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4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九提出要去见见周大夫,周毅开车领着我们,到了红十字会医院,周大夫恰好不在,去了别的地区的医院巡检,老九有些失落。
  “老三,嫩妈这个象牙的事儿你就当不知道,谁也不要告诉,钱咱俩平分,出了事儿我顶着,你别害怕。”老九在回去的路上拍拍我的肩膀说。

  “10年以上20年以下啊!你说我能不害怕么。”我心里暗道。
  回船后,老九做了四个小木头箱子,大小能装的下一根象牙,他招呼我晚上去他房间,我们两人给象牙缠上十几层保鲜膜,装到木头箱子里,用钉子订好。
  然后我们把这四个木头箱子拿到油漆间刷成黑色的油漆,老九又连夜用花铁板焊了一个大铁箱子,晚上我们两人艰难的把它搞到第二压载水舱里,老九把铁箱子一半放在水下,第二天早上把四个木头小箱子放到大铁箱子里,外面用割好的铁板焊上。
  一切工作做完之后已经4天了,老九给第二压载水舱压了10公分的水,整个铁箱子全部淹没在了压载水里。
  离泊的前一天晚上,我跟老九大厨还有三个实习生做撸耶的小船下去,商议着要偷偷把司机干一顿。
  我们六个小心翼翼的在山上面观察着,时间已经有些长,我都忘了司机长什么模样了,他们黑人都是一个样,再加上天也黑了,我们拿着望远镜也看的不是很清楚。
  “嫩妈,这个仇难道报不了了?”老九有些愤怒。
  “九哥,那个出租车是他的?要不我们给他车轱辘卸了?”机舱的一个实习生献了一个好计谋。
  “把他排烟管也堵了,修好车轱辘也开不起来,再把他油底壳凿个洞,把机油给他放光,车一动就拉缸。”实习生接着说道。
  “嫩妈你们搞柴油机的就是牛逼,搞破坏都嫩妈那么专业。”老九笑道。

  机舱实习生又回到船上拿下来一套工具跟一种修复剂,外号铁石灰,趁着夜色,我们开始了破坏。
  我跟实习生把铁石灰按比列拼混好,塞到黑人出租车的排烟管里面,实习生告诉我半个小时就会凝固,到时候会硬的跟石头一样,砸都砸不碎,其他的人把他的四个轱辘卸下来,滚到了海里,还有一个实习生把他油底壳放油的螺栓打开,把机油放光。
  想到黑人司机第二天看到自己车时那惊讶的表情我就很兴奋。
  第二天下午6点,我们起锚,去巴西装完最后2万吨货,撸耶跟他的女朋友特地前来送我们,我送给撸耶了一双贵人鸟的运动鞋,我只穿过一次,还是在买鞋试合不合脚的时候。
  撸耶没有过多的表示什么,备车了,我顾不上送俩人回独木船,赶紧跑上驾驶台。
  慌忙中扫了一眼航海日志,上面标注着目的地巴西萨尔瓦多。
  纳米比亚到巴西,需要横穿整个南大西洋,最少需要1个月的时间,此时已经是阴历的腊月底,算了一下过年又得在浩瀚的大西洋上了。
  船开出去了第10天,到了阴历年,船长有些感触,说跑船这么多年了,就没有在家里过过一次春节,早就不知道鞭炮什么味道了。
  我跟老九也谈论起上一年过年差点命丧朝鲜。
  “三副哥,我听说你们被朝鲜人打的挺厉害的是吗?”实习生真不会说话。
  “嫩妈,我跟老三把朝鲜边防军枪夺过来,打的他屁滚尿流的,拿枪指着他让他道歉。”老九手舞足蹈,“后来嫩妈大使馆都惊动了。”反正当事人就我跟老九,随便他怎么白话了。
  船长计算好时间,让二副把航线划的离圣赫勒拿岛近一些,这样我们过年的时候也算是能看到陆地了。
  圣赫勒拿岛在南大西洋东北部,离非洲西海岸一百多海里,离南美洲东海岸接近200海里,就像一粒鸟屎一样沾在海图上,我对这个岛比较熟悉的原因是拿破仑滑铁卢战役失败后就是被流放到这个小岛上。
  这个悬在南太平洋中间的小岛跟英国的距离更是隔着大半个世界,但是它却属于英国的。

  我不禁很佩服英国西班牙以及葡萄牙的那些航海家,他们真的是为自己的祖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啊,殖民了美洲非洲大陆,殖民了那么多不为人知的小岛。
  而且那个时代的航海者才真是航海者,有着驾驭风浪的力量,没有雷达,没有电子海图,靠着太阳跟月亮还有指南针在茫茫大海里航行,不得不令人敬佩。
  刚吃完午饭,大厨就招呼大家一起包水饺,然后用U盘播放上一年的春节联欢晚会,餐厅的舷窗正好能看到这座孤独美丽的小岛,如果再近一点,甚至能看到小岛上度假的人群,因为南北半球季节的差异,虽然是过年,我们这里却是夏季,大家还都穿着背心裤衩。
  穿着裤衩子过年让我一个北方人相当的尴尬。
  年夜饭8点开吃,我很不幸的要在驾驶台值班,我把两舷的门都打开,这样可以听到他们在餐厅幸福喝酒吃饭的声音。
  海况很好,浪不高,风也不大,吹在身上很舒服,忽然很想念娜莎,离开俄罗斯之后就没有再联系上过她,或许她注定不会属于我,毕竟在我心里她是一个美丽的天使。
  不到9点,二副上来替我:“老三,你下去吃饭吧,我替你值班,我不会喝酒,也受不了乱糟糟的环境。”
  二副是个书呆子,但是人一点都不坏,航行了6个月了,还没有摆脱上任二副挂掉的阴影,听说晚上都不敢在床上睡觉,都是在沙发上躺着。
  盛情难却,我跑到餐厅,先敬了船长大副,又敬老鬼二鬼三鬼,跟四鬼俩人共同喝了两杯,跟普通船员共同喝了几杯,不到半个小时,5,6瓶啤酒就下肚了,说话舌头也捋不直了。
  大厨喝的已经不行了,被老九狂灌了了一瓶啤酒后忍不住捂着嘴跑出去。
  大家看着大厨狼狈的样子,哈哈大笑。
  “船长,我出去看看,大厨别一激动掉海里了,正好出去撒泡尿。”老鬼对船长说。
  老鬼刚走出后舷门,听见大厨大叫哎呀妈呀,哎呀妈呀,只见大厨狂奔进来,抱住老鬼,大喊道:“老鬼,外面有鬼!”
  大厨整个人挂在老鬼身上,哆哆哆嗦的,应该是承受了巨大的惊吓,手指着外面。不停地说着,鬼,鬼,鬼。

  大家赶紧抄家伙,十几个人冲出去,然后发现后甲板站着两个偷渡的黑人,我们把他倆包围,老九拿手电筒一照,居然是撸耶跟他女朋友,撸耶有些害怕,脚上还穿着我送他的贵人鸟。
  “草,这俩哥们怎么在船上!他妈的是不是一到过年,就会出这么多烦心事儿。”我心里暗道。
  撸耶原来一直就想偷渡到美国,听大副讲我们要去纽约,很是兴奋,跟女朋友商议了一下,两人准备了所有的积蓄,他们计划并不想打扰我们,只是等待我们船到达纽约后晚上偷偷跳海游上岸。两人藏在救生艇里,靠吃救生艇上的压缩饼干及喝救生艇上的水为生,昨天撸耶不小心打翻了救生艇上的淡水桶,他晚上冒险想去搞点淡水,没想到碰到了喝多了的大厨,大厨当时吐了一半一转身发现有个黑人,吓的把没吐完的那一半都咽下去了。

  他俩的计划很完美,但是他俩没想到大副只是给他们开了个玩笑,我们去的地方是罪恶之城巴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