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4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这个时候要是再有个羊肉串就更爽了。”老九说道。
  “九哥,你说撸耶能游上岸不?”我问老九。
  “哎,嫩妈那里水深50多米啊,那么大的洋流。”老九点了一支烟,叹了一口气。

  我不再多问,忽然感觉很凄凉,鼻子有些发酸。
  大排档老板给我们端上来一大盆海鲜大杂烩,表面上飘着一层洋葱,我随手抓了一个,吃了一口,不是很呛,但是我的眼泪却掉了下来。
  “刘叔,这个洋葱真呛。”我不停地擦着眼泪。我只能找个理由来掩饰内心的脆弱。
  他们肯定看透了我的心,但是都不好说破什么,老九递给我一杯啤酒,我一饮而尽。
  “嫩妈,老三,我跟你这么大的时候,在巴西里约热内卢,那才九几年,美女大大的有啊,嫩妈我记得最清楚有个巴西大美女,嫩妈老漂亮了,我俩在一起疯狂大战三个晚上,妞都抱着我都不让我走,嫩妈非得给我生孩子。”老九喝多了就喜欢说他九几年的事情。
  这时正好路过一个巴西妞,比撸耶的老婆都黑,我说是这样的吗九哥。
  “嫩妈,有机会咱去里约热内卢你们就知道了,那里的女人混白的,这边都嫩妈黑奴的后代。”
  老九有很严重的种族歧视。
  三人吃东西的时候,10多个巴西小黑孩违着你,什么都要,啤酒香烟,你拿手抠一块吃的给他们,他们抓过来就吃,大厨最喜欢逗这些巴西的野生纯屌丝,碰到漂亮的女童还会亲切的摸摸她们的头发。
  三人喝的兴起,听到隔壁传来啪啪的鞭炮声,马路上瞬间乱成一片,成群成群的人往相反的方向跑。
  “嫩妈,有人放鞭炮?”老九问道。
  我们三人伸头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这他妈的就是侠盗飞车现场版啊!在我们吃饭的位置能看到两个年轻人拿枪追一个小伙,俩人啪啪开抢,小伙也回头还击,我跟大厨都快要吓尿了。
  老九忽然怒喝一声,我心想:这老小子又想干什么,千万别惹事了啊。
  “九哥,你想干嘛?”我赶紧问道。
  “嫩妈,这是真干啊,赶紧跑啊!”老九扭头就跑。
  我们混在人群里,开始往海边跑,跑了一会,枪声停止了,远远的能看到被追的男子倒在地上,应该是挂了,过了半天丨警丨察也没到,忽然想起来丨警丨察罢工了。
  路上的人群似乎司空见惯,原路返回,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了。
  “哎呀呀,这顿饭吃的,吓死我了。”大厨脸色还没有变过来。
  “嫩妈,赶紧走。”老九好像想起来什么,大步往前走着。
  “怎么了九哥?”我紧跟在后面疑惑的问着。
  “嫩妈吃饭没付钱呢,又蹭了一顿。”老九已经乐的合不拢腿了。

  回到船上给船长讲了一下当地的治安,船长果断要求全船禁止下地,这几天大家经历的事情太多了,跟放电影似的,船长天天祈祷千万别再出事了,他的小心脏已经无力承担了。
  还好萨尔瓦多的码头装卸效率还是挺高的,我们不到三天就装完了最后两万吨铁矿。
  在舷梯口吸烟的时候,二副告诉我我们下一趟要去美国卡罗莱纳州的查尔斯顿。
  我忽然又想起了撸耶,那晚我就是在现在吸烟的位置看他的最后一眼,真希望他现在还藏在救生艇里,因为我们马上就要去他朝思暮想的美国了。
  萨尔瓦多到美国查尔斯顿,全程接近4000海里,我们需要跨过了亚热带季风气候,然后进入了热带沙漠气候,紧接穿过热带雨林气候又到达亚热带季风气候,看查尔斯顿的经纬度应该跟我老家山东差不多一个位置,这个季节得穿秋裤了。
  船一开出萨瓦尔多,船长立马恢复到疯子状态,美国对船长来说不仅仅只有自由女神,更多是传说中世界上最严厉的海岸警备队的检查。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某些垃圾船旗国政府管理下的船舶,没有很好的履行国际海事组织制订的为提高国际航运安全和防止世界海洋污染的国际公约,致使海上严重事故持续上升,海上污染日趋严重。从八十年代起,在国际上开始实施船旗国和洪口国双重管理措施,来扼制安全和污染事故的发生。
  美国海岸警备队就是在这个时间参与进来,对途径锚泊或者靠港的船舶进行近乎变态的检查,他们的检查内容更多的是依据自己本土的法律,严格程度令人发指,稍有不慎就会有巨额的罚款,如果有很严重的缺陷船舶将被滞留,耽误船期。
  所以每条去美国的船上的船长都会跟狗一样疯狂的工作,以达到零缺陷为荣。
  首先就是收拾全船的卫生,海神7虽然是一条新船,但是也经历了半年海浪跟海风的侵袭,船舶的一些地方也已经锈迹斑斑,航行值班只留驾驶员,全船3个一水加2个二水还有3个甲板实习生天天跟在老九屁股后面,对海神7进行全面的保养,只要是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全部更换一遍新的油漆。
  全船进行灭鼠清蟑运动,把船上除了人的一切生物,全部杀死。
  全船进行保安意识培训,并且船长出题进行考试,80分以上及格,80分以下会受到暴风雨般的侮辱并重新学习。
  每3天进行一次演习,消防,弃船,防海盗。
  所有的人都提心掉胆,船长的头发也白了很多,他每天重复的检查船舶所有的证书文件,有的时候接连3,4天都只睡几个小时。
  接近美国本土300海里的时候,船长告诉老九将压载舱里的水全部放空,我有些担心,毕竟象牙还在压载舱里。
  马上到达锚地了,我正在房间检查我自己的PSC检查项目有没有遗漏的地方,机舱的卡带老王来到我房间。

  老王已经35,6岁了,家是东北的,不太爱说话,总之同船6个月说话不超过10句,不过听机舱四鬼说他以前在家里做外贸生意的,挺有钱的,后来放高利贷破产了,他怎么想起来找我了,我心里满是疑惑。
  “三副啊,我们到的这个地方离华盛顿近不?”老王问我。
  “我看一下啊,哎呀,大概得500公里啊,老王你咋想起来问这个了。”我拿出自己房间的地图看了一下问道。
  “没事儿,没事儿,我有个朋友在那边,我寻思如果近我就过去看看。”老王说道。
  “哈哈,老王,咱全船都没有美签,下不了地的。”我嘲笑他痴人说梦。
  晚上9点,船到达查尔斯顿港外的锚地进行抛锚,等待第二天进港。

  锚抛好后,代理通知船长,海岸警备队将在船舶靠港后的24小时之内进行检查。
  接连持续一个月的高强度的工作与演习,大家都很疲惫,但是大家都准备的特别充分,恨不得现在PSC就上船来检查,省的第二天再把学的东西都忘了。
  船长还是有些担忧,总感觉自己有什么地方没有准备好,不停的把房间的资料翻来翻去,估计这哥们晚上又睡不好觉了。
  我跟大副还有老九三个人在餐厅打牌,放松一下心情。
  “嫩妈,滞留才好,滞留个一年半载的,看看美国风光,多爽。”老九心态很好,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