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45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船长,海上警备队来了。”我没敲门直接进去,船长正在刮胡子。

  “老三,你慌什么。”船长没有看我,对着镜子仔细摆弄着剃须刀,镇静的让人恐怖。
  船长居然穿上了西装跟白衬衫,还系着领带,估计用老九的话说就是死也得死的漂亮一点。船长昨晚凌晨挑了一个吉利的北京时间给公司打电话通报了此事,先把责任压给老鬼,说老鬼的思想政治工作做的不好,然后又说人事经理面试的时候没看出来这个小子神经病要偷渡吗?虽然他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但是他心里也最清楚,船上出了船员叛逃这么大的事儿,身为船长,责任肯定是不可推卸的,放在以前估计回国就得抓起来政审了,但是现在这个年代这已经不叫事儿了,最多就是不再这个公司做了,船长今天打扮一新出奇的镇静,其实已经做好了在美国被换掉的准备了。

  不管在海上还是陆地上工作,只要有了大不了老子不干了的想法,整个人心态都变的不一样了。
  “船长,你还下去接一下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草,我他妈还得也是一个船长,按级别也算个少校了,他们也就来俩上尉,我凭什么下去接他们。”船长在镜子前摆弄着头发,气场异常的强大。
  从来没见过船长这个样子,我一时竟有些不太适应,刚准备拍他的马屁。
  “老三啊,我还是下去一趟吧,我怕水头他们忘了让他们签字,这是违反保安意识的。”
  哎,船长骨子里还是改不了自己的卑微与奴性。
  首先进来的还是三个西装男,有一个居然是免费的公益律师,他妈的美国鬼子居然给老王请了一个律师!

  领头的人还是召集所有人集合在会议室,老王首先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卡着计生办鲜红章的结扎证明交给律师,然后说道:“律师先生,我非常喜欢女孩,但是现在自己却不能生孩子了,他们把我的输精管系住了,没有一个医院敢给我修复,我只能来到美国能把结扎的输精管给修复好,然后把我的妻子带来,这样我才能有一个可爱的女孩。”
  老王的眼泪好像能自己控制一样,止不住的往下流,就这么几句话,中途停了三次用来擦眼泪。
  “先生,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你填一下这个表格,我今天就会将全部资料提交给移民局,然后你将会在两周的时间内收到通知,来决定你是否会受到美利坚合众国的庇护。”律师对老王说道。
  “先生,我也有个女儿,她也很可爱,我会支持你的。”律师被老王近乎影帝的演技所感染,情不自禁又说出这句话。
  “船长,由于这是我们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在王先生等待通知的时间里,你们船舶被禁止入港,你可以联系你的代理。”领头的美国佬说道。
  船长不说话,背挺的很直,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海上警备队把我们医务室的药物全部收走,并检查了全船能看到的所有地方,每个人的床上都取了一点皮肤组织样品,不知道做什么用,幸运的是,他们并没有打开压载水仓进行检查。我悬着的心稍微放了下来。
  海上警备队告诉我们,外围锚地禁止钓鱼,禁止捕蟹,禁止往海里撒尿丢垃圾,违者罚款1000-70000美金。
  律师走的时候给了老王一个鼓励的眼神,老王很受用,感觉自己已经胜券在握。
  船长忙着去驾驶台跟代理沟通,现在北京时间领导都在睡觉,也不方便打扰,只能从代理那里得到些许的慰藉。
  “九哥,你说老王能成功吗?”我问老九。
  “嫩妈我也说不准啊,船长这次麻烦大了啊,万一老王真成功了,船上多少结扎的呢,还不都跑了。”老九抽着烟,眉头皱着。

  船长在驾驶台,趴在右舷的玻璃窗前看着远处的美国,我走过去递上一支烟:“船长,老王要是真申请庇护成功了,船上还那么多结扎的呢,我寻思是不是大家开个会做做政治工作?”
  “老三啊,老王这次肯定是走定了,他的结扎证是最有利的材料,别人没有事儿的,谁闲的没事把结扎证明带身上,再说了,老王这小子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叛逃美国,你看看他在船上半年我们就一点都看不出来,说明这个小子已经做了精密的准备,船上别的人就是为了出来挣钱的,谁没事想着偷渡。”船长抽着烟,说话的语气像一个侦探,胸有成竹的样子很是威严。
  我又准备小拍一下船长的马屁,没想到船长接着说:“假如他妈的没有结扎证申请政治避难能成功了,我他妈的也申请,我也结扎了。”
  卧槽,你们都结扎了,我他妈还是处男呢!你们都走了,船谁开啊!
  移民官走的第9天,老王的律师又坐着海上警备队的巡逻艇来了,给老王带来了惊喜:“先生,移民局已经准许了对你的庇护,你今天就可以入境了,我们会给你找一份适合你的工作,提供廉价的租用房给你。”
  老王已经笑得合不拢腿,不停的说着谢谢,律师告诉他现在就可以坐着船离开了。
  老王的行李箱早就已经收拾好了,他跟船上的人都不是很熟,也没有过多的寒暄,跟在律师后面,准备要登船离开。

  船长大副老鬼都在舱门准备着,预防着再有个哥们突然蹦出来抱住律师的腿,大头们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的,直到老王离开。
  老王走的时候对我笑了笑,不知道这个笑意味着什么,忽然一个机舱最底层的实习生摇身一变成了美国人,大家心里都挺不是滋味的,羡慕,嫉妒,恨,我他妈都恨自己怎么没有结扎。
  2年后我重回海神7做二副的时候,听说老王死于美国的一场枪战,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船又在锚地抛了一周,期间FBI居然还上来过一次,跟船长聊了很长时间,问了很多关于老王的事。
  晚上9点多的时候船长在驾驶台给公司打了一个电话,船长估计被骂的很惨,整个人的脸色相当难看,在驾驶台的引水椅子上坐了两个小时,一句话都不说。

  12点下了班我回房间洗了一下澡,准备去餐厅煮点宵夜吃,船长老九跟大厨居然在餐厅喝酒。
  “船长,还不睡啊。”我问了一句。
  “老三啊,过来一起喝点。”船长说话的声音非常疲惫。
  我坐到老九旁边,大厨递给我一瓶啤酒。
  “哎,你说老王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儿来呢。”大厨叹了口气。

  “草,老王都跑了这么多天了,咱就别天天寻思这个事儿呗。”我给大厨使了一个眼色。
  “嫩妈,老刘不是说的这个,嫩妈老王这个狗犊子玩意儿,让他老婆去公司闹,说公司给他丢美国不管了,让公司陪钱。”老九对我说道。
  我操,老王真是神人啊,他妈的两头赚钱。
  船长的处境现在更是雪上加霜了,我看了一眼船长,眼睛通红,应该连续十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
  “行了,都别说了,后天靠码头,今晚好好喝点酒,明天再演习一下,后天PSCO来检查。”船长将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点着一支烟,身体倚在沙发上,像只丢了魂的兔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