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7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市长的命令,让你陪着上级媒体的记者,这是工作。”
  “我,我晚上还有任务,要加班的。”自从来到电视台后,丁一学会了用这句话来搪塞那些她不愿出席的饭局,屡试不爽。
  果然,彭长宜说道:“我不管,你自己跟市长说,好像他还要安排你任务。”
  丁一想起江帆对自己的态度,就说:“我的任务是局领导安排的,市长给我安排任务有些不和套数。”
  “嘿!还管不了你了,是吧。好,你等着。”说着,挂了电话。
  丁一也把电话放在了地毯上,拔下电话线,因为演播室的电话一般情况下都是拔掉电话线的,她关上了灯,走了出来。
  很奇怪,直到他们看完了所有的素材后,也不见有电话打进来,她的呼机也没想,可能是市长信了她加班的说法,不再强求她。

  叶桐看完带子,冲丁一笑了笑说道:“比我想象的真实。谢谢你小丁。”她又转向宣传部那位干事,说道:“你和温局说下,咱们走吧。”
  宣传部干事就从制作室给温庆轩打了电话,温庆轩屋里没人接,估计是下班了。
  送走了叶桐,丁一把带子收回来后,没有心情去党校食堂吃饭,她就回了宿舍。
  在市政府二楼彭长宜办公室,龚卫先在他的房间里,他们正在说着工作的事,叶桐从外面进来了,彭长宜果真没有看到丁一。
  龚卫先赶忙站起,给叶桐倒水,说道:“叶记者,今天一天太辛苦了,没得休息。”
  叶桐说道:“你们更辛苦,而且还很危险,不看电视台的录像带,我想象不出这项工作有多辛苦,看了才知道,基层工作的确不容易。”说着,看了一眼彭长宜的胳膊。
  彭长宜的伤还没有痊愈,臂膀上还缠着碰带,尽管也穿着衣服,但是明显的就比另一条胳膊粗了很多。他穿不了钻身的毛衣,只能穿一件保暖衬衣,外面穿一个黑色的呢外套,如果去现场,就在穿一个棉大衣。自从不输液后,彭长宜晚上必须回家,因为没有人帮助,无论是穿脱衣服还是脱衣服都很费劲,为此他多晚也要回去,需要沈芳帮他完成这项工作。

  彭长宜发现叶桐的目光少了以往的大胆和泼辣,多了往日少有的温柔,他的心就一动,连忙调开目光,看着龚卫先说道:“龚主任,接下来怎么安排?”
  龚卫先说:“接下来吃饭,然后晚上叶记者就别跟着了,黑灯瞎火的太冷。”
  叶桐收起了温柔,眼睛在彭长宜的脸上扫着,说道:“我没事,伤病员能去我就能去,他的伤口都不怕冻,我怕什么?”
  彭长宜笑了,说道:“咱们先吃饭,吃完饭再说,我给市长打个电话。”

  中午,叶桐和彭长宜他们从现场回来后,钟鸣义设宴招待叶桐,由于江帆临时有事缺席,所以他答应晚上陪叶桐吃饭。叶桐一看彭长宜要给市长打电话,就说:“领导们都忙,还是不要了,我们随便吃点便饭就行。”
  彭长宜说:“这你就不明白了,便饭是我请,宴饭是市长请,三多俩少我还是清楚的。”
  龚卫先见彭长宜跟记者说话比较随便,知道他们有交情,便偷笑了一下说:“我先下去,有事您叫我。”
  彭长宜说:“别呀,别这么干,你走了,谁管我们饭?”
  龚卫先笑了,想想也不合适离开,就又坐了回来。
  彭长宜就给江帆打了电话,江帆说他已经在宾馆等他们。
  彭长宜放下电话,就带着叶桐和龚卫先去了宾馆,等在那里的有宣传部长和曹南。彭长宜跟丁一说市长叫她一同过来,其实这是假传圣旨,江帆根本没有这样说过。
  由于彭长宜他们晚上还有行动,晚宴很快就结束了。
  叶桐跟着彭长宜和龚卫先走了,江帆回到宾馆,不知为什么,他每回一趟北京,不管见着还是见不着袁小姶,总是身心疲惫,无精打采,这样的状况有的时候还会持续的到明天。离婚,真是一场折磨人的拉锯战。想起丁一黯然离开,他的心就有些堵,想给她打个电话,但还是控制住了。
  叶桐穿着彭长宜给她的棉大衣,坐在彭长宜的车上,跟着他们在黑灯瞎火的冬夜里,从万马河的北岸转到南岸,又转了几个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熬油的地方,没有发现新的冒烟迹象,也没有闻到呛鼻的气味,直到凌晨三点多,他们这拨人才返回去休息,因为六点,就会有白天执勤的人出现。
  这几天,彭长宜都是由老顾接送,他开着车,把叶桐送到了宾馆,出于礼貌,而且又是后半夜,彭长宜送叶桐到了房间,刚关上门,叶桐就抱住了他,和他吻在了一起,彭长宜也很激动,马上就有了生理反应,但是他们什么都不能做,一是自己胳膊有伤,二是老顾还等在下面,叶桐这次出乎意料的懂事,吻了一会后,叶桐放开了他,说道:“回去吧,记住,以后干工作,别那么不要命,工作的党的,命可是自己的。”

  彭长宜摸了摸她脸蛋,笑着说:“心疼了?”
  “我才不心疼呢,你自然会有人疼,快回去吧,抓紧时间你还能睡几个小时。”
  彭长宜忽然有些不想走了,他说:“你不想我?”
  叶桐依偎在他的怀里,说道:“想,但是我不想要你的命,快回去吧。”说着,就轻轻的转过他的身,往外推着他。
  快到门口,彭长宜突然转过身,紧紧的用一只胳膊搂住了叶桐,深吻了她,最后说道:“好,你也早点休息,我走了,明天过来陪你吃早饭。”
  叶桐点点头。

  彭长宜觉得叶桐也有善解人意的时候,只是平时为什么都表现的那么强势、主动?他彭长宜不喜欢那么强势主动的女人,他喜欢性格温柔、乖顺的女人。
  回到家,他轻轻的开门,轻轻的关门,她看到女儿房间门前,有李春雪的长筒高跟靴,这些日子,李春雪几乎天天回这里,她的家反而倒不回了。
  彭长宜换上鞋,蹑手蹑脚的进了他们的卧室,沈芳早就被惊醒了,最近一段时间,彭长宜如果不回来,她根本就睡不着,经常做噩梦,梦见男人被追杀。只要他回来了,她也就睡踏实了。
  沈芳头晚上就把脸盆、脚盆和暖水瓶拿进了卧室,彭长宜不让她起来,只让她帮助自己脱掉保暖衬衣,沈芳给他披上了一件睡衣,他往脸盆里兑上热水后,一只手洗脸,洗脖子,这是沈芳的规定动作,说他浑身都是沥青味。洗完脸后,又往脚盆的凉水里,兑上足够多的热水,就坐在小凳子上,把冰凉的双脚放在热水里,不由的说道:“真舒服呀。”说着,靠在床头边沿,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沈芳半天听不到动静,就抬起头,看见彭长宜靠在她头前的床沿上,仰着头,张着嘴,居然睡着了。她赶忙坐起来,说道:“快洗呀,洗完再睡。”
  彭长宜没吭声。
  沈芳就去摇晃他肩膀,彭长宜“嗯”了一声,睁开眼睛警觉地瞪着她,说道:“什么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