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8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政治,就是宣传报道的最大套数,你听我的,就这么办。你可以把这期节目做成一个综合性的节目,也不要光有访谈,也不要光有画面,可以夹述夹议吗。”
  “呵呵,四不像了。”丁一笑了。
  彭长宜说:“又没让你去参加节目评比,什么像不像的,领导满意就是好节目,就是优秀的节目,你搞了这么长时间的电视,怎么不明白这一点?没有纯粹的新闻报道。”
  他说得这些丁一都认可,的确如此,没有纯粹的新闻报道,更多的是为政治服务,为党的各项方针政策服务,为当前工作服务,所以彭长宜说领导满意就是好节目,就是优秀的节目,尤其是对丁一这档访谈节目来说,更是如此。其实丁一让他们集体出镜,本身就是弱化了对彭长宜的个人宣传,就是想分散人们彭长宜的关注度,如果把市委书记放在里面,肯定对彭长宜的宣传了就会更加弱化,似乎跟采访的初衷有些背离。

  彭长宜似乎看出她的顾虑,说道:“不要宣传我个人,这也是政治,是我个人当前最大的政治,我这样说能懂吗?”
  丁一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彭长宜又说:“宣传了这项工作,就是宣传了我个人,不光市委书记要出镜,市长也要出镜,你可以让市长换一种形式出镜,比如让别人说出来,这个别人可以是我,也可以是钟书记,也可以是郭局长,就不要他讲话了。”
  丁一看着他说道:“你怎么什么都懂啊?”

  “当然了,当了好几年秘书呢,说好听一点,那也是意识形态领域里的工作,不信,咱们一会把构想跟市长说,市长保证赞同。”彭长宜得意的说。
  丁一笑了,说:“我说的懂,不光是指你懂电视,是指你懂政治。”
  彭长宜说:“你能想到这一层,说明你也懂了,必须要懂政治,搞电视的不懂政治怎么搞,就是搞了能有什么大出息?”
  丁一点点头,说道:“行,就按这思路进行,可是,你什么时候去锦安学习?”
  “那要先采访你。”
  “来得及,我全力配合,保证帮你完成任务,你拟好要提问的问题,我来回答。”
  丁一说,“咱们马上就拟提问。先从钟书记开始。”
  彭长宜说:“钟书记是市委书记,当然要让他讲这项工作的重要意义,让他高屋建瓴,让他慷慨激昂,让他吐沫星子横飞,你说行吗?”

  “咯咯——”丁一开心的笑了,说道:“行。”
  “江市长不要同期声,突出市长的实干精神和分工的性质,要他现场的镜头,那天雅娟去现场录过。”
  丁一说:“没有几个画面,如果剪辑的画,估计也就是两三个镜头能用,加在一起也就是十多秒的时间。”
  “不对,那天他们一直在录?”彭长宜说道。
  丁一说:“没错,是一直在录,那是糊弄人的。省报记者看完后,锦安电视台要发一个各市县清理取缔工作的综合新闻,也来复制这盘资料,就剪了市长一个侧面的,后来温局长问摄像员,才知道那天机器冻住不工作了。”
  “哦?闹了半天糊弄洋鬼子哪?”彭长宜有些生气,说道:“市长给我们送早点,那么珍贵的资料没留下?她怎不早点说,我们大家想办法,就是用胸膛捂也要把机器捂热。再说了,放在市长车里,可以让司机打开暖风,也是可以的吗。”
  丁一也觉得很遗憾,说道:“所以只能换一种形式了,改用你介绍吧。”
  “市长这个情况让郭局长和队员介绍,更能体现市长的亲民。”彭长宜说道。
  丁一在本上飞快的记着,同时脑子里也在构思着。

  “我就讲讲具体情况,比如怎么开展工作的,具体怎么做的,各个部门是怎么协调联动的,这个我讲最合适。”
  彭长宜说的同时,丁一就拟好了提问的问题。
  彭长宜又分别安排了郭局长、龚卫先、环境稽查大队长、甚至普通执法队员的同期声。最后他说:“采访这么多人,怎么衔接,这么串联就是你的事了,我不能抢你的饭碗。”
  丁一笑了,说:“这是我最省心的一次采访,你把什么都想到了,在节目最后我要打上字幕:编导,彭长宜;策划,彭长宜。”
  “呵呵。”彭长宜笑了,他说:“我配合得怎么样?”
  丁一说:“完美,感谢。那下午或者明天上午我们就开始录像。根据目前这个框架,不适合在演播室,室外又太冷。”
  彭长宜说:“你就去环保局吧,环保局有明显的环保特色。”
  丁一点点头,他也不想让彭长宜在他的办公室接受采访。
  他们把所以细节都商量好后,彭长宜说:“下一个节目,吃饭,我看看市长干嘛呢?”

  丁一说:“你们去吃吧,我要回去,抓紧时间写脚本。”
  彭长宜说:“别呀?我之所以表现得这么好,这么积极,就是希望你能赏脸吃饭。这样,我看看市长有没有时间,他如果有时间,就一起吃,他要是没时间,我就叫上龚卫先和郭局长,你正好还可以和他们事先沟通一下,把你的问题提前给他们,让他们酝酿着,你看怎么样?”
  彭长宜就给江帆打了电话,征求他中午吃饭的事。江帆说目前他还不敢定,过一会再说。
  彭长宜说:“领导就是事多。”
  丁一笑了,说:“不久以后你也会。”

  “谁说的?”
  “大家都这么说。”
  “都这么说你也别说。”
  彭长宜想想又说道:“最近又去雅娟那儿着吗?”

  “少去,有的时候知道的多了是一种负担,也是一种危险。”不知为什么,彭长宜总想把有可能出现的情况都想告诉她,唯恐她将来陷入危险。
  丁一说:“我怎么感觉你像个护雏的老母鸡呀?”
  彭长宜一听,也笑了,说道:“你能知道这一点就行了,我这老母鸡就没白当。”
  这时,彭长宜的电话和呼机同时响了,彭长宜先接了电话,这个时候的电话响,多半是约出去喝酒的,果然,他说今天中午不行,改天。又有电话打进来,他说:“看起来我要回屋去打几个电话,你先坐在这等会。”说着,他就站起。
  丁一说:“把您刚才说的那份材料给我找出来。”
  “好的。”彭长宜说着就走出会议室。
  过了一会,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丁一以为是彭长宜回来了,头也没回,继续低头在本上写着什么。
  渐渐地,她停住了笔,她似乎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猛然一抬头,脑袋就磕在一个人的下巴上……

  那个人显然没有准备,下巴生生的磕在她的头顶上,就听得来人“哎呦”一声,赶紧捂住了下巴。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帆,他正在低头弯腰看丁一在本上写着什么,不曾想,丁一猛然抬头,他们就硬碰硬的碰到了一起。
  丁一的脸有些红,她也揉着脑袋,疼的皱着眉头,怪嗔的看着他。
  江帆揉着下巴,笑了,说道:“磕疼了?”

  想起几天前他对自己的冷淡,丁一没有回答,见到他的惊喜渐渐黯淡下去,慢慢垂下眼睫毛,合上了采访本。
  江帆坐在她的对面,微笑着看着她,不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