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1066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戴着狐狸给我的面具,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穿着英国买的皮衣,经过一天一夜的飞行,再次回到了在我生命中,有着重要意义的哈市。
  今天正是初一,北方传统中的大年。
  陪我回来的,是小贵狐狸和许冷霞。一下飞机,东北那凛冽的冬风,扑在脸上,我却感觉到了一种乡音一般的熟悉。

  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哈市的冷风,我贪婪地嗅了一口,然后鼻子就悲剧地被冻住了。
  看得旁边的小贵哈哈大笑。
  走出机场,已经有小贵的小弟开车来接我们。
  一路上看着街上的大红灯笼,看着放鞭炮的人们和孩子,心里也跟着开心了起来。东北的年味很重,但大年初一的时候,人们都不会出来,街上的商店也不会开门。这叫守年,大年初一的时候,都不会串门走亲戚。全家人守在一起,坐在炕上,聊聊天,总结一下去年,畅想一下明年。

  外出打工的孩子们,终于回到家,帮爸妈干点活,孝敬一下老人,坐在一起,看着重播的春晚,中午吃一顿饺子,晚上吃一顿好的。等到明天初二,就开始出门拜年,先走舅舅家,再走叔叔姑姑家,到了初五,这个年就算过去了。
  车子没有到我很久没去过的松柏坊,却是直接去了让我想不到的夜宴!
  夜宴这几天是停业的,这么多年也没有回来看过。等车子停在停车场的时候,我看着又经过几次翻修的夜宴,变得越来越大,心中不由感慨万千。看来雪姐和翟羽,把这里侍弄得还是相当棒的。
  小贵敲了敲夜宴的后门,没有人应答。
  小贵骂了几声,开始连蹬带踹的,这时候后门才被打开一条缝,一双骨溜溜的眼睛,从门缝里看着我们。
  一看到小贵,开门的小妹吓了一跳,赶紧把门打开,讨好地看着小贵:“鬼爷,不好意思,今天大年初一,大家都在睡觉。”

  小贵就要骂人,被我拉了一下,呵呵笑道:“哪这么大脾气,过年都没回家的兄弟姐妹,不能给脸色看。”
  “辛苦你们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明显脸上的妆容昨晚都没有卸就睡觉的小姑娘,姿色还是不错的,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顶着两个黑眼圈,这是夜场工作人员的通病。挥了挥手,狐狸递给我一个红包,我拿过来发给这个女孩子。
  女孩子一脸懵逼,有点害怕地看了一眼旁观的小贵。
  小贵冷笑道:“刘哥给你,还不谢谢刘哥!”

  “谢谢刘总,谢谢刘总!”
  小姑娘脸上一喜,接了过去,轻轻一摸就知道里面的钱不少,那张花了妆容的脸,一下子就开心了起来。
  我笑着摇头。
  几个人走了进去,夜宴竟然已经大变样,已经不再是我以前印象中的夜宴。白天的一楼很是昏暗,但能看得出来,装修风格已经充满科技感,这是这几年发展的路数。
  走到二楼的时候,雪姐和翟羽竟然听到了我们的声音,从楼上走了下来。
  雪姐看到我的时候,眼中闪过浓浓的疑惑。
  我哈哈一笑,一扯脸上的面具,雪姐这才眼中放光,向前几步,毫不避嫌地抱着我,眼泪都流出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个傻小子,姐姐真担心你……”
  翟羽看着我,也在一旁呵呵笑着。
  我这才知道,原来已经看出现在的“刘毅”不是我的,并不是只有到英国陪我一起过年的这些人。原来国内还有这么多人,在等着我回来。

  雪姐又丰满了不少,抱着我的感觉,让我又想起了当年她收留我在她屋里睡觉的场景。只是时间过去这么久,当年对她那种心猿意马,已经彻底化成了亲情一般的情感。雪姐把我抱得很紧,还在我脸上狠狠亲了一口,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老公就在旁边。
  翟羽知道我和雪姐的感情,脸上也没有一丝不快。
  我深深嗅了一口雪姐身上的味道,想找回一些曾经的回忆。却没想到,我这一嗅,竟然嗅到了一股奶香味,我放开雪姐,不可思议看着她:“雪姐你是不是有孩子了?”
  雪姐和翟羽对视一眼,冲着我笑道:“还是个儿子呢。”
  我浑身一震,惊喜问道:“真的假的?哎呀你怎么不和我说!”

  “刚刚两个月才,满月正好赶上快过年,就没办。打算办个百天。姐都不知道怎么联系你。”雪姐拉着我的手,一起上了电梯。
  这个时候,什么吴浩一下子被我抛之脑外。
  兴冲冲上到顶楼,来到了雪姐和翟羽的房间,一张婴儿床上,小帅哥已经睡着了。虽然才两个月,但已经长开了,很帅气的一个小男孩,眉眼之间都是雪姐的轮廓。可在我的眼里,他不仅有着雪姐的轮廓,他简直就是一个翻版的小呶呶!
  我走过去,手颤抖着,轻轻摸了一下他的脸庞,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第726章:吴浩
  小呶呶。

  我一直不愿意把她从我的回忆当中拉扯出来。但每次看到林若诗的时候,看到那双闪亮的大眼睛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曾经那个可爱,乐观,懂事,又才华横溢的小女孩。
  这个时候,看到雪姐的儿子,让我又忍不住想起,那个从小就有着尿毒症的小女孩,却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没有放弃过自己的梦想。每天捡瓶子贴补家用,把我从天桥上喊醒,喊我干爹的那个天使。
  她用一首自己改编的《泡沫》,完成了她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同样也是最完美的一次谢幕的演出。
  她的逝去,是我此生当中最痛苦的一个记忆。

  雪姐曾经因此精神崩溃,但我又何尝不是?
  我到现在,还依稀记得,她在京城博仁医院的时候,一大早起床,穿着病人的衣服,从床底下拽出来自己的脸盆,蹦蹦跳跳跑到洗漱间里,还不忘和路上的爷爷奶奶打招呼的可爱的样子。她是那般的天才,那般的灵动,再多的痛苦都没有带走她的快乐。
  然而这个世界却带走了她。
  雪姐终于挺过来了,有着翟羽的帮忙,她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看到我的眼泪流了下来,雪姐也被那痛苦的回忆勾起了伤心,忍不住靠在翟羽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真帅,真帅,雪姐我们不哭!”
  我看着她的样子,赶紧擦了自己的眼泪,笑了起来。
  “他叫什么?”
  我不愿意让雪姐跟着心痛,赶紧转移话题。
  翟羽呵呵笑道:“叫星泽。”

  “翟星泽?不错……”
  我哈哈笑着点了点头:“我不管哈,他是我的干儿子,谁都不能抢!”
  雪姐笑了出来:“一直给你留着呢,给你留着。”
  “这才对嘛!”
  毕竟才两个月,不好吵醒,不然我肯定把这个有着小呶呶影子的小帅哥抱起来玩一玩。
  几个人出了门,我才问道:“雪姐你们的房子呢?”
  雪姐笑着说道:“大过年的,这里没人看着也不行。总不能不让年轻人回家过年吧。我们不一样,亲戚朋友没有几个。在这里过年都一样。”
  这几年夜宴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