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6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任小亮不耐烦地挥挥手,说:“别整没用的了,说正经的,老吴啊,我跟你说,那个贾东方你得说着他点,别到时整出点什么事,那样我救不了他。”
  老吴心想,这些官员真他妈的够黑的,遇事先想到自己,唯恐自己丢了官帽子,他低头想了想说道:“他目前的确困难,不行你再给他二百万吧,帮助他把冷库和车间弄起来,怎么你也帮到了这个份上,就再帮一把。你现在帮他一把,让他站稳脚跟,把事业发展起来,大家都有面子。况且,你已经帮到了这个份上,在帮一把有何妨?商人的嘴脸阴晴不定、说变就变,有时候,与人方便的同时,咱们自己也方便,不是老哥我说你,你干嘛那么较真呀?”

  任小亮看着老吴,说道:“老吴,你我多年的关系了,你怎么也这么说,我还怎么帮他?之前给他的那几百万,他都打了水漂,你还让我怎么跟大家伙说?以什么理由说,彭长宜现在盯基金会盯的特紧,动不动又是建议又是开会又是汇报,真要出事,我付不起责任呀!”
  老吴说道:“不用你负责任。”
  “怎么不用我负责任,到时钱收不回来,用你负责任呀?”任小亮没好气地堵了他一句。
  老吴笑了,说道:“看来任书记真是不懂金融,你看信用社和银行,放出去那么多贷款,呆账坏账那么多,哪个主任、哪个行长负责任了,顶多就是投放失败,主任行长还不是照样当着,那个主任和行长是因为放出去的不良贷款被免职的?银行也是企业,他们放款也是投资,是投资就有风险。国家大银行损失了那么多钱,把哪个行长拉出去枪毙了?你是不是让彭长宜吓破胆了?”
  “笑话,我干嘛让他吓破胆。”任小亮白了他一眼说道。
  老吴给任小亮点着一根烟,自己也点着了一根,他抽了一口,说:“娜塔沙这几天不想在我那里住了,嚷嚷要出去租房子。我看那个小妞对你着魔了,我也在想,我那里人太杂,一是不安全,二是诱惑也多,你不如给她买个房子,这样既安全又放心。”
  任小亮何尝不知道老吴那里不安全?但是,高尔夫的小洋楼给别人养小蜜了,自己的小蜜反而无处安放。他赌气说道:“我拿什么买房呀?”

  “我有个朋友,是中直单位的,他们要调到外地工作,家属院的房子想卖掉,要不我给你打听打听盘下来。”老吴试探着说道。
  任小亮说:“中直单位的房子不许买卖吧?”
  “是不许买卖,但是不愁转卖。”老吴纠正着他说:“咱们地方上多少人都梦想有一套中直单位的房子,人家物业好,环境好,暖气好,你卖它干嘛呀?自己住呗。再有,把娜塔沙放在中直单位的家属院,保证没有人认识她,再有,他们单位住着许多中东国家地区的工作人员和留学生,所以娜塔沙在那里出现,保证不会有人感到奇怪,在我那里不是个事,她不是鸟儿,圈不住。”
  任小亮的心动了,说实在的,他还真离不开那个洋妞了,最近几次,娜塔莎见了他爱理不理的样子,对他地热情也减掉不少,原因就是她缩在老吴的房间里,白天也不敢露脸,晚上也不能出门,的确她有些腻了,吵吵着要回北京。老吴说地有道理,如果娜塔莎住进了中直单位的家属院,无论白天和晚上,都可以自由出入,没人看到她会感到奇怪。想到这里就为难地说道:“我现在没有钱买房子。”

  老吴笑了,说道:“别人说没钱的时候我信,要说你没钱我不信。”
  任小亮说:“我骗你干嘛,钱都在老婆手里,跟没钱一样。”
  “呵呵,你手里的权力就是钱,这点事还用我教你吗?好了,我也该走了,那个贾东方你别跟他生气,改天我说说他,他的事,你该帮还是得帮,都是自家弟兄。”老吴意味深长地说道。
  任小亮说:“我考虑考虑再说吧。”
  此时,贾东方也十分郁闷,他憋在自己的休息室里,就跟一个困兽一样,走来走去,他实在百思不得其解,在亢州,他没有任何对立面,他的生意只跟农民有关系,那么,是什么人救了彭长宜?既然有人救彭长宜,那就是我贾东方的敌人。但是,他怎么也想不清楚,亢州有谁跟他有交集,甚至是冤仇?而且据现场回来的人说,后来这帮人,似乎跟事先得知彭长宜遇难一样,关健时刻杀了出来,而且根本不用分辨敌友,目的明确,出手迅速,如果不是派出去的两个弟兄跑得快,估计小命都会没了。

  最近,贾东方经常感到有一只神秘的黑手,伴随他左右,两次码头生意泡汤,损失惨重,而且看不清对手是谁。一船的走私货物,提前谋划的天衣无缝、滴水不漏,海关该打通地关节都打通了,可是,两次货物都被查缴了,一次是在陆路,一次是在水路,如果不是自己计划周密,使用金蝉脱壳逃身,恐怕早就进局子了。
  以前,他做这些从来都没有失过手,不知为什么,这两年是做什么,什么不顺,大小生意都不顺,原想把大本营转移出老家,到亢州来,结果又遇上了彭长宜,处处跟自己作对,看来指望在农民们身上捞点钱是不可能了,还得把目光转向政府,转向那个基金会。
  彭长宜不滚出北城,自己再想从基金会弄钱就更不易,好不容易盼着彭长宜调到市里,没想到他又回来主持工作了,而且还要来公司视察,他气得咬牙切齿,本来想教训他一下,在他身上发泄出没有地方发泄的窝囊气,没想到那小子居然有人在暗中保护?一个乡镇长级的干部,难道还能雇佣到黑道上的人保护他?想想也有可能,他彭长宜再横,也是爹生娘养的,也怕死,再说他现在从事的这项工作就是得罪人的事,收买一两个手下暗中保护自己倒有可能,只是,他能有这么大的道法?

  贾东方百思不得其解,看来,亢州,也不是好混的!
  冷静下来后,贾东方才想起刚才自己对任小亮态度不好,毕竟眼下任小亮是唯一能提供给他救命稻草的人,再把他得罪了,自己的日子岂不是雪上加霜?想到这里,他给老吴打了电话。
  没想到老吴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你小子怎么回事,你嘴里塞鸡毛了吗?说话怎么那么难听,你脑子进水了吗?我告诉你,你这次可是气着他了!”
  贾东方说:“唉,是我不对,我觉得也有些不合适,这才给老哥你打电话商量一下,怎么把关系拉回来,这样,晚上我做东,把他约出来,我请他到北京潇洒去。”
  “潇洒个屁!你威胁了他半天,他再也不会跟你来往了。”老吴恨恨地说道。
  “那怎么办?”贾东方没主意了。

  “怎么办,你说怎么办?”说着,就把电话挂了。
  贾东方不敢怠慢,急忙出门,坐上车,直奔老吴的洗浴中心而来。
  到了老吴面前,贾东方满脸堆着笑,说,“不瞒大哥说,我也想收手,可是这两次亏得太惨了,我想翻本,再干一票,就停停再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