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8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半天不见他说话,丁一抬起眼帘,正好和他的目光相遇,急忙调开目光,佯装揉着脑袋。
  “哈哈。”江帆又笑了。
  丁一嘟着嘴说:“有什么好笑的?”
  江帆喜爱极了丁一那种小女人的娇羞和柔弱,他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一下子把她揽在怀里,如果没有那么多的禁锢多好,如果自己能够和丁一自由自在的多好,如果能够毫无顾忌的和心爱的女孩独享幸福时光多好。他有些心疼,定定的看着丁一,语气深沉的说道:“还生我的气?”
  丁一到底是一个明事理、善解人意的姑娘,听他这么说,那天的不快就烟消云散,想想自己也不好,太敏感,本来也没什么,却让自己和他都沉重了好几天,想到这里,眼圈就有些红,她赶紧低下头,小声说道:“没有啊——”
  “真的吗?”江帆的语气温柔极了。
  “嗯。”丁一低着头,不敢说太多话,这里毕竟是会议室,说不定科长什么时候就回来。
  江帆搓着手,看着她。眼前的女孩,的确有着太多的美好,柔顺的短发,遮住了她的额头和半边脸,尽管看不清她的眼睛,但是从那不停颤动的睫毛中,不难发现,她也在极力掩饰着什么,江帆有些激动,他迷恋着这个正值美好年龄的青春女孩,就像他见到她第一次后写的那样,他的心灵被洞穿了,她给了他太多的美好,而自己连一句虚假的承诺都给不了她,想到这里,心里隐隐作痛。
  丁一半天不见江帆开口说话,借着理头发的机会,抹了一下自己的眼角,就抬头看了他一眼,就这一眼,就足以震撼了她,就见江帆的目光里,有一抹很深沉的痛楚,微皱着眉头,正在凝视着自己,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的表情如此凝重和痛楚,心里不由一颤,忘记了掩饰自己眼中的湿润,也定定的看着他。
  江帆回过神来,两只大手在脸上搓了搓,半天才说道:“怎么了?”
  丁一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澈的眼里更加的湿润,慢慢蓄满了泪水,她沙哑着低声反问道:“你怎么了——”
  江帆激动的伸出长臂,大手握住了她放在桌子对面的手,另一只大手也覆了上去,使劲握着,半天才说:“我很好,只要你好。”
  丁一抽回自己的手,低头拭去眼角的泪水,说道:“我也很好。”
  江帆冲着她点点头,说道:“很好就好。”

  丁一扑哧笑了,从包里掏出纸巾,把眼睛里的泪水沾干,使劲眨着两只眼睛,看着他,冲他一缩头,就笑了。
  江帆的心有些疼,他转移了话题,说:“采访完了吗?”
  “差不多了,下来就是录像了。”
  “跟长宜定好时间了吗?他下周要去学习,所以你要抓紧。”

  “嗯,定好了。”
  “你很能干。”
  丁一看着他,说道:“我不行,今天局长批评我了,说我滞后,访谈没跟上,让省报抢了先。”
  “报纸和电视是有区别的,不存在抢先的问题。”
  “那也不行,保证宣传的那么全面,我就是再怎么弄,也有跟风的嫌疑了。”

  江帆笑了,说道:“电视有电视的优势,这一点,报纸比不了。”
  “嗯。”丁一点点头,问:“你没事了吗?”
  “有事,你来了我就不想干事了。”
  “呵呵,那可不行,你赶紧回去工作吧,我们又不是不见面。”
  江帆小声的说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丁一捂着嘴,无声的笑了,几天徘徊在心头的阴霾一扫而光,她笑的灿烂极了,清澈的眼睛,没有一丝不快。
  江帆的心情也随着见到丁一好了很多,说道:“长宜怎么还不回来,他想把你饿到什么时候?”
  丁一说:“没事,我回单位,你快回去忙吧。”
  “我不忙,眼下该忙吃饭了。”
  “嗯,那你快去吧。”
  “我不去,我要和你吃。”要说江帆的饭局还真没有彭长宜多,彭长宜是三教九流、点上的、面上的,喝酒吃饭几乎占了他全部的业余时间。江帆如果不是上边来人,即便是上边来人,有些人也不需要他出门陪的,除去这些政治性和工作性的饭局,他几乎很少跟人吃饭,大都情况下,都是跟林岩、小许他们两个吃,曹南倒是经常代表他去参加一些饭局。
  听了他的话,丁一赶紧看了看身后的门,冲他皱皱眉,小声说:“注意影响啦——”
  江帆笑了,说道:“我已经很注意了,不然……”
  丁一赶快用眼睛使劲看他,他才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江帆笑着站起来,说道:“我去看看彭长宜同志,怎么把记者一人放这儿不管了。”说着,他就走了出去。
  丁一这才松了一口气,忽然想,对呀,科长干嘛去了?
  这时,江帆很快又进来了,说道:“彭长宜不见了。”
  丁一看着他诡秘的样子说:“不会,他说回办公室打几个电话,还要给我拿材料,怎么会不见?”
  江帆说:“没关系,我们等他,如果他实在不回来,我就把你拐走。”
  丁一脸又红了,她知道他说“拐走”的意思,就不敢跟他斗嘴。

  此时彭长宜正在市委副书记王家栋的办公室,他回自己办公室打完电话,王家栋的电话就到了,让他上去一趟。
  彭长宜进屋,就见王家栋正在看菜谱,研究厨艺。彭长宜往他跟前凑了凑,说道:“您老这是在培养第二技能哪?”
  王家栋笑了,说道:“是啊,我最近迷上了厨艺。”
  彭长宜有些心酸,想威风八面的王家栋,什么时候办公室冷冷清清过?什么时候有过时间研究厨艺?自从樊文良走后,他就像一只孤独的鹰,独自盘旋在亢州的政治舞台上,尽管贵为市委副书记,而且是管政法的市委副书记,尽管凡人也不可小视,但是比起以前的威风也渐弱了不少,而且他也清楚自己的位置,凡事不找上头,他绝不主动工作,韬光养晦,他研究冯道、研究曾国潘,不曾想又开始研究厨艺,怎能不让彭长宜心酸?彭长宜说道:“您研究它干嘛,小圆开着酒店,您想吃什么吃不到?”

  王家栋说:“不满你说,有一天你阿姨有点感冒,不想做饭,我俩就坐车去了酒店,特意要了一道乌鸡汤,你猜老伴儿喝了两口后说什么?”
  彭长宜说:“说什么?”
  “她说,怎么没有鸡香味?光是味精的味道?说什么也不喝了,回到家后,到底我们又熬了小米粥。这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饭店的菜,都是用味精调制出的香味,过去咱们家自己杀只老母鸡煲汤,煲上几个小时,那个味道既香浓又醇厚又地道,这是酒店做不出的味道。打那以后,我们就自己买老母鸡,让卖家杀好,回来自己煲汤,呵呵,不瞒你说,打那以后,那个臭小子都不爱喝他饭店的鸡汤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