。

  我拿手紧紧攥住散落在我深边的撇缆绳,任你风浪怎么高怎么大,我就是不放手,这他妈可是我的救命稻草啊。
  老九跟四鬼使劲把我往救助艇方向拉,到了跟前,我拿手把住救助艇的侧舷,四鬼拉住我的胳膊,我连滚带翻的爬到救助艇上。
  “嫩妈,老三,水凉不凉啊?”老九哈哈大笑着。
  四鬼凑上来拍拍我的脸,大喊道:“三副,你他妈的太帅了!”
  我躺在救助艇上,不停的咳着,感觉肺都要炸掉了,咳了快一分钟,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前的救生衣。
  “九哥,对讲机掉海里了。”我朝老九说道。
  “嫩妈不用管了,老三,一会我绕着救生筏后面,你把撇缆扔上去。”老九大喊道。
  我抬起头来,发现我们离救生筏已经很近了,救生筏里有三个人,看不清模样,两个跪着,一个躺着,嘴里哇啦哇啦大喊,老九在船尾操着舵,正在大角度的往救生筏方向靠着。
  “老三,扔撇缆!”老九喊道。
  我蹲坐在救助艇里,用尽浑身的力气将撇缆朝救生筏扔去,可惜差了几米,巨大的涌浪把救生筏推到2米多高,然后啪的掉入浪底,救生筏上的人在里面像坐蹦蹦床一样上蹿下跳。
  我赶紧把缆绳收回来,老九重新围着救生筏划了一个大圈,我趁着第一个浪峰过去的时候,站了起来,用标准的水手的撇缆姿势把撇缆扔进了救生筏里。

  救生筏里人抓住撇缆,熟练的系到救生筏上,老九调整船头,顶着浪,四鬼将柴油机油门加到最大,我们拖带着救生筏朝海神7驶去。
  到了海神7舷边上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在死神手里走了一圈,这个感觉跟被朝鲜人民军拿枪指着还有被酋长吊在树上的感觉都不一样,这个感觉真实,太真实了,双脚踩不到地双手没有东西抓的感觉太难受了,我迷迷糊糊的看着船长跟大副朝我喊着,却听不清他们再喊什么,然后我就丧失了意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