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6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顾一听,迟疑了一下,说道:“彭主任,我不去了,我回家看看去,反正都是咱们单位的人,您也用不着我。”
  彭长宜一想,老顾这几天很辛苦,连着好几天都没回家,就说:“行,那你开车回去吧,在家吃完饭再去找我。”

  老顾说:“我不开车了,刘书记他们肯定坐您的车,还是您自己开着方便,我吃完饭就回单位等您。”
  “不用,你吃完饭在家等我,如果有事我就去接你,如果没事你就安生跟嫂子睡觉。”
  “好吧,我在家等您。”老顾说着,就把手里的钥匙给了彭长宜。
  刘忠、田冲还有柳泉等下来了,他们纷纷走向彭长宜的车,彭长宜接过老顾手里的钥匙,人心都是肉长的,那天晚上老顾奋不顾身的救了自己,才使张二强的片刀没砍着自己,他就对老顾多了一些亲切。
  以前,尽管面上过得去,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打心眼里就没拿正眼瞧过老顾,他最讨厌沾小便宜的人了,但是那天老顾跟他表白以后,甚至救了他以后,他就不这么看老顾了,该让老顾得的实惠一点都不少。这观念一经转变,言谈话语都能透出近乎。
  任小亮还没有下来,他们几个人就站在院子里等任小亮。
  任小亮回到办公室,穿上外套,刚要出门,就听手机响了,他便接通了电话,是贾东方,就听贾东方在电话里说道:“任书记,今天下午什么意思呀?你明明知道厂房我现在不可能盖起来,还要带人来参观,是不是成心寒碜兄弟呀?”
  任小亮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他很反感贾东方的痞气,就反锁上门说道:“什么叫成心寒碜你?这本来就是你该做的,今天下午我们正开丨党丨委会研究这事,彭长宜回来了,就把会给搅了,是他提出去你哪儿参观的,我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怎么好赖不分了。”说完,一堵气就扣上了电话。
  刚扣上电话,电话就又响了,任小亮没好气的说道:“你还干嘛?”
  贾东方连忙说道:“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也是着急,最近贸易做的也不顺心,折进去大几百万元钱,心情不好,请任书记不要见怪。那个彭长宜怎么回事,他怎么总是跟我过不去?”
  “我哪知道他是怎么回事?早就跟你说要跟他搞好关系,跟班子成员搞好关系,你听吗?你根本不听。他要出来制肘,我还真拿他没撤。”任小亮说道。

  “他不是去市里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贾总,他去市里不假,可是他还是北城区政府一把手,市里又没免他的职,他当然要回来了。”任小亮没好气地说道。
  贾东方恨恨的说道:“明白了,您晚上有事吗,没事过来吧,我请客。”
  “你请个屁!你不是在青岛吗?”

  “唉,那不是糊弄那个小娘们吗?”
  “不许胡说,她不是小娘们,是北城副主任。”
  贾东方乐了,说:“是是是,我是粗人,您别见惯,看来我今天气着您了,这样,我让车去接您,您别开车了。”
  “今晚不行,我们刚散会,全体班子成员现在去酒店,给彭长宜祝贺。”
  “你们去哪儿?”
  “我们能去哪儿,金盾呗。”
  “那好,我不勉强您了,下来给您赔礼道歉。”说着,率先挂了电话。

  任小亮愤愤地骂了一句“流氓”,扣上电话走了出去。
  他们来到金盾酒店,尽管彭长宜事先说了要少喝,但往酒桌上一座,他就不是彭长宜了,尤其旁边坐着任小亮,就显得有些兴奋,什么老兄啦、书记啦、邻居啦,说了好多,直把任小亮弄的五迷三道,跟他喝了好多的酒。
  论酒量,任小亮喝不过彭长宜,几杯下肚,任小亮白白胖胖的脸上通红,眼珠也红了。
  柳泉岁数最小,每次都是她第一个敬大家酒,今晚也不例外,挨个敬了大家一圈后,才到任小亮这。柳泉端着杯,站在任小亮的面前,笑盈盈的说道:“任书记,感谢对小柳的帮助,我敬您。”

  任小亮睁着红红的眼睛说道:“你还没敬彭主任呢?”
  彭长宜一听,说道:“人家小柳在打圈哪,从我这里转过去的,第一个就是跟我喝的。”
  任小亮说:“我没问你,小柳,是吗?”
  柳泉说:“没错,我本来想先从您这开始,您不同意,让我从彭主任哪儿开始,现在转到您这儿了,来吧您,我敬您。”说着,就端起任小亮的酒杯,递到他的手上。
  任小亮说:“不行,得让彭主任陪咱俩一起喝。”
  彭长宜说:“我不喝插足酒,要喝就单练。”
  任小亮跟柳泉说:“你听到他说什么了吗?他不插足,让咱俩单练。”

  柳泉也是有着几年乡镇工作经验的女干部了,对于这类的话,她早就有了免疫力,她大方的说:“行,咱俩练就咱俩练,您只要喝了,怎么练都行。”
  立刻彭长宜就带头鼓起掌来,其他人也都跟着起哄鼓掌。
  大家都知道任小亮的毛病,喝多了就开始耍赖,彭长宜见柳泉总是也让不下这杯酒,就端起杯,说道:“你们俩先慢慢商量、慢慢沟通,我是等不急了,我敬其他的人。”说着,就举起杯。
  任小亮一看,就说道:“你逞什么强,我等着跟柳主任喝交杯酒呢。”
  彭长宜一听,又带头鼓起掌,起哄道:“哦,交杯,交杯。”
  他这一起哄,大家也都跟着起哄。
  任小亮睁着红红的眼睛,看着柳泉,说道:“怎么样柳主任,敢交吗?”
  柳泉说:“我敢交,不知道任书记敢不敢交?”
  “哦——”彭长宜又带头起哄。

  任小亮说:“我有什么不敢的,来,是大交,还是小交?”
  大交杯,指两人环脖而绕,然后再喝各自杯里的酒,这种交杯方式必须紧搂着对方的脖子,不然喝不到杯里的酒,两人就会脸贴脸、嘴对嘴;小交杯就是两人胳膊互相缠绕,然后喝干彼此杯里的酒。
  柳泉听他这么说,脸不由的红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彭长宜说道:“小柳,跟他交。”
  刘忠他们也起哄,喊道:“大交,大交。”

  任小亮色迷迷的看着柳泉。
  柳泉狠狠心,说道:“大交!”
  任小亮一听,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说道:“小柳,你怎么上他们的当呀?”
  柳泉一看任小亮是纸老虎,就来了精神,鼓足勇气说道:“没有,我没上他们的当,我就是想和任书记大交。”
  “哦——”大家又是一阵起哄。

  彭长宜双手伸到任小亮的屁股下,用力一掫,就把任小亮从椅子上掫了起来。柳泉决定“乘胜追击”,给他端起杯,送到他的手上,然后自己也端起杯,伸出胳膊,就要去搂任小亮的脖子,任小亮吓的一缩头,就逃出柳泉的胳膊。
  大家一阵哄堂大笑。
  彭长宜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说道:“任书记,我看你是叶公好龙,有贼心没贼胆呀——”
  任小亮毕竟没有喝醉,公众影响还是要注意的,就说道:“我任某就这点能耐了,光说不敢练,来吧小柳,我认输,咱们也不大交也不小交,才不让他们看西洋景呢,干。”说着,和柳泉碰了一下杯,干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