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舷墙一米多高,没风没浪的,他怎么掉下去的啊?公司说是撒尿失足掉下去的,我干了这么多年船还没见过有人站舷墙上撒尿呢,老三,你见过么?”船长问的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脸憋得通红,尴尬的笑着。

  “老三,你这个小子不会撒谎,一撒谎就脸红,我就是看准你这点才跟公司讲让你上这条船干三副的,你小子要好好干,配合我的工作。”船长意味深长的笑着。
  “船长,我明白,我肯定好好干。”我低头抽着烟。
  船长拍拍我的肩膀,让我离开了。
  回到房间,我心里暗想,原来是他把我弄上来的,可是自从他上次回家之后我都没跟他联系过呀,这哥们不会是GAY吧,我心里哆嗦了一下,我得去问问老九,他在公司干了20多年了。
  打开老九的房门,船长居然在里面,两个人的眼神相当的暧昧,船长居然正在给老九点烟,我进去之后气氛瞬间尴尬:“船长在呀,九哥,我过来拿根甘蔗。”我赶紧找了个借口跑开了。

  难道老九跟船长俩人认识?难道老九也是GAY?想到这里,我的菊花竟然有些微微发凉。
  印度待了几天,我感觉船长跟老九确实有问题,一个船长一个水头,俩人之间本不应该有交集的,现在要么老九去船长房间喝茶,要么船长去老九房间乱侃。再加上船长走路有些扭捏,看起来就是个小受,我开始有点确认两人是GAY,于是我有些刻意的避着老九,生怕一哪天他火上来再把我爆了。
  快离港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我们这一趟要去莫桑比克马普托港装煤,也就是我们要在索马里家门口走一圈,虽然离着索马里还很远,但那里据说已经被海盗控制。
  马六甲经历了两个海偷,二副都挂了,这次要经过索马里海盗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大家心里都很是不安。

  船开出去,船长就召集大家开会,宣布当船穿过马尔代夫群岛后将进入紧急状态,一天进行一次防海盗演习,所有人必须参加,不管几级风浪船头船尾船中必须有人值海盗班。
  船上只要有消防水接头的地方就架上消防带加水枪头,水朝着海里冲,把消防泵压载泵总用泵全部打开,将水压调整到最大,尽最大的努力阻止海盗登船,太平斧到处都是,机舱备好食物加淡水,固定两台电焊机在机舱的进出口,假如海盗登船上来,就把俩门焊上,在里面等待救援。
  焊门这个办法也就这么个傻逼船长能想出来。
  不过船长接着说穿过马尔代夫群岛一直到目的地这段时间,大家都享受双薪,这让我们心里还稍微有些欣慰。

  船穿过马尔代夫群岛之后,船长愤怒的像只狮子,把所有人都骂成狗,老鬼你们消防水出水太慢,压力不够,大副演习的时候要严肃,有序,二副跟三副你俩遇到海盗就站着玩吗?你们实习生怎么跟在后面跟傻逼一样站在,手里有什么就往海里扔啊,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阻止海盗登船!现在的实习生就是傻逼,来船上混日子。
  几个实习生都是第一次上船,上一个棒子船长并没有太多的“照顾”过他们,新船长的辱骂弄得这帮年轻人心里很不爽。
  经过实习生小王房间,听见里面有激烈的争吵声。
  “他妈的船长懂个屁啊,我觉的海盗上来我们就得跟他们干一场,海盗用的主要武器是AK47,AK47是7.62mm口径,发射7.62×39mmM1943型中间型威力枪弹,弹夹容量30发,可以选择半自动或者全自动发射,海盗上来后,我们可以把所有的舱门关掉,只留我们出口的这一个,我在舱门后面躲着,你出去吸引他们的注意,记住要跳跃交叉式奔跑,然后你从这个舱门进来,到时候我听到他的枪响了30发之后,趁他换弹夹的功夫,用太平斧把他干掉,然后把他的枪抢到手。”一个甲板的卡带说道。

  “我觉的我们应该在内部伏击他们,出去奔跑的目标太大,我们可以躲在厕所里或者压载水舱里,等海盗登船后,我们进行反包围,在背后用刀子把他们干掉。用刀子蹲着走,快而且没有声音”另一个卡带说道。
  卧槽,你当大家是在玩穿越火线吗?
  新二副好像还没有接受交他班的二副是个尸体这个事实,被船长骂完之后,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眼神空洞无力。
  我把我想说的话用英语跟汉语写到纸上:你好,不管是谁捡到了这个瓶子,说明我已经被海盗抓住了,有可能我已经死了,请帮忙给一个叫娜莎的俄罗斯姑娘打一个电话,告诉她中国的李小龙很想她,然后我写下的娜莎的电话。
  我把纸条塞到一个啤酒瓶子里,用东西封好,假如真的碰到了海盗,我就把瓶子扔到海里,听天由命。

  老九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船长跟他的暧昧程度越来越厉害,只要碰到一个,另一个肯定在身边,不是在他房间,就是在他房间。
  晚上我偷着去大厨房间喝酒,把老九最近的异常行为告诉大厨,大厨听完之后哈哈大笑。
  “你知道老九跟船长啥关系不,也亏你想的出来,你看老九是喜欢男人的人么。”大厨哈哈大笑。
  “他俩经常在一个房间里,船长还给老九点烟啊,一个船长给一个水头点烟啊。”我对大厨说道。
  “老九做水头做了21年了,船长跑船才几年,船长以前20多岁跟你这么大做实习生卡带的时候的就是跟着老九混的,整天在老九屁股后头,跟你现在一样。”大厨又说道。
  我恍然大悟,船长破处估计都是被老九拉着去的,我说俩人天天腻歪在一起,原来是回忆当年年轻的时光呀,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就变的开朗起来了,赶紧给老九打电话叫他过来一起喝酒。
  大家每天反复的演习,船长反复的骂着我们,侮辱我们,告诉我们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大家的怒火值都快爆表,恨不得海盗现在就出现,拼个你死我活,最好是能把船长杀了,以解我们心头之恨。
  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走了20多天,别说海盗,连只海鸥偶没看到,我们终于到了马达加斯加的东海岸。
  其实在海图上看我们的航线,离着索马里有十万八千里,船长的谨慎和小心让我们都彻底崩溃,我们连莫桑比克海峡都不过怕个毛海盗啊。

  船紧紧贴着马达加斯加的东海岸航行,海盗应该不敢跟马达加斯加的海军为敌,大家的心也都放宽了。
  南北横穿整个印度洋,航行了了接近两个月的时间,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东非最大的港口马普托。
  两个月在船上的高压生活,无休止的演习,没有新鲜的蔬菜水果,大家的脸上都是一股不健康的黄色。
  靠好码头,代理告诉我们装货要1个多月,大家纷纷请假,准备下地放松一下。
  “你们下地的时候最少要三个人一起,非洲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抢劫杀人**,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天黑前必须回船。”船长对每一个下地的人都说一遍。
  我们铁杆三屌丝肯定还是在一起的,大厨笑骂道:“这船长胆子也太小了,咱几个大男人下去抢劫杀人也就算了,还能被**么。”
  “嫩妈,10多年在南非,嫩妈船上一个三副晚上下地打电话,就被一个黑人丨警丨察**了。”老九点着一支烟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