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9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职程序很正常,大家的反应也很正常,直到会餐后将省里领导送去休息,市里的领导也才纷纷单独地给徐燕萍道喜祝贺,同时也表示了今后各自的态度。像袁君、石湘杰、田平飞等这些人也不好直接说出来,但也做了自己该做的事,表达出会尊敬新一届的领导核心。副厅级和处级的领导,这时都没有资格来表示什么,徐燕萍和刘君茂等人也都要陪着省里领导,等他们将省里领导送走后才有可能找到机会。

  吃饭时,杨秀峰见唐祖德显露出来的神气,虽极力镇定,还是有着明显的沮丧之意。拿着一杯酒对他举起来,不说话,去碰一碰。唐祖德见了,明白杨秀峰的意思,露出一点笑来,只是这样的笑有些别扭。杨秀峰将那杯酒一口就喝下了,让唐祖德也就有些感受。真等到领导走去休息之时,这些下一层的人们自然就该散开。唐祖德倒是有新要和杨秀峰坐一坐,说说心里的话也算是好的,就算无法说透也无法改变目前的局面,可有人说说总会减少不少的苦处。但却不好在多人的场合下走在一起,而让人惹出什么话来。

  杨秀峰上到自己的车后,果然就接到了唐祖德的来电,杨秀峰提议到城北去坐一坐,唐祖德自然知道城北那边是蒋继成的老根据地,当下也就应了。等杨秀峰到城北时,蒋继成站在茶楼的大厅里候着,没有到楼外等,怕给人看出来不好。
  到茶楼里,杨秀峰和唐祖德的级别一样,可杨秀峰还是更多地尊着他。请他先坐下,唐祖德却客气。杨秀峰说,“唐局,三个人里我最小,两位哥哥可不要打脸才好。您更是我和蒋哥的老大,您不先坐下那不是罚我们站的么。”这话蒋继成是不能够说的,之前,蒋继成和唐祖德之间也有着不错的关系,但却还是隔着一层,也有着上下级的关系。杨秀峰在市里的地位并不见得比唐祖德差,特别是站到钱维扬阵营来更是有着尴尬,走错这一步后,在市里就更加难以为人。今天来和杨秀峰、蒋继成坐一坐也有种给形势相逼的意思。

  唐祖德呵呵地笑,说,“在市里,杨主任可是风云人物,那是谁都会看重的。”之前杨秀峰汇报工作后给陈静送出大楼外,唐祖德自然知道,也知道杨秀峰在市里就算钱维扬走廊,也不会有多凄惨的。
  “唐局、唐大哥,我称您唐大哥有些不该。”“这样好、这样好……”唐祖德说。“唐大哥,你在市里那是顶过半边天的人物,就算市里有所变动,谁还能够绕过唐大哥你?我和蒋哥说过,今后我们就跟唐哥混,在市里一定不会吃亏。”说着看向蒋继成,蒋继成自然知道这时要说什么,对唐祖德狠赞一番。
  唐祖德知道自己的情况,虽说说不出口来,心里却是明白的,对杨秀峰摇手不已,还叹着气。随即却转了话题,毕竟之前都没有这方面的接触,真要联合也不必将事情说开,心里有数也就是了。
  喝着茶,杨秀峰当即表示了自己的心情,对朋友只要能够帮得上的,一定会不余余力地去做。在这里就留下一个伏笔,等跟徐燕萍说好后,也就可以将蒋继成和唐祖德都拉到自己身边来,那对今后在柳市里的大局上会有着更有利的局面。唐祖德自然能够察觉到杨秀峰的意思,他在公丨安丨局里虽说日子难过,可这种日子已经习惯了,而杨秀峰此时能不能保住自身,都还是未知之数,今后在柳市****里谁才能够将钱维扬留下的这些人脉资源收拢住,那都还要等事态进一步地发展。

  今天见面也就留下一个由头,杨秀峰感觉到唐祖德有这样的态度,就算很不错的了。
  下午回到开发区里,将工作处理好后,也就在等着陈静那边给他电话。知道不能够多催的,却也想尽快地见一见徐燕萍,既给她祝贺也要尽快将在市里的这种布局推动起来。市委书记明确之后,市里的那些人也就知道他们该怎么样来自处了,对于副厅级的领导说来,杨秀峰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影响,但对副厅以下特别是各县里的那些人,杨秀峰的影响力不会小。将这些人收拢住,今后徐燕萍想有什么执政之策也就更好地得到贯彻落实。

  等新市长到来时,市里难免又会有一番计较的,杨秀峰将这股力量先掌控住,也是一种极好的迷惑。
  晚餐之后,杨秀峰回到家里,岳父如今虽说已经退休,却还是给返聘在市局里。随着钱维扬的离开,他也感知到市里的变动。市委书记换了,他在市局里还会不会受到尊重,完全要看杨秀峰在开发区里或说明在市里有多少份量。岳父见杨秀峰回家,说,“秀峰,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呢。”估计岳父已经反复想过了,杨秀峰虽不知道是什么事,却和岳父走进书房里去。
  等岳父说准备将市局里的工作辞了,杨秀峰也就明白他的意思。杨秀峰要是在市里受到排挤,今后他在市局里肯定也会给人解聘,那就不如现在主动提出来,更有脸面一些。杨秀峰说,“爸,退休之后,人的精神自然也就没有之前那么好,你要是觉得累了呢,辞了也就辞了,要是觉得还能够支持得住。在市局里反正也就是和大家说说笑笑地,对身体未必不是好事。”杨秀峰这意思也就明确,市局里也不会因为市里政治格局的变化,而影响到他的。

  “好,我就再想想。”岳父明白了杨秀峰不会受多少冲击,但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种****,往往是自身才是最后知道的人。这一点,廖昌海做过大量的人事工作,对这些理解得更透彻。
  廖佩娟对杨秀峰在开发区里是不是受到冲击,也不去多关心,市里的人事情况,她虽说有所知道,却不会明白核心的东西。杨秀峰不会说,廖昌海也不会去说透。
  杨秀峰在工作上怎么样,廖佩娟只是在意他是不是还在开发区,而对具体的事极少问的,杨秀峰平时也从不跟她说起这些。从书房里出来后,岳父显然猜到了些,但心里还是没有确切,廖佩娟却对他不怎么理会,看一眼后,觉得他不会多说什么也就懒得去问。杨秀峰正为没有得到陈静的电话而心地不宁,可也知道要见徐燕萍是要等待的。
  另外一件事情也让他有些烦闷,那就是收款的事,和他之前的预计有些出入。估计是一些对开发区的前景还在观望,也在猜测着杨秀峰会不会在柳市稳定下来之后,会将杨秀峰调离开发区。此时,往开发区里投入钱去,会有较大的风险。杨秀峰本来也理解他们的想法,但往深里一想,却是这些人对他不信任了。也是杨秀峰要急于改变的现状,在市里要是让人失去了信心,今后再建立这样的人际关系网就会有更多的波折。对他打算将正处一级的人拉到身边来的设想,也会有着不小的阻力。

  廖佩娟看着杨秀峰,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要出去,心不在焉的样子,说,“还要出去?”杨秀峰本来也没有决定,顺口说,“是啊,开发区那边还有事呢。”说着也就站了起来。走出家门却没觉得有去处,也就开着车漫无目的地走。估计今晚也不会见到徐燕萍的,倒是边开车边整理着自己的心思。目前处于这种局面,要做的事多,也要慎重处理各种关系,这些事都得仔细地琢磨,却不是谁能够帮忙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