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8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这是我大哥养的驴,所以您放心吃,喂的饲料不含任何的添加剂。”彭长宜这样说完全是为了放松心情,也是为了给自己送礼找到更充足的借口,其实,他大哥根本就没养驴,但是这些驴肉的确是老家做的最好的一份。
  翟炳德点点头,又说道:“坐几分钟,别急着走。”
  彭长宜一听,自己哪是急着走啊,还不是他刚才用那样一种语气说到王家栋,眼下,市委书记说让自己坐几分钟再走,别说是几分钟,就是几个小时彭长宜都是求之不得呢,他便顺从的坐了下来。
  翟书记说:“你们那里的清理取缔土法熬油是你牵头干的?”
  “最早是魏市长,后来魏市长被他们打伤,住进了医院,市里才让我牵头搞这项工作。”
  翟炳德点点头,不动声色地说道:“听说王家栋当初是反对你上来的。”

  彭长宜笑了,说:“是啊,部长他太了解我了,知道我没那么大的本事,怕我干砸了,拖了全市的后腿。”
  “哦?”翟炳德看着彭长宜,目光里就有了几分欣赏,说:“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在北城搞过几次这样的硬性工作,尽管范围小,但套数和工作性质是一样的,心里也不是一点底都没有,既然领导让干就干呗,有市委市政府做后盾,也没什么好顾虑的,再说了,江市长还连着两个晚上带人出去查抄熬油窝点呢,我算什么。”
  翟炳德说:“你在北城干的不错,我听你们市领导介绍过你。对付这些硬性工作很有一套。”
  彭长宜想,翟书记听说过自己应该是江帆告诉他的,他就嘿嘿的笑了几声。

  “魏市长都被打伤住院,你就不怕被打?”
  彭长宜笑笑,他腼腆的说道:“我已经被打了……”
  “哦,对,我听说了,你们那儿是熬油的多,丰顺是炼油的多,熬油比炼油的成本还小,就一口铁锅的成本,再加上人工费,人工费还都是外地砖窑的民工,成本非常低廉,所以在暴利的驱使下,有些人就会铤而走险,视法律与不顾了。”
  “您说的太对了,这帮人太敢干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我们懂刀子懂棒子,对这些人不来点正格的压不住他们。”
  翟炳德说:“听说你两次遇到了危险?”
  彭长宜又很腼腆的笑笑,没说话。

  翟炳德又说:“你是产业经济研究生毕业?”
  彭长宜不好意思的说:“是在职的,在职的好读。”
  “那要看怎么说,在职学习更需要毅力。你们那里的干部继续深造的多吗?”
  “这个情况,我不太清楚,可能还会有吧。”
  “许多人连报名学习都不敢,你能否认毅力吗?”
  原来翟书记是这个意思,彭长宜笑了,“呵呵,不过的确够难的,我考了两次才过。”
  “过了就好,你们才是未来,所以学习很重要,我喜欢有学问有头脑工作不畏难的年轻干部,那样能带动和影响一个地方的风气。”
  彭长宜不敢和他讨论这样的问题,就嘿嘿的笑着,不说话。
  “我看过京州日报报道的你们市清理取缔土法熬油的那篇纪实文章,干的不错,年轻人就要有这么一股闯劲,拼劲,但不是蛮干、胡干,要有策略、有头脑,要敢于碰硬,你们江市长跟我说过你,他很欣赏你。”
  彭长宜只顾嘿嘿的笑,不知说什么好。
  “另外,要注重提高自身的素养,不搞老一辈拉帮结派的那一套,要团结大多数人。”
  彭长宜点点头,他听得出来,他对王家栋和樊文良的确有成见。彭长宜对此有些反感,要知道,王家栋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是不可撼动的,他在想,作为翟炳德,不该在他一个小人物面前说这样的话,尽管心里反感,但是努力表现在脸上还是谦卑的微笑。
  他的内心活动岂能逃过翟炳德的眼睛,翟炳德明明知道自己说的话,这个年轻人未必服气,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进一步说的话,这就是领导,他不需要你一个小伙计甚至是小小伙计的认同,于是他继续问道:“你对周林这个人怎么看?”

  周林,一个几乎被亢州人们淡忘的名字,钟书记为什么又提起他?难道他还想追究周林落选的原因吗?
  就在彭长宜愣神和心里打鼓的时候,就听翟书记说:“我们是在说闲话,怎么想的你就怎么说。”
  闲话?跟比自己高好几级的领导谈话,哪有闲话的道理?哼,我才不上你的当呢。不过,钟书记问的是周林这个人,也没说选举的事,自己紧张什么呀?他镇定了一下自己,想了想就说道:“周林同志到亢州来的时间比较短,那个时候我还在组织部干部科,跟他接触的不是很多。”
  “接触不多是事实,但这并不影响对一个人的印象。”

  彭长宜笑了,看来他必须要说点什么,就说:“总的感觉他还是一个肯干事、想干事的人,就是有点好事没干好,好人没当好。”说完,他就看着翟炳德。
  翟炳德听完彭长宜这话后,居然耷拉着眼皮在回味,半天才说:“小彭,你很会说话,说的也很有道理,你对周林同志的评价很客观,也很有辩证,不错。”
  彭长宜感到翟炳德尽管不苟言笑,但还是比较豁达,除去他对樊书记和王家栋有些偏见外,其他地方还算不错。
  翟炳德说:“其实,像周林这样的干部有许多,想干事,也有干事的热情,就是离开自己成长的环境,到了别处去后有些水土不服,在三源干的很好,可是在亢州却干不好,有的时候一个干部的成长,的确要具备多方面的素养,要审时度势,好事还要干好,好人还要当好,呵呵,你说的不错。”

  看着翟书记的脸上终于有了笑纹,彭长宜才舒了一口气,翟炳德又跟他了解了亢州一些情况,彭长宜都一一回答了。
  这时,他家里楼上的电话响了,他夫人接听了电话。
  彭长宜想该走了,尽管他很不想走,但眼下已经进入腊月,也是领导家里最忙碌的时候,他已经呆了好几个“几分钟”了。
  他说:“翟书记,我该走了,耽误您休息了。”
  他说完就站起身,就在他起身去抻平沙发巾的时候,他猛然看见了墙上一个大镜框,里面镶嵌着一幅熟悉的照片,是当兵时的合影,和老胡给他看的那张一模一样。他不由的脱口而出:“啊,您也有……”话没说完,才觉得不妥,赶紧咽了回去。

  翟炳德却听得清清楚楚,他说道:“哦?你见过这张照片?在哪儿见的?是樊文良那里吗?”
  彭长宜下意识地摇摇头,他不敢说话,老胡让他保守秘密的,想到这,心就噗通噗通地跳,脸也红了。
  翟炳德说:“这是我当兵时的照片,那个时候刚当上团长不久。”
  彭长宜看了一眼照片点点头,转身去拿自己的手包,就要走。
  翟炳德说:“你还没告诉我你从哪里见的这张照片?”
  彭长宜更紧张了,他感觉自己闯了祸,只是嘿地的笑着,不说话。
  翟炳德看着他,说:“你见过是吗?”
  彭长宜只好点点头。说:“在我们那儿一个开门的老头那里见过,似乎和这个一样。”
  “哦?那个老头姓什么?”

  “呵呵,他早就不在了。”彭长宜急中生智。
  “死了?”
  “没有,是到别处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