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4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妞还是一动不动,眼睛直勾勾看着我,我有些慌,她的眼神跟姿势像极了死去二副的尸体,我瞬间没了任何兴致,我站起来,点了一支烟,对她说了一句对不起,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发现外面就大副自己站那里。老九跟大厨都不见了,然后听到左手边的窝棚里传来大厨特有低沉的吼声。
  “这就完事儿了啊三副,看不出你这年轻人还不如老头呢。”大副哈哈笑我。
  我过去给了大副一只烟,大副问我爽不爽,我说差点断了。
  “老九呢?”我问大副。

  “他俩一个在我大老婆屋,一个在我小老婆屋。”大副笑着说道,无视自己的头上已经绿光闪闪.
  “一会给我搞三条红双喜,我跟他俩都说好了。”大副接着说道。
  搞半天我花20美金啥玩意儿没干,俩人一人一条红双喜弄了个少丨妇丨人妻,弄的我心里很是不爽。
  “大副,这个小家伙长的随你,叫什么名啊?”我随手拉过一混血过来问道。

  “我给他起名叫木平,我家就是木平的。”大副点着一只烟说。
  “你还想家啊,你现在回去还能知道你家在哪不,你应该挑一个你最喜欢的带回去。”我开完笑的对大副说。
  大副笑了笑不说话只是抽烟。
  过了有几分钟,大厨出来,身上一股骚味。
  “哎呀,大副啊,要是生了孩子可得好好给我养着啊。”大厨一脸的猥琐。

  “行,到时候留个你家的地址,我给你带回去。”大副笑着说道。
  大家一阵大笑。
  大副说领着我们去找老九,随手轰走围在身边的混血们。
  我们在中国结底下等了足足两袋烟的功夫,老九满面春光的出来,大副的大老婆含情脉脉的看着老九,不得不承认老九是35岁以上少丨妇丨的超级杀手,老九甚至会说一点简单的葡萄牙语跟西班牙语,调戏非洲跟美洲人妻少丨妇丨的时候,老九总是主力。

  回到酒吧,点了四杯酒,大副似乎对两人给他戴了绿帽子的事儿毫不在意,反而像是革命战友一般在分享两人的乐趣,我不禁有些感慨。
  烟台大副跟我们去船上玩了玩,我拿了三条红双喜给他,晚上大厨虚让了一下要留他吃饭,这哥们居然同意了,喝了船上10瓶崂山啤酒。
  酒喝多了,烟台大副哭的稀里哗啦的,18年没回家了,走的时候儿子上幼儿园,现在儿子都他妈的教幼儿园了。
  我们也是一阵唏嘘。
  “大副啊,你老婆也真能等你呀。”大厨哪壶不开提哪壶。

  “谁敢保证自己的女人一辈子就一个鸭蛋?我早看开了。”大副的表情有些悲壮。
  这句话说完,在座的人都一阵沉默,大家陷入沉思:谁敢保证自己的女人一辈子就一个鸭蛋。
  非洲的码头工人几乎一天一换,他们的工资都是日结,发完一天的工资他们就拿着去喝酒挥霍,挥霍完之后再回来上班,他们的午餐是生大米配白开水,有的时候直接就是生大米泡凉水,甚至会去大厨的泔水桶里找我们剩下的饭菜,总之看他们吃饭总会像女子怀孕一般无来由的恶心。
  接连下地玩了几天,该逛的都逛了,也就没有什么意思。
  船在码头待了无聊的半个月,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吃完午饭一个人在房间盯着电脑的操作桌面,不知道是该玩游戏还是该看已经看了了十多遍的电影。
  “咚咚”有人敲门,我回头一看,船长已经进来了。
  “老三,干嘛呢?”船长笑眯眯的看着我。
  “船长,坐坐坐。”我赶忙在椅子上跳起来,心想这大爷来干什么。
  “老三,我就不坐了,你打扮打扮,一会陪我下地逛逛,我一个人下去没意思,我跟老九说了,就咱三个。”船长满脸的虚伪。
  我有点不知所措,船长用的上巴结我么,我赶紧洗漱一新,吹了吹头发。
  过了有半个小时,老九给我打电话,告我在舷梯口等着呢,我赶紧拿了200美金,跑了出去。
  国内拜金思想太重,有钱就是大爷,海员在国内看来就是下三滥的臭角色,很多靠海的其他国家就很尊敬海员这个职业,在他们看来船员象征着一股能征服大海的力量。
  所以一艘船上的船长的地位在他们看来就更高了,何况船长的收入在任何国家来说也算中产以上了。

  所以跟着船长下去非常舒服,到处都有人供着。
  我跑到舷梯口,发现代理的车已经在等着了,赶紧跑下船,船长在副驾驶坐着,我赶忙拉开后门坐了进去。
  代理开的是一辆很老的一款丰田车,内饰已经很破旧,代理戴着大大的蛤蟆镜,非洲人好像看上去都那么嘻哈。
  “代理,给我们找个好玩的地方,你们这里最好的度假的地方。”船长对代理讲到。

  代理点点头,轰了一脚油,离合器显然已经老化,车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飞驰冲出,而是慢慢起步,发动机嗡嗡发抖,车身抖动两次差点熄火。
  车开了大概有20分钟,我们到了马普托一个豪华酒店:波罗纳塞雷。
  代理招呼我们进去,三人去前台开房,我心情有些低落,他妈的把我弄下地就为了找个旅馆住一晚啊,真他妈的没劲。
  “三位,三个标准间,一天。”船长对前台服务生说。
  船长把手伸到怀里要拿钱包,我赶紧说:“船长我来,我来。”
  “嫩妈,你来,你来,你来什么来,你挣几个钱,让小陆付就行。”老九一把把我拉开。
  船长听老九当我的面叫他小陆,尴尬的笑着。

  “先生,一共695美金。”前台的黑妞笑着对船长说。
  “695美金?”我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他妈的船长还不如把我的那份钱给我,我去船上住呢,我心里暗想。
  忽然我又庆幸刚才装逼失败,万一船长真让我付款,丢人事小,心疼钱事儿大啊。
  前台给了我们3张房卡,告诉我们去7楼,船长告诉代理第二天早上10点在酒店门口接他,代理便离去了。
  “嫩妈,比咱俩上次来贵了10个美金啊。”老九对船长说道。
  原来俩人以前来过,现在来重温旧梦来了,把我这个电灯泡叫来干什么,放着好好的船不待,出来睡1500块钱一晚的宾馆,越想我越气的蛋疼。
  找到各自的房间,我刷卡进去,跟国内200一晚上的有什么几把区别,电视,电脑,无线网,还能有什么。
  “九哥,咱花1500块钱来睡觉啊,就是能上上网呗,还能干啥啊?”我朝老九嘟囔着。
  “嫩妈我马上就会让你知道还能干啥?”老九神秘的笑着。

  半个小时之后,老九领我来到酒店附属的私人海滩。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十几个黑色的比基尼姑娘,他们并排坐在两个长椅上,然后就是我右手边一排服务生,他们端着香槟,旁边的桌子上摆满了果盘。
  海滩上十几个遮阳伞,一个遮阳伞下面有三张躺椅,我看到船长躺在一张躺椅上,旁边蹲坐着两个黑人姑娘,手里拿着果盘跟香槟。
  “九哥,这都是免费的吗?”我有些兴奋
  “嫩妈,一个黑妞2美金的小费。”老九快速的朝船长那边走去,我紧跟其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