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4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天一大早,船长偷偷拉响弃船警报,我睁开眼一看,他妈船还在呢,弃什么船啊,忽然间想起来演习了,提着裤子拿着安全帽就往外冲。
  船长又恢复了疯狂状态,而且疯狂程度达到了5个加号,把所有人都骂成了狗,也算是发泄一下心里的怨气。
  演习持续了接近4个小时,终于达到了船长的要求,大家都长舒了一口气,船长讲评的时候说明天靠码头PSC上船,大家按照这个状态肯定没有问题,大家不要松懈,过了明天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晚上我在驾驶台值班,船长又接了公司的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不知道说的什么,船长好像是顶了一句嘴,然后我就听到电话那端传来非常大的吼叫声,虽然隔着手机,我仿佛能看到公司领导在那边跟疯狗一样的表情,船长脸上却忽然变的很轻松,好像那边在表扬他一般。
  挂掉电话,船长满脸笑意的看着我说:“老三,值完班来我房间一趟。”
  船长对我说完,吹着口哨就离开了驾驶台。
  他妈的船长是不是这几天精神压抑导致神经不正常了,居然被公司骂笑了,一会我去他房间别给我爆菊了,越想越不对劲。

  忐忑不安的上完这个班,我敲了敲船长的门然后推开,船长居然在收拾行李,看到我进来,船长很高兴的说:“老三,坐坐坐。”
  我小心翼翼的坐在船长的椅子上,只把屁股的三分之一贴在上面,假如他对我施暴,我能第一时间逃掉。
  “老三啊,我被公司炒了,他妈的尽心尽力干了这么长时间,说让你滚蛋就让你滚蛋,早知道我跟着老王一起叛逃得了。”船长扔给我一盒烟,调侃的说道。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草,船长居然被炒了!虽说船长有的时候确实很变态,但是他毕竟是对船舶安全负责才那么做的,并且是他提职我做了三副,然后又把我弄到这条船上来,现在居然被公司炒了,我感到非常的震惊。
  “老三啊,我这里有在巴西买的饮料跟吃的,带不走了,你拿着把。”船长指了指角落里的一堆吃的喝的。

  “这还有两双工作鞋,你也拿着,这个公司我以后是不会再干了,咱俩估计也见不着面了。”船长说的很伤感,我眼泪差点掉出来。
  “船长,你不干了,我们这帮子人怎么弄啊,我也不干了。”我虚伪的给船长戴了个高帽子。
  “老三啊,你好好干就行,大副跟我对你评价都不错,业务上在加强加强,多跟老九学一学,别看他是一个水头,他的水平跟能力能顶个大副。”船长笑着对我说。
  “来来来,我帮你把这些东西拿你房间去。”船长提着饮料往外走,我抱着些吃的,提着两双鞋跟在后面。
  早上5点,我被备车的铃声乱醒,胡乱穿了件衣服跑上驾驶台,船长看了我一眼说:“老三你操舵吧,一水瞭望。”
  我从水手手里接过舵,知道这也许是我跟船长最后的一次配合,船头的大副跟老九已经在开始起锚。
  “船长,锚已离底,锚已离底。”无线电对讲机里传来大副的声音。

  “前进一!”船长朝我喊道,我左手持着舵,右手将车钟向前推进一档。
  螺旋桨开始旋转起来,船身开始剧烈的抖动。
  “右满舵!”船长对我下了舵令。
  “右满舵!”我重复舵令,将舵向右打满,船开始缓缓的向右转。
  航向调整好之后,我又按照船长的命令将车钟推向前进二前进三,加速朝着查尔斯顿港区驶去。
  接班的船长是陕西人,跟他一块登船的还有新来的机舱卡带,是海事大学刚毕业的实习生,白白净净的像个姑娘,他俩与代理一行三人已经在码头等候了半个小时,码头靠好后三人随即登船。
  两个船长交接的时候,PSC上船检查,大家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演习,多亏了老船长的严格辱骂,大家做的都很到位,演习的成绩很棒,PSC又对船舶消防与排污的机器以及文件进行了检查,全部都合格,没有缺陷。
  如果老王不跑,我们在美国PSC检查零缺陷,公司最少要奖励给船长2万块钱,但是现在却被炒了,几个月的时间我们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比演电影都他妈的刺激。
  大家都没有美签,我跟老九只能把船长送到舷梯口,就不能下地了,船长拖着行李箱,走下舷梯,朝我俩挥挥手,转身离开,坐上代理的车,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新来的船长叫戴一仁,我们背地里都叫他阿呆,阿呆是第一次做船长,好像是人事经理的一个亲戚。
  吃完晚饭,我看四下无人,敲开阿呆的门。
  “三副你好,有什么事吗?快坐下。”阿呆看我进来,赶忙把手下的船舶资料放下。
  “船长,这是我在巴西买的饮料,我看你上船啥也没带,那怎么行呢,你拿着喝吧,我那里有的是。”我把老船长送我的饮料给阿呆提了过来,我真是他妈的太机智了。
  “三副你太客气了,你算下多少钱,回头我给你。”船长看到我主动过来很高兴。
  “什么钱不钱的啊,你买了再给我呗,对了船长我们下航次去哪里呀?”我装作很懂事的问道。
  “下航次我们装大豆去天津。”船长看了一眼我放在地上的饮料说道。
  我操,出来大半年了,居然要回国了,我心里说不出来的高兴。

  “三副啊,饮料呢我收下了,等回国了我请你吃饭。”船长这不是也不呆么。
  我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把正在睡觉的老九搞醒,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嫩妈什么?我们下趟装大豆?”老九的思维明显跟我们不一样。
  “嫩妈,装粮食验舱洗舱会累死人的啊。”老九在床上坐起来,点了一支烟。
  我觉的老九有些夸大了,不就洗个舱么。
  卸完铁矿,我们清洗完货舱移泊到粮食码头,美国货物局跟美国农业部联合验舱,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这俩单位怎么成为联合执法部门的。

  “不合格!”验舱结果丢给船长。
  我们把整个货舱当盘子一样刷了一遍,此话一点都不假,首先用钢丝刷,仔细把油渍污泥刷下来,然后用海绵刷轻轻擦干净,一些高处的浮灰用吹灰管吹掉,然后用海水将整个货舱冲洗一遍,海水冲完了用淡水冲,积攒的污水排放到艏尖舱的压载水舱里,等待到了公海排掉。
  “不合格!”这是美国农业部官员第四次把验舱报告仍在船长桌子上。
  第五次检查,农业部的官员戴着一付白手套这里摸一下,那里摸一下,然后不停的拍照,把所有货船检查了一遍,回到船长房间。
  “船长,你们做的很好,终于达到我们的要求。”他把白手套摘下放到船长面前的茶几上,手套一尘不染。
  大家都很高兴,一是因为付出了得到了收获跟肯定,二就是备舱成功将得到一比不小的劳务费。
  “嫩妈洗的这么干净了再不过,老子第一个就撂挑子。”老九拿着烟在餐厅手舞足蹈。
  “就是,洗的跟机舱卡带的脸一样白了都,还要咱做啥。”老鬼一脸的淫笑。
  接老王班的机舱小白脸卡带,脸憋的通红,一句话不说,像个被调戏了的小媳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