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6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小声的说:“我不是那样的人。”
  这话说的很没有自信,可能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白子惠说:“董宁,咱们不必这样,你找是应该的。我们都有新的生活。”
  白子惠故作洒脱的说,声调也有些轻松,不过我了解她,我听出她话里面的不自然。
  并且,我还听到了她的心。
  “董宁,你当了女明星的保镖,新闻报道铺天盖地都是,不想看到你,偏偏还要看到你,你知道我有多煎熬吗?”
  “你很好,自己奔向了新生活,大概忘了我吧,是不是乐不思蜀了。”
  “你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我还很生气呢。我恨你!”
  “不想见你,可偏偏要见你,这就是身不由己啊!”
  “白子惠,差不多可以了,我讨厌你现在这个样子,跟个怨妇一样,为什么面对董宁,你就会这个样子,变得不理智起来,难道是因为伤的太深吗?”
  “不要继续下去了,要自尊自爱一点,白子惠!”
  白子惠的心,自艾自怜,我听到心里很不好受,我该死,让白子惠承受这种痛苦。
  我转过了头,看着白子惠,缓缓的说:“可是我只想要你!白子惠。”
  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眼眶有些湿润呢。

  白子惠的眼睫毛微微一颤,她马上别过了脸去,不让我看。
  我心里微微一叹,何必呢,难道真应了那句话,爱的越深,伤的越深。
  看着坐在身边的白子惠,我有一种冲动,我踩下了刹车,向白子惠伸出了手,白子惠扭过了头,瞪了我一眼,我不敢造次,因为我看到白子惠的眼眶已经红了,看得我心里好难受。
  白子惠又伤心了,因为我的话伤心了。

  我不忍,真的不忍。
  “开车吧!”
  白子惠淡淡的说,说完,她又别过了头去。
  我点了点头,不管白子惠看没看到,车子往前走,熟悉的街道,之前,晚上下班,我带着白子惠,一路前行,去吃宵夜。快活。
  不知不觉中已经改变,还是当初的路线,只不过两个人的心境已是不同,现在不仅心境不同,人之间的感觉也不同,之前去吃东西,有说有笑的。现在去,两个人都不说话,其实是想说的,可是...唉...真是一言难尽。

  这段路途漫长,我很紧张,开的手心都是汗,我的注意力不集中,开一会车便去看看身边的白子惠。
  一次,两次,三次。
  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
  白子惠感觉到了,她看着我,质问。
  “董宁,能不能好好开车。一直看我干什么?”
  我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现在能看就多看一点,怕是以后想看看不到了。”
  白子惠看着我,咬了咬嘴唇,说道:“把自己说的怪可怜的。”
  我心说,我可没有把自己说的可怜,我就是这么的可怜。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我们到了,我先下了车,小跑着跑到了副驾驶,殷勤的打开了车门,让白子惠下车,白子惠此时恢复了不少,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我锁好了车,跟她一起进了餐厅。
  这家店之前我们常来,很好吃,环境也好,领班都认识我和白子惠了,看到我们,领班笑嘻嘻的说:“你们二位有日子没来了。”
  我对领班笑了笑,白子惠则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领班微微张了张嘴,他有点明白了。
  我们两个人要了一个包厢,不大,很小,方便说话。
  菜是老样子,服务员很快出去,很快又进来,拿来了茶水。
  东西放下,门关上,寂静无声。
  我看着白子惠,白子惠看着我。我起身,拿起了茶壶,给白子惠倒茶,茶水是热的,烟气缭绕。
  倒完茶之后,我坐下,气氛依旧。

  我想了想。还是我先说话吧,毕竟我的错,让白子惠伤心了,我说:“你最近过得好吗?”
  白子惠微微一笑,说:“你觉得呢。”
  我说:“我觉得不会好,是不是很忙,接手陆家。压力是不是很大!”
  白子惠点点头,说:“比我想象的还要大,你呢,最近工作怎么样?”
  我说:“还好吧,你知道的,我呆的地方比较乱,我...”
  说着说着,我停了下来,我是很想倾诉的,不过我发现自己现在没有资格跟白子惠说些什么,尤其说的还是我受伤的事,这事说不上,显得我有心思,让白子惠同情我。这倒是个策略,只不过我不屑去做。
  白子惠放下了茶水,说道:“怎么了,董宁,你继续说啊!”

  我笑笑,说道:“没什么!”
  白子惠眉毛一挑,说道:“果然变得陌生了。在一起的时候便隐瞒我,现在变本加厉更是如此。”
  这话说的,显得我多么的不好,我说:“我说,我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前段时间保护女明星的时候出了一点状况。”
  这种事情我不瞒白子惠的,我百分之一百的相信她,之前遇到的事我没多说,只说了少许,简单说的,说了皮特处心积虑,他要杀人。
  白子惠眉头紧锁,听完之后,白子惠说道:“董宁,这话其实我不该说的,可我又不得不说,你这个工作实在太危险了,能离开就离开吧,你不是自己一个人,之前有我,我还可以帮你照顾你父母,还有姗姗,现在我们分开了,你出了事,你父母谁来照看,你想过没有。”

  我确实想过,我想的是白子惠还能回头,这样我们又可以幸福快乐的在一起,当然这只是我的臆想。
  我说:“你说的对,我知道。”
  白子惠叹了一口气,说:“你虽然知道,可你一时半会离不开对吗?”
  我点了点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白子惠说:“你爸妈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我说:“还好。不过时常唠叨你,说我负了你。”
  白子惠说:“我其实应该去看看的,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我怕去了给他们幻想,我这么说你懂吧。”
  我点点头,说道:“我懂。”
  虽然我懂,可是我心里很痛。白子惠的意思是我们回不去了,所以她不去见我父母,怕给他们两个人希望。
  这很残忍的。
  我说:“你爸妈还好吗?”

  白子惠一下子不说话了,看她的这个表情,我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了。
  这时候,服务员进来了,开始端菜。我不好问,只能等待着。
  等人出去了之后,我说:“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白子惠我还是了解的,我觉得我的直觉没有错,白子惠父母应该有了什么问题,尤其白子惠这个欲言又止的样子,加深了我的判断。
  白子惠看了看我,说道:“其实这就是我今天找你来的原因,我本来不想找你的,可是不找你,我又不知道该找谁。”
  “说吧,出了什么事?”
  我没说什么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没必要,白子惠的事我一定全力以赴去解决,没别的说的。

  白子惠想了想,说道:“这事是我妈说的,她说她觉得我爸不对劲,似乎瞒着她做了很多的事,最近,我妈感觉我爸给她下药,天天神经绷的特别的紧。”
  日期:2017-04-15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