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8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家栋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慈祥的微笑。他又说:“我昨天给老伴儿做了一道海蜇丝腌白菜心,半盆,居然全部吃净。那天是小圆的生日,正好赶上礼拜天,他妈就说在家给儿子过生日,让我下厨,儿子也说检验一下我的手艺,我那是第一次下厨,嘿嘿,把那小子吃美了,一个劲的说好吃,那天雯雯也来了,我也表现了一下,弄了四个小凉菜,两个热菜,每人一碗长寿面,那小子高兴死了,说比他们酒店做的还好吃,吃完后跟我说,爸,您干脆在我的酒店当个兼职厨师,就做您的王氏私家菜,怎么样?我说美的你,就你那么一个破酒店,就想聘请我当大厨,你的庙小了点。”

  彭长宜的眼睛有些湿润,他避开王家栋的目光,也随着他嘿嘿的笑了。
  王家栋又说:“我发现,自己鼓捣几个小菜,喝着小酒,那感觉的确不一般,将来当个家庭煮夫不错。”
  彭长宜心里有些堵,佯装翻看着他刚才看的菜谱,低声说道:“您别说了……”
  王家栋说:“怎么了?你别看不起这做饭,这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民以食为天嘛,孔老夫子虽然说‘君子远庖厨’,却也自相矛盾地对美食颇为挑剔,他就说过‘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而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你看看,他是不是也口是心非呀!”
  彭长宜不知说什么好,就是感觉难受。

  也可能王家栋感觉出彭长宜的异样,就转移了话题,说道:“你要去党校学习了?”
  彭长宜低声说道:“是,刚才开会跟我说的。”
  “我刚才问了一下锦安,说是这次学习的都是副县级,可能只有你一个科级干部,你那朋友的心思显而易见。”
  “哦,那您说我去吗?是不是不够格?”
  “这次培训的是这项工作的负责人,你干着这项工作,当然要去了。”
  “胳膊好利落了吗?”王家栋盯着他的胳膊问道。

  “差不多了,就是动起来有点别扭,另外这块肉比较麻木。”
  “没事,恢复一段就好了。”王家栋又问:“你真的觉得不是熬油那帮人干的?”
  “那就是贾东方?”
  “嗯,我是这么想的。”在王家栋面前,彭长宜并不想隐瞒自己的怀疑,他说:“熬油那帮人尽管也干的出来,但是他和你面对面直接冲突有可能,真要是下功夫跟踪我似乎不太可能,因为我干的这项工作不是针对哪个个人,是针对一个群体,全市、全省都在取缔,要说他们真和我个人有多大仇,不太可能,犯不着追杀我。而贾东方就不是那样了,他和任小亮甚至钟鸣义,本来就认为他挡了他们的道,认为他们该办的事办不了,甚至办的不痛快不顺利。尤其是那个贾东方,此人眼神凌厉,性情急躁、乖戾、易怒,有一次我们去他那里,有个职工的电话打到了他办公室,他的女助理刚要去叫,他就把电话挂了,而且对着女助理大骂,感觉是个很混的一个人。我怀疑他,是没有任何根据,完全是第六感觉在作怪。”

  王家栋点点头。说:“我理解,那你认为又是谁救的你哪?”
  “这个,我还真没感觉了,一直是个谜,百思不得其解,我还让人暗中调查过,也没有结果,也许早晚会明白。”
  “的确是个谜。”王家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又说道:“当了一个多月的市长助理,感觉怎么样?”
  “嘿嘿,没什么感觉,就是每次来政府这边上班的时候,内心感觉有点跟原来不一样。”
  王家栋笑了,他知道,彭长宜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环保局,如果夜间不行动,也就是早上上班到政府这边报个道,除去开会,他很少在大楼里呆着,这一点王家栋很是赞赏,尽管叫市长助理,但毕竟是助理,他能不把自己当市领导看,这一点很好。人,就要低调,就要藏器待时,有人说:政治的全部智慧在于圆滑,在于藏着锋芒的事故,藏着理想的低调,只是很少有人能耐住性子,保持低调。
  其实,说穿了,有时候政治就是在玩一种信号,聪明者往往在信号发出前,就已选择了对策了,每个干部,当你在台上活跃时,就贴上了一种标签,不论你走到哪里,你都是带着某种信号的,这就是你的风格,也是别人认识你判断你的一种尺度,尽管彭长宜没有让上级对自己被伤这件事调查,甚至立案,但是不能就此说明彭长宜认头了,不调查了,许多人尤其是熬油的那些人,都通过各种方式向彭长宜表示友好,并且主动处理或者上交熬油用的材料和工具,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就是唯恐惹恼了彭长宜,担心彭长宜怀疑到自己头上。江帆在彭长宜受伤后,一怒之下,命令哪怕是老百姓家里闲置着的熬油工具和设备,即便不再使用,也要无条件清剿,一连伤了两个市领导,江帆的确怒了。所以,从种种迹象表明,这次追杀彭长宜的都不像是这些熬油人干的。

  王家栋说:“我已经让尚德民在秘密调查你这事,但是目前没有任何线索,你也没有一点线索吗?”
  彭长宜说:“唯一的线索就是现场留下的那辆车,但是那辆车的发动机号已经被破坏,而是乱刻上了其它的号码。根本就不知道车主是谁,说不定是哪儿失窃的车。”
  “你不是说那两个人说话的腔调是东北口音吗?”
  “是。所以我才不让调查。”
  “你是保护救你的人吗?”
  “是,因为我觉得他们当时说不让我报案,是针对我的情况说的,不像为他们自己考虑的,所以我才决定不报案,不调查,也许,过不了多久,他们自己就会暴露了。”
  在这件事上,王家栋毕竟同意彭长宜的意见,亢州对彭长宜夜间被追杀这件事没有立案调查,许多人都不解,钟鸣义在常委会上都要求王家栋让司法机关介入,王家栋都以没有线索为由搪塞了过去。就连范卫东私下都刺激王家栋,说:徒弟被人追杀,老师无动于衷,你真够冷酷无情的。王家栋不以为然的说:没有线索怎么查?要不你来查,给你一个收买我徒弟的机会?范卫东说:你这老狐狸都查不了,我就更查不了了。眼下听彭长宜又在反复强调他的理由,就说道:“你能感觉出后来那帮人说这话是善意的?”

  彭长宜想了想说:“最起码没有恶意。他们并不怕暴露自己救我,本身就没有恶意,您想想,如果报复我的人真的是贾东方,那么后来这帮人就是贾东方的仇家,看到贾东方杀人,他们完全可以袖手旁观,不必出手相救,因为一出手,势必会引起贾东方的警觉,您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再有,我们不调查,真正的凶手就会麻痹,兴许自己就会露馅的。”
  王家栋点点头,转移了话题,说:“对这次去锦安学习有什么想法?”
  彭长宜笑了,说:“没想法,肯定明年还得接着干。”
  “当然接着干了,即便这项工作干完了,你也得接着干。市长助理,是市委任命的,不是闹着玩的。”
  彭长宜呵呵笑了,说:“您怎么也忽悠我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