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246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舞台是我们的,也是所有太平镇老百姓的,这是万书记教给我最深刻、真平凡而又是最真实的一句话,我会牢牢记住的。今后,在我的工作做得不到位的,请大家一定多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罗才哲的这番话让万浩鹏倒是有些意外,看来他没看错罗才哲,他显然是一个值得培养的年轻人,几句话说得有理有角,而且面面俱到,在这一点面,万浩鹏甚至觉得操瑜娜还讲得好。
  操瑜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一直依赖着万浩鹏,这么大的会议场所,她不仅仅脸红,而且还老是看他,她的目光万浩鹏当然懂,但是这是全镇的干部大会啊,不是在他的办公室里,这一点,万浩鹏真要好好提醒她。
  接下来,周家对干部任用的开放式也发表了他的看法,可以说,这一次全镇干部任职会议,开得很是成功和热烈,从会场的掌声可以听得出来。
  第一次作为书记主持这种大型会议取得这样的效果,万浩鹏还是很满意而且很开心的。

  散会后,万浩鹏直接留下了操瑜娜。
  等所有人走完后,操瑜娜一脸不解地看住了万浩鹏,而且心没有来由地又跳个不停。
  万浩鹏却没有说话,径直从主席台走到了台下,对着坐在主席台的,一脸纳闷的操瑜娜说:“你是镇长,今后主席台那个位置你经常要坐,开口讲话是最最普通的事情,总不能我突然让你讲话,你每次都不知所措吧?好在今天没出什么丑,讲得很流利。是有一条做得不够好,瑜娜,你知道是哪一条吗?”
  万浩鹏说完,目光直视着操瑜娜。
  操瑜娜脸又一红,一脸尴尬地说:“我不该看你是不是?”
  “你知道这一点不好,为什么还要看我呢?”万浩鹏没想到操瑜娜知道这一条,他还以为她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不该看你,可是我下意识地看了你,没有你,我这个镇长当不了,这一点我非常清楚。身在官场想不升职是假话,但是对于这种突然升职,我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算我坐在主席台,心里却还是在想天塌下来有你顶着,和我没啥关系。真的,书记,有你才有我,这是我最最本真的想法,算被你批评,我还是改不了这种想法。”操瑜娜看完,大胆地盯住了万浩鹏。
  操瑜娜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万浩鹏反而又不知道拿她怎么办了。再说了,如果她不是依赖自己,他和她能步伐一致吗?与其找个步调不一致的搭档的,还不如保持这种暧昧吧。
  “如果我坐在台下,如现在这样,你会是什么感觉?”万浩鹏突然问操瑜娜。
  “你无论坐哪里,我都是一样的,对于我来说,认定的事情是认定的那样,与你坐的位置没关系,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啊,书记。”操瑜娜说到这里,笑了起来,笑得万浩鹏反而尴尬起来。
  “瑜娜,我要说的还真的是坐的位置不同,一切都要改变的意思,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我坐台和台下在你眼里虽说一样,在心里却要时刻留意,不一样,毕竟你总有一天也要独挡一面,而且我们迟早要分开的,不可能总是搭挡是不是?”万浩鹏说完,站了起来,他在会议室和操瑜娜讨论这些不好,他本意是想让她明白她现在的身份不同,不能要会议里再依赖于她,可她倒好,直接表明了,他才是天,她愿意当个陪衬,他没得法了。

  操瑜娜见万浩鹏站了起来,赶紧也站了起来,一边走,一边说:“去你办公室说好吗?”看来,她在这一点和万浩鹏真是相通啊。
  两个人到了万浩鹏办公室后,操瑜娜把门关了,这一关,一下子让万浩鹏想到了盛春兰和涂启明,不知道为什么这感觉一点也不好。
  “坐吧,瑜娜。”万浩鹏说着,去倒茶。
  操瑜娜赶紧自己去倒茶,两个人在谦让,手同时握在了杯子,顿时四目相对,操瑜娜的脸又通红起来,心却飞快地跳个不停,仿佛要跳到嗓子口了。

  万浩鹏赶紧松手,越是慌乱却越出错,把水杯弄翻了,水哗啦一下,全洒裤裆里了,好在不是当天的开水,但是那个地方被这么一刺激,顿时又是不可抑制地立了起来,虽说是秋天,可天气暖和,万浩鹏只穿一条裤子,整个景观不在洗手间时逊色多少,搞得万浩鹏的脸也刷地一下涨得通红起来。
  操瑜娜完全没料到是这样的,“扑哧”一下乐了起来,她越笑,万浩鹏越觉得难为情,情急之下,双手撑开去挡那个地方,这个动作让操瑜娜笑更加厉害了,而且还喘着粗气说:“又不是没见识过,还挡什么挡。”
  万浩鹏有些气急败坏了,干脆不挡了,直视着操瑜娜说:“你不怕,我一个大男人怕个屁阿,不是湿过身么,多大个鸟事,搞得这么紧张,好象我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这么一说,万浩鹏倒真平静下来,走回自己的位置,一屁股坐了下来。
  操瑜娜见万浩鹏这么放得开,又开心又说不清楚是什么味道,反正这感觉是怪怪的,抓人痒般的那种。
  操瑜娜也坐了下来,望住万浩鹏说:“反正我赖你了,再说了你当过镇长,我可没当过,你不教我,谁教我啊。所以,你别再这样那样地顾虑什么了,心里没鬼,你怕什么呢?何况你现在还是个单身,真有点什么,也不怪吧。”
  操瑜娜把话说得这么大胆,还真吓了万浩鹏一大跳,他现在是单身,可他答应伤好后去宇江面对莫向南汇报他的家庭问题,那个问题不会再有念小桃,可他有萧红亚,而且还有萧红亚肚子里的孩子,这可当初只有念小桃还要麻烦的。
  “瑜娜,我虽然离了婚,可这件事只有丰年知道,是他告诉你的是吧?”万浩鹏盯住操瑜娜问。
  “是,但是是我问他的。因为我在处理小雪的事情时,无意听到盛春兰说你连老婆都利用,一定和白部长有一腿,才这么急着离婚。你身的伤没好,所以我一直没问你这件事,怕你心烦。
  现在,你既然提到了这件事,我是想问你一下,盛春兰说的是真的吗?”操瑜娜目光全部落到了万浩鹏脸,大有要把他看透一样。

  日期:2017-10-01 06: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