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8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现在还记得,教授当时说的话,他说:官员和国企高管最容易犯的罪大多是受贿、贪污罪,而民企老板犯罪排行在首位的就是诈骗罪,其次是行贿罪。而诈骗罪又包括合同诈骗、贷款诈骗、集资诈骗、信用证诈骗、金融凭证诈骗等多项,当然还有涉黑方面的犯罪。教授特地指出有些不法分子,利用当地招商引资和农民发家致富心切的心理诈骗,已经有多地政府和农民上当受骗。
  彭长宜理解江帆说的话的意思,是想让他跳出北城来思考问题。由于从始至终彭长宜都在关注着贾东方,甚至他还把这种忧患意识传递给别人,让他不去关注不去操心是不可能的。想到这里,他就要给刘忠打电话问问东方公司最近有何动向,这时,丁一进来了。
  彭长宜发现丁一进来时,似乎眼神有些失望,可能是她没看见江帆的原因吧。彭长宜感觉自己心里有些酸,越来越有点那个了。
  “科长,一个人在这里是遐想呢还是构思呢?”丁一笑嘻嘻地说道。
  彭长宜感觉丁一现在性格略显开朗了些,也许是电视台特定的职业,对她的性格有些影响,这样也好,在那个地方经风雨见世面的机会多,多磨练磨练,总比逆来顺受好。
  他看着丁一,说道:“我正在想,你怎么得罪市长了?”

  听了这话,丁一脸一红,随即收起了笑容,她小声说道:“您可真会开玩笑,市长哪是我这等小民想得罪就能得罪的。”说着,眼睛看着别处。
  彭长宜笑了,说道:“呦嗬,看来对市长还真有意见?”
  丁一说:“我对任何人都没有意见,何况对市长,科长为什么说这话?”
  彭长宜决定逗逗她,就说道:“没意见?没意见为什么我一说丁一同志要来,市长站起来就走了,他不见你。”
  丁一有些尴尬,脸就更红了,小声说道:“我又不是来采访他的,他当然没必要见我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丁一,你看你还当真了,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人家市长什么都没说,我逗你哪,就说中午要请你吃饭。”
  丁一出了一口气,说道:“又假传圣旨,到时市长不请我吃饭,看你怎么说?”
  “呵呵,这难不住我,我就说市长有事。”

  丁一白了他一眼,说道:“当官的人怎么都这样。”
  彭长宜笑了,说:“都怎样?”
  丁一说:“不跟你闹了,咱们说正事吧。”
  “说正事不急,一会我给你一个材料,里面什么都有,就跟我给你汇报一样。”
  丁一笑了,说:“咱们还是定定调子吧。”
  彭长宜说:“调子上级早就定了,严厉打击,坚决取缔!”
  丁一又笑了,他发现今天科长很健谈,就说:“我说的是我访谈的调子,访谈,是要出镜的,也就是说,你必须要面对我,面对广大的电视观众。”
  “那可不行,本来认识我的人不多,你再让我到电视上曝光,以后说不定我去吃个早点啥的,都敢有人拿茶叶蛋砸我呢?”
  丁一扑哧笑了,说道:“哪有那么严重?”
  “有,当然有了。”

  丁一想了想,说道:“伤好了吗?”
  彭长宜说:“这可是你第一次关心我。”
  “不可能,我听说后就给你留言了。”丁一说道。
  彭长宜说:“信息是死的,不算。”
  丁一笑了,说:“要求还高了?是不是当了官都这样?”
  “我说你怎么又这么说,当官的怎么样了?”彭长宜故意逗着她。这么长时间以来,彭长宜始终都紧绷着弦,今天的确显得的有些轻松。
  丁一说:“怎么都这么……这么官僚。”
  彭长宜说:“市长也跟你官僚了?”
  丁一脸红了,随后严肃地说道:“彭长宜同志,采访现在开始。”
  彭长宜一愣,随后哈哈哈地大笑,眼泪都出来了,说道:“对,丁一,以后你就要这么厉害,不管对谁!厉害了,就没人敢欺负你。”彭长宜现在对丁一尽管喜欢,但是他是绝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了,因为他感觉江帆和丁一完全恋爱了,但是从感情上来说,他不希望丁一受气挨欺负,他更不希望江帆辜负了丁一,他希望丁一能跟江帆有一个幸福的未来,他对丁一的感情,恐怕他自己都说不清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丁一也是这样,尽管她开始很崇拜也很喜欢科长,但是科长始终对自己若即若离,随着江帆对自己的追求,她似乎明白科长对自己理智的原因了,三个人的关系似乎有些微妙,但是三个人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这也可能是他们始终都保持非常友好关系的主要原因所在。
  在亢州,丁一遇到的这两个男人,始终都伴随她左右,从没有失去过,友谊也好,爱情也好,都将成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幸运的。
  既然和江帆坠入爱河,丁一也就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做,确切的说,是她知道该和科长保持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无论如何,科长还是她知近的人,跟江帆有可能形同陌路,但是跟科长已经有一种亲情在里面了,所以科长说不能采访他的时候,丁一就没有坚持,她知道,如果科长没有顾虑,他不会跟自己摆花架子的,既然他说了不能采访,肯定有他的理由和顾虑,这也是今天温庆轩批评她的原因所在。

  温庆轩说,咱们当记者的,哪能听他们的,如果听他们的,咱们节目就办不下去了,他说不采访你就不采访了?年轻的干部,肯定对自己要求严格,不愿意宣传,这是可以理解的,这也正说明了他们年轻务实,这么一项重要的工作,访谈栏目却没跟进,实在是不应该,省报捷足先得,在怎么宣传都滞后了,都有跟风的嫌疑。
  这么长时间以来,温庆轩从来没有批评过丁一,他对丁一的工作非常满意,而且交给丁一的任务,丁一总是能圆满的完成不说,很多时候都超过心理预期,所以,这次对丁一的批评也是迫不得已,正因为如此,丁一才感到了压力。
  丁一这次也就下定决心要采访彭长宜。尽管彭长宜不愿上镜,但是由于节目性质决定,他也必须要上镜,丁一觉得彭长宜说的也有道理,她也不能让科长一人上镜,那就有宣传个人的嫌疑,她根据他们的工作性质,决定宣传他们整个集体,根据采访需要,选取不同的人上镜。
  彭长宜说:“你忘了一个最为关键的人物,这个人是必须要上镜的,这样你的节目才有力度。”
  “钟书记。”
  丁一说:“这个……”
  彭长宜说:“因为你的栏目是为咱们市委市政府服务的,谁不上都可以,但是钟书记必须要上,你开头让他慷慨激昂几句,然后别人就都好说了。”
  丁一有些为难,因为她的初衷没有这一项内容。
  彭长宜说:“必须要讲政治,你只有把他摆在前头,我们的工作才好干。”
  “但是,这似乎不太合乎套数。”丁一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