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3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卧槽,九哥,你们船上还有过女三副啊?”我问老九。
  “嫩妈,什么女三副,是男的,也跟你长的差不多,白白瘦瘦的,大家都怕他得艾滋病,把他锁物料间,在舷窗里给他递饭递水,嫩妈这三副从南非哭了一路,哭了3个多月。”老九一脸严肃的对我说。
  听完老九的话,我的菊花莫名的一紧,有点后悔下来了。
  老九5,6年以前来过马普托,所以我们跟在老九后面心里很是踏实。
  马普托,莫桑比克的首都,可能离赤道比较远,我并没有感觉有多么的炎热,路边满满的树,蓝蓝的天空,空气还算湿润,街道上也还算干净整洁。
  老九领着我们穿过干净整洁的街道,就到了贫民区,这里跟印度一样,根本没有过渡,左手边是20层的高楼大厦,右手边就是窝棚。
  老九领我们去了一个酒吧,说是酒吧,其实就是一个比较大的窝棚,不知道怎么给你们形容,窝棚底下有台球桌,有破旧的吧台,吧台后面就是一些叫不上名字来的酒。
  酒吧里只有两张桌子,一张桌子上坐了三个黑人,另一张桌子上做了一个40多岁的亚洲人,应该是中国人,因为非洲很少有日本或是韩国人。

  老九点了三杯酒,我们没地方坐,只能走过去跟那个亚洲人拼桌。
  “你们是中国人?”这哥们开口问道,一股子胶东半岛烟台口音。
  “是呀,你怎么看出来的啊?”我有些疑惑,我特地看了一下三人并没有穿布鞋啊。
  “你们抽的红双喜啊,船员吧。”这哥们指了指我手里拿着的烟说道。
  这哥们居然是中国在这捕鱼的渔船上的大副,他在非洲这个地方捕鱼18年了,18年从来没有回国,我们很是惊讶,此人当年出来的时候孩子4岁,他说等他儿子结婚的时候他再回去。
  “你们如果想去玩可以找我,咱在这呆了10好几年了,中国的,非洲的咱都认识。”大副拍着胸脯说道。
  “这里还有中国女人?”大厨哈喇子都快出来了,赶紧递给大副一支烟,毕竟我们距上一次见到中国女人应该有5个月的时间了。
  “怎么没有啊,这里中国女人都是给这边中介打工的名义骗来的,交了好几万的中介费,护照身份证扣下强迫她卖自己。”大副好像很久没有抽过国内的烟,放在鼻子下面使劲闻了闻,才依依不舍的塞到嘴里。
  “哎呀呀,真惨啊,你这么一说我们就不去了,这怎么下的去手啊。”大厨有些惋惜。
  “惨?惨个锤子吆,刚开始扭捏着不干,后来一看这玩意来钱太快了啊,卖了还没半个月就爱上这个职业了,在这卖了几年都不愿意回国了,家里的姐姐妹妹都给介绍来了。”大副使劲抽了一口烟,很享受的咽了下去。
  “这样哦,这样可以搞一下哈,多少钱呀一次,老乡能便宜不。”大厨悲痛的表情还没完全收回,哈喇子又流了出来,一脸贱兮兮的看着我跟老九。
  “艾玛,这可贵着了哦,一般她们只接欧美过来度假的,中国人也接,得加钱,200美金一小时。”烟台大副看着我们三个说道。
  “嫩妈,这可是连云港的二十多倍了。”老九愤怒的说道。
  “嫩妈要不你给找俩黑人?”老九接着说。

  当听到我们要找黑人的时候,他打了包票要给我们找纯种的黑人。
  我们半信半疑的跟着这个烟台的大副,他领我们穿过了几个窝棚的街区,到了一个比较空旷的地域,外围用栅栏挡着,里面是一个比较豪华点的窝棚,栅栏的草门上面还写着巨大的一个福字,横梁上还挂着一个中国结。
  走到院子里,几个6,7岁的混血儿过来叫他爸爸,然后都伸手向我们要东西,还有一个抱着孩子喂奶的老黑妞,竟然是他的老婆。
  大副在这里呆了10几年,没承受住寂寞,直接就娶妻生子安家置业了,
  小孩叫爸爸的时候烟台口音真他吗的正,渔船大副说这个地方生个孩子跟兔子下个崽子一样,大厨跟我内心强大的鄙视,表面还要装着无比的羡慕。那人问我是否找他老婆耍一耍,不收我的钱,我说我不喜欢生了孩子的。
  那大副说好,我给你找个处吧,20美金。

  我有些心动,看了一眼老九。
  “嫩妈,想弄就嫩妈上啊。”老九说话就是简单直接。
  虽说也有过几次弄事经历,但生平还没接触过处,只是在教科书上看到处不好进,而且还很疼,还会出血。
  “是真处吗,别给我整个假的忽悠人。”我问大副。

  “哎呀妈呀,在非洲弄个处还叫事儿啊,那是我小老婆的妹妹,17岁,我看着她长大的,放心吧,保证原装的,就在隔壁呢。”大副对我说。
  “嫩妈你还有小老婆?”老九问道。
  我这才想起来大副说这个黑妞是她小老婆的妹妹。
  “搁这地方,有钱你娶1万个都没人管你。”大副牛逼的不得了。
  那大副非得跟我要一条红双喜,我说你见过下船拿一条烟下来啊,一会你跟我上船拿。
  大副想想也对,把我们又带到他小老婆家里。

  到了他小老婆家里,哥又震惊了,最少4个混血的,3个黑的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男的女的连个裤衩都没有,光着腚在院子里跑。
  烟台大副对他老婆说了句草尼吗,生这么多杂种。
  “嫩妈,大副,你整这么多混子,你回国咋办啊?”老九看到这一幕也乐了。
  “肯定都留这里啊,带回去丢人啊。”烟台大副一脸的无情。
  大厨把小老婆叫出来,跟她说了些什么,然后告我说拿20美金出来,我拿了20美金递给大副,大副给了他小老婆,她小老婆看到美金欣喜若狂,大喊一声,一个黑妞出来了。
  黑妞出来了就一个感觉,年轻,除了年轻她没有其他的别的东西,156左右,确实是纯种黑人,头发跟烫的卷一样,嘴唇很厚,牙很白。
  “哎呀呀,这个好,一看就是处。”大厨咂咂嘴说。
  “嫩妈老刘,处你都能看出来。”老九哈哈笑着。

  大厨的小老婆指着我跟黑妞说着东西,黑妞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透着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好像有点反抗,大厨的小老婆又哗哗说着,指着她的脚,意思好像是要给她买双鞋。
  黑妞不说话,应该是默许了。
  大厨“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套,说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黑妞转身回窝棚,大副让我赶紧进去。

  进了她们所谓的闺房,里面跟猪圈一样,里面十分的闷热,我估计润滑都不用,淌的汗都够润滑3回的了。
  我跟妞尴尬的对视着,面对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我反而比她还要拘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不敢接吻,没有**后面怎么办?我感觉我有些败下阵来。
  “HI”我手里握着大厨给我那个带味道的套朝着妞挥了一下。
  妞脱掉全身的衣服,躺在地上的席子上,岔开双腿,两眼瞪着房顶,面无表情。
  我贴了过去,手开始接触她的身体,皮肤很光滑,特别细腻,但是身上有股特别的味道,不是骚味,不是狐臭,不知道什么味道,很难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