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50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滕兆海下车后就忙走进茶楼里,见蒋继成在总台处,说,“老蒋……”蒋继成站起来迎上去,说,“都到了呢。”说着用手指了指楼上,那意思自然明白的。滕兆海的精神不怎么好,也不知道是因为形势不妙所致,还是因为赶路疲累的原因。听蒋继成说了杨秀峰等人都到了,脚步就有些急,却又不好在蒋继成这里表示什么,抢着路要往楼上去。
  同样有服务女子来给两人带路,却给蒋继成回绝了。两人走着,蒋继成说,“滕大,在那边情况怎么样?”平时两人电话少了些,滕兆海就有些苦笑,但又想从蒋继成这里谈到更多一些的情况。在他的想法里,杨秀峰如今在市里也该收敛起来,低调做人免得给人看着嫉恨而对他下手才是,却不料他组织起大家见面聚会,要不是对杨秀峰性格很熟悉,滕兆海都不想过来的。杨秀峰是那种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所以心里也很好奇,不知道市里是不是有什么变化的。

  看着蒋继成,见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滕兆海索性站下来。蒋继成却笑了笑,说,“滕大,到房间里后,秀峰会将他的想法说出来,我觉得应该做得好。”
  “那是,想法做事时我们这些人里最牢靠的人,心思缜密,在省市里都有着很好的关系,我们今后也都要靠着他才行。”滕兆海对杨秀峰在钱维扬身边就有这很好的体会,也知道他在市里被不少的领导看好,省里有什么样的关系,也只是传闻没有具体的资料。
  “先到房间里去,听他这么说。”蒋继成说着带滕兆海到房间去,滕兆海心里也就有了些期待,杨秀峰要是在市里或省里走通了一条路来,对他们今后那是有着绝大的影响力,也决定着他们今后在县里有什么用的姿态与人打交道。
  进房间,滕兆海见杨秀峰和胡丹都站起来,忙说,“秀峰,本来准备提前一点走,可临时给一个下面的人缠住,耽搁了一会,路上虽走到一百码还是来迟了。”这个解释在滕兆海看来是很有必要的,让大家等本来在圈子里已经是滕兆海习惯的做法,可如今让杨秀峰等那就不对了的。
  “没事,大家都是兄弟之间。滕大这样说叫我们心里怎么好想?是不是?再说,我们约定的时间也还没有到。”杨秀峰说,说着看向蒋继成和胡丹,两人也都笑呵呵地。
  “坐下说、坐下说。”在茶楼里蒋继成算是半个主人,在茶楼里的活动也都由他来进行安排。胡丹自然就看着滕兆海和杨秀峰两人,要坐下也得由他们两人先坐下后,他才能够坐下的。虽说这样的聚会是圈子内,本来不该有太多的规矩才是,但今天的情况却有些特别。市里经过这样大变动后,格局完全改变,圈子里也会有适当的调整。滕兆海和杨秀峰两人今后谁来主持圈子,引导圈子里大家都发展,维系大家都利益都会在这样座次里表现出来的。

  杨秀峰要滕兆海坐主坐上,滕兆海就算不明白今天聚会的核心内容,可也能够体会到一点变化的,哪肯像以前那样?说,“秀峰,市里大变,我们大家心里也都各自有数的,今后我们在市里就要看你了。在我们这里,你也该当将这份重任担起来才是,总不会将我们都跑下不理了吧?你也不是这样的人,说到兄弟情义,也是你最讲这一点的,你得先坐了,我们才能够心里有主心骨。是不是这样?你们也说说。”

  “那是、那是。”蒋继成和胡丹两人都附和着,杨秀峰却哪里就肯?推来推去地推了一会,蒋继成说,“滕大,你和秀峰就并坐上位吧,总不能让我和胡丹也无法坐是不是?”胡丹也就应和,两人也就不好再多推,并排坐下后,滕兆海却稍侧面对着杨秀峰。
  坐下来,蒋继成也就给大家斟茶递水做服务工作,要说在圈子里,四个人都有着不错的权势。但这样的权势目前而言还没有多少基石,很容易就给人挤掉,特别是滕兆海还是代县长,要是没有市里的支持,很可能在选举时就给人弄了手脚,从而无法将代字去掉,倒是就会很尴尬地下来,这样的实例虽说在体制里很少出现,但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滕兆海最担心的就是他要是到这一步后,今后正处级只怕都拿不到了。蒋继成在市公丨安丨局里任副局长,要说权势在系统里也就在一人之下的,而他和唐祖德的关系还不错,按说该有很好的处境,但他也是最容易给人调整的一个,说不定哪时一个调令就可将他调走而边缘化。

  喝着茶,先说了几句朋友感情的话,也感概了这段时间没有聚会,使得大家都有疏远的感觉。吴如海还是老样子,而赵华强虽说几次联络过大家,可他却没有足够的号召力,在这次变得中,他还在原来的位子上不动,在所有人里也就沦为和吴如海等同的地位上了,更加不好提出聚会的邀请。
  等闲话说过,杨秀峰也就放下茶杯,大家见他样子后都在胡丹有事要说,胡丹和蒋继成知道一些事由,心里也就更加期待。“滕大,今天将几位兄弟找过来,一是大家有一些日子没有在一起了,聚一聚,一起喝杯酒也可放松下情怀。”
  “是啊。”滕兆海说,却没有多说,等着杨秀峰继续。
  “另一个事,一直是我这段日子来的一个心事,我觉得大家在一起好好地说一说,说不定会让我们今后都有很大的改变。”杨秀峰说着看了看滕兆海,见他期待着,又说,“市里的格局随着换届有了很大的改变,之前我们都觉得老板有很大的优势,可却给周书记那破事将大好局势搅坏了。如今,老板到省里去虽说级别不变,今后会不会有什么机会也说不准,可我们在市里的处境,我想,大家心里都明白。”

  杨秀峰说得这样直白,也是在圈子的核心几个人才这样说,滕兆海等人自然有着共鸣。连连表示了心里的感受,“我知道,大家日子都不好过,我在开发区里也是如此,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看着,就想在我们最虚弱的时候进行下手,将我们挤出去。这些人的心态,对我说来也是理解的,只是,情况虽说如此,但我们就甘于这样?就这样任由他们了?”说着在三人脸上看来看去。
  蒋继成知道他的意思,说,“秀峰,你有什么想法,我们照做就是。难道还能够有着别人捏在手里不成?”
  “对。我就想,目前我们在市里或许还没有得到主要领导的支持,今后我们这些人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三个归宿:一个是被人招抚了,可我想这种招抚会不会得到更好的培养?那是不可能的,这话虽说得绝对了些,上面的人自然会对自己老兄弟老部下更多一些机会的。我们单一的任何一个,都不会在市里有什么影响力,也不会让人顾忌什么。第二个就是给人边缘化,就这样一辈子混下去。可这样的结果对我们说来,谁会真正甘心?目前的位子不是我们做不好,更不是我们没有能力,只是老板给牵累了,殃及了大家。第三种就是给人往死里打压,随意寻找一个借口,都能够将我们弄下来的。这样的事,之前我们没有遇上过,但却也是听说过的,有人在我们身上做这样的事,也不足为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