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4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幸好他俩被发现了,要不然俩人晚上在巴西跳了海游到岸上,上去一看找不到自由女神倒无所谓,关键发现这里比纳米比亚都垃圾,心理上得承受多大的压力啊。
  大家都没经历过这种事儿,船长很愤怒,把我大副还有老九叫到房间。
  “大副,谁让你告诉他我们去美国的?”船长嗷嗷大叫!
  “我就跟他开个玩笑,我要说我们去火星,我们还真去火星啊,谁寻思这小黑鬼他妈的偷渡啊。”大副顶了船长一句。
  船长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目光突然转向了我:“三副,你平时怎么检查的救生艇?怎么救生艇上藏着两个人你都不知道?”
  船长愤怒的眼珠子都红了,刚才喝酒的时候还跟我称兄道弟,现在他妈的成了阶级敌人了,我低着头不说话,只能听着。

  “水头,你跑船时间长,碰到过偷渡的事儿么?”船长对老九的态度比较温和。
  “嫩妈,船长,就两个办法,要么给俩人丢海里自生自灭,要么给俩人带到码头偷偷放掉,总之千万别按正常程序走。”老九说道。
  正常的程序是若发现任何偷渡者,应及时通知船东和港口代理,然后立即通知船东互保协会,使其与当地联络处取得联系,获得相关协助处理偷渡者下船。
  然后我们船会因涉嫌协助偷渡遭到当局的调查,到时候会有移民局,丨警丨察局,检验检疫局。PSC0上船检查,给我们开具ISPS滞留缺陷,然后我们就要在港口被滞留很长一段时间来改正缺陷,而撸耶跟他的女朋友会被遣送回国,船长会被公司骂成狗,估计以后的资历也会受到影响。
  船长不是傻逼,他点了一支烟,不说话,低头沉思着。
  “嫩妈船长,我第二年跑船的时候,嫩妈也是上来一个黑鬼子,船长给港口报告了,公司赔了好几十万呢,船长接着就给炒了。”老九对船长说道。
  “老九,给他俩准备一个房间,告诉他们别乱跑,你把事儿想法给我办了吧。”船长颓废的倚在座子后背上,一张落寞的脸盯着舷外的小岛。

  船上只有我跟老九搭理撸耶,其他人都不敢跟他沾上一点关系,当初几个实习生搂着撸耶拍照一起说我们是朋友的时候或许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吧。
  我告诉撸耶我们去的地方是巴西,不是美国,他有些失落。
  但是我告诉他,到了巴西,他必须要下船,不能再给我们添麻烦了,我们只能帮你们到这了,至于以后发生什么,就全凭造化了。
  整整20天,船长一句话没有说,我都怀疑他精神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直到我们到了萨尔瓦多,船长将把我跟老九叫到房间。

  “我一会贴着岸边跑,你把舷梯放低一点,给俩人放海里,是生是死靠天命。”船长对我俩说道。
  “船长,这里离岸边还有半海里,他们怎么可能游的过去啊,等靠码头晚上偷偷给他俩放了不行吗?”我有些恳求的说道。
  “老三,咱不能冒这个险啊,如果靠了码头被抓到了,那事情就大了。”船长没有愤怒,镇静的有些可怕。
  “记住,千万不要给他们救生衣还有救生圈,上面都有我们的船舶信息。”船长最后嘱咐我们。
  老九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我跟撸耶说,你们该走了,我们船一会贴着岸边走,你可以游过去,我在纳米比亚见过你游泳,你可以做到的。
  船长将主机降速,船在锚地里缓慢的航行着,老九把舷梯放低,贴着海面,撸耶把我送给他的鞋放到背包里,俩人朝我挥挥手,纵身跳入海中,两人奋力的往岸边游,但是身体还是被巨大的洋流往另一个方向拉扯,夜色很黑,只能看到他两个的头起起伏伏,不到半分钟,我已经看不到他俩的踪影。
  “goodluck。”我心里默念到。
  萨尔瓦多历史相当悠久,以前巴西在葡萄牙统治期间,它曾经是巴西的第一届首都,而且这里在那个时期是全世界出名的黑奴交易地,所以来到萨尔瓦多,没有传说中的褐色皮肤的拉丁美女,清一色的黑人跟混黑人。
  老九大厨还有我,三个人心情都不是很好,我们三个跟撸耶的感情是比较深的,尤其是我跟老九,毕竟撸耶的女朋友无微不至的照顾过我们一个星期,但是我们却把他俩丢到了海里。
  大厨也倒无所谓了,老九跟我这种性格的人,确确实实感觉自己像是背叛了自己的朋友一般。
  靠好码头,代理上船告诉船长,还有1周就是萨瓦尔多狂欢节,最近萨尔瓦多的丨警丨察在罢工,所以当地治安非常差,请船员晚上尽量不要外出,白天外出请不要携带相机跟大量的钱币。
  我们三人却无视代理的警告,用大厨的话就是连酋长我们都打过,还怕你们这群小流氓?三人找大副请假,急急匆匆的就下船了。
  萨尔瓦多靠近赤道,所以天气炎热干燥,幸好是个半岛城市,整个城市的色彩非常鲜明,油漆涂得特别漂亮,这一片墙是红色的,这一片是蓝色的,这一片是黄色的,就好像是刚学画画的孩子一样,什么颜色最艳,就涂什么颜色。

  路上到处都是推着小车的小贩,当然不是卖肉夹馍炸火烧的,都是卖一些果汁或者当地的特产,三个人走走停停,感觉到处都是美景,穿过比较繁华的地方,偶尔会看到几条破旧的街区,这些地方的墙上到处都是涂鸦,画什么的都有。
  “嫩妈这个地方挺好的啊,治安挺好的啊。”老九嘟囔一句。
  “哎呀,你看看,这个墙上画着毛主席的头像呢。”大厨惊喜的指着一座墙。
  我跟老九放眼看去,果然是呢,墙上面居然还有主席的涂鸦,看来毛主席的思想真的已经传播到全宇宙了,墙角坐着一个颓废的巴西混黑人,在那里抽着烟。我跟老九赶紧跑到涂鸦旁边,找了个合适的角度让大厨拍照。
  我俩选择右边脸贴着涂鸦,因为这样可以拍上我俩身后的一个教堂,教堂上面写满葡萄牙语,这样照片发朋友圈之后别人才知道我们是在国外拍的,否则你靠着一个毛爷爷头像的墙拍照然后你告诉这是在巴西,谁他妈的信呢。

  大厨拿着相机比划着,我跟老九终于调整好身姿,大厨伸手举着相机,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坐在地下吸烟的小伙突然站起来抢过大厨的相机,刷一下跑进街区。
  我们三人楞了一下,老九大叫道:“嫩妈,追啊!”
  老九迅速冲进去,我跟大厨紧跟其后,冲进街区之后才发现到处都是出口,环顾四周,除了满满的涂鸦,根本就看不到人的影子。
  “算了算了,反正也是在日本捡的。”大厨倒不是很心疼。
  “嫩妈,我们是打过酋长的人,让这个小流氓欺负了,嫩妈的。”老九还是有些愤怒。
  “我老早就看那个吸烟的小子不是好东西了,没想到他竟然抢我的相机。”大厨的马后炮让我瞬间丧失了对他的同情。
  本来心情就不好,又他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我跟老九都怒火冲天,三人找了一个大排档,准备喝点啤酒,释放一下内心的愤怒。

  我给老板说了20多遍seafood,他居然都没听懂,没办法大厨又学了两次螃蟹走路他才猛然醒悟,他们居然也有木桶装的扎啤,三人赶紧搞了一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