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9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觉的周大夫倒是挺适合我的。”船长比老九都猥琐的说道。
  回船之后,我跟老九准备了10条烟,10箱酒,准备等代理有时间过来的时候把东西给青岛小哥送去。
  抛锚最大的乐趣就是钓鱼,海钓其实很简单的,就是拿鱼线绑个钩,找块肉或者找块鱿鱼挂到勾上,丢海里就不用管了。
  假如你喜欢享受海钓的乐趣,就手持着线,因为海里的鱼都喜欢活饵,所以你的手要一抖一抖的来吸引鱼的注意,不一会功夫就能钓很多的鱼,五颜六色的十分可爱。
  当然,这样钓鱼需要有一个大前提:不是在中国海域。
  中国的渔船用的网叫断子绝孙网,整个网的网眼小到什么程度,小到连鱼的卵细胞都能捞到,没有了卵细胞,只剩满大海的精子孤独的游来游去,找不到归宿。
  稍微有点人情味的国家,都会规定网的尺寸,捕捞到小鱼之后放归大海,来年长成大鱼接着捕,中国的渔船找个地方待上一年,那里就成清水了。
  为了感谢撸耶跟她女朋友对我的照顾,我跟大副表示请他们来船上吃顿晚饭。
  撸耶的女朋友来船之后,大家都很高兴,虽然她长的黑了一点,但毕竟是个女人,几个实习生兴奋的领着她到处参观:首尖舱,舵机房,驾驶台,机舱,甚至都去救生艇参观了一圈。

  大厨晚饭做的拿手的油泼鱼,包了一些鲅鱼水饺,撸耶跟他女朋友不会用筷子,俩人拿手抓着吃,手都烫白了。
  “撸耶,你的工作就是摆渡吗?”大副对他很感兴趣。
  “我周一到周五接送你们还有别的船只上的船员,周末去我女朋友那里做志愿者。”撸耶道。
  “大副,你们离开纳米比亚后要哪里?”撸耶的女友瞪着大眼睛问着大副。
  “我们?我们要去纽约!去看自由女神!”大副装逼,随口说了一个国际大都市。

  听到纽约,撸耶跟他的女朋友眼睛里放出了异样的光芒。
  还有一周完货的时候,老九让船长给代理打电话,我们去找青岛小哥喝酒,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哥们,嫩妈谢谢了,我们带了点烟酒给你,你一定得收下。”老九十分的客气
  “是啊,哥,要不是你我们可能就挂这了,这点东西不成敬意,兄弟我的一点心意,你一定得收下,等你回了国,如果我在国内,我一定好好的当面谢谢你。”我发自肺腑真心的道。
  直到今天,事情已经过去了快4年了,我还一直保存着这个小哥的手机号,过年过节还会给他发个短信。
  青岛小哥见我们这么热情,一番推辞也就收下了。
  小哥的幌子酒吧确实是个好地方,我们居然还能喝到保质期只有一个月的青岛原浆。
  我们给他聊了很多跑船发生的趣事,他给我们讲在非洲做生意碰到的点点滴滴,大家都是性情中人,喝的都有些大了。
  正喝的兴起,来了一对夫妇,也是在纳米比亚做生意的,小哥的朋友。
  “来来,我介绍一下,这两位是咱老乡,是海神7上的三副跟水手长。”小哥拉着我俩向那对夫妻介绍到。

  “这两个是两口子,这个是周毅,这个是刘小雪。在纳米比亚做生意的。”小哥接着说道
  你好,你好,幸会幸会,大家都客套着。
  “嫩妈,我听你口音河北的?”老九对那两口子说。
  “我们是沧州的。”周毅笑着说
  “嫩妈,我是邯郸的。”老九喝的有些多,搂着周毅大叫到。
  老乡见老乡,锤子硬邦邦,俩人非常兴奋,老九又多喝了一些。
  “张总,给你说的那个事儿怎么样了。”周毅问小哥。(小哥姓张)
  “现在查的太严了,不好办啊,海关跟边防查的都太严了,青岛港那边进不去,别的港口咱也没有熟人呀。”小哥似乎有什么为难的事情。

  “嫩妈,有啥事儿给九哥说,嫩妈我能帮就给你们帮了,过命的交情。”老九喝的有些多了。
  “九哥,兄弟我有些东西得带回国内,这些东西在非洲是合法的,也好出关,国内不好进海关。”周毅犹豫了一下对老九说道。
  “嫩妈,有啥东西,放我船上,我给你们拉回去,你到了港口找人去接就行,我们是货船,海关就是走过场,管都不管。”老九的口气挺大的。
  “九哥,那我拉着你去看看我的店里的东西,你看看能给捎回去么。”周毅看了一眼小哥,小哥点点头默许了。
  几人坐上周毅的越野车,到了周毅的工作室。

  周毅的工作室很大,更像是一个巨大的仓库,周毅打开门,我伸头往里一看,酒立马就醒了。
  里面满满的一片动物的标本,有羚羊头,斑马头,长颈鹿头,甚至还有几个猎豹跟雄狮的头。
  “嫩妈,这些都是真的?”老九酒也醒了一半,拿手摸着一只狮子头问道。
  “九哥,这些都是别人打猎后做的标本,有的人不需要我就收回来了,寻思卖到国内去,现在太紧了,不好弄啊,不知道这玩意儿九哥能帮忙给弄点回去不?”周毅对老九说道。
  我知道老九这次装逼装大了,这玩意儿不是说不敢往国内带,关键这么大个的东西,不好找地方藏,那长颈鹿连脖子加头好到两米了,放到干净地方扎眼,放到脏地方就把标本破坏了。
  “哥,这玩意不值钱,我们搞一次就搞大的,有没有象牙弄个10根8根的回去。”我环顾四周没有发现象牙,装作很高深的对两人说道,也算是替老九解一下围。
  “嫩妈,老三说的对啊,搞一次就得搞大的。”老九朝我传来赞许的目光。
  “想不到九哥也喜欢冒险啊,对啊,不冒大险怎么能赚大钱!那你们就看看我的象牙库。”周毅一脸兴奋的说道。
  周毅打开隔壁的一张小门,里面摆放着四五十根象牙,有几根象牙的末脚还残留着斑斑的血迹。
  “九哥,三副,你们能带多少?”周毅递给我俩一人一只烟

  我已经哆嗦了,他妈的我这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
  “嫩妈兄弟,这第一根九哥免费给你带,也算是感谢张兄弟帮助过咱。”老九拿起一根象牙,一边抚摸着一边对周毅说。
  “多带一根加一万。”老九又拿起另外一根,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老九霸气的说道。
  “九哥,钱是小事儿,实话告诉你,我在这边搞的这玩意一根还没咱国内一台电视值钱,但是回国多少钱你们是知道的,我也不怕你们给我独吞了,毕竟这也算的上比较大的走私了,真抓住了也是得判个十年八年的了。”周毅对老九说道。

  周毅的话威胁的意味很重,他其实非常怕老九把东西独吞了,但是话不能说的太透,但是意思很明显了,你假如独吞了,我就有办法让人抓你把你搞成走私罪。
  老九冷笑了一声,指着小哥说:“嫩妈这哥们救过我的命。”
  周毅用箱子给我们装了4根象牙,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我跟老九俩人抬着箱子,跟我的心一样沉甸甸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